第三一八章巅峰景致(1/2)

加入书签

  吴为想到,自己不是致力于搭建宗教与世俗之间相通的桥梁吗,却从来没有同宗教界的人士有过交谈。心里存了莫名其妙的好奇和期待。娇妹皈依佛门会成就自己这番心愿。他仔细回忆梳理着两人相识相知的历程。她与自己初会谈论的那番话语,流露出对世俗为奴的厌恶,如今回思,这兴许就是佛教所讲的厌离心。于是自问,她是不是意识到继续与自己交往,觉悟到终为情所困,那样渴望同自己相聚,经过模拟婚姻,却发现陷入更深的困境之中,想避免陷入聚喜离苦的轮回之苦。他猜想她一定领略到了法喜,从此摆脱了世俗的轮回之苦,不由得为她高兴,却难免有一丝怅然,仿佛失去了什么的感觉。

  镜头回放两人初会的那番对话:

  暴娇妹说,我是考量你来了。政界出过不少东山再起的故事,而且有一而再而三的复起,我出来后就想,商界怎么就没有东山再起?进去后的人出来了可以正大光明地启用,也创造出一番惊人的成就?

  吴为哈哈笑道,这种事怎么能同人家比?这时,才细细打量她一番,发现她似变了个人一样,一身素雅淡妆,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雅致风情,只是难以掩饰憔悴的神情,不由得心中一动。

  她仿佛看出他的心理活动,说,你不就是看我那身穿戴才动心把我送进去了,成了现代版的衣帽取人,现在看我这身穿戴莫非又要搞什么新花样把我二进宫?说完竟用蓄满泪水的双眼幽怨地注视着吴为。

  吴为说,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你,果然有问题。

  她说,你也有委屈我误解我的地方。

  吴为不解道,证据在那摆着,怎么还说误解委屈你了?

  她说。我过去确实有问题,但我是用不正路子的钱用来干正路子的事,我心地坦然。

  他截住话题道,你是以求业绩之名行个人享乐之实。仿佛被他的话一语击中要害一般,她只在眼圈打转的泪水霎时涌出来,他赶忙拿着眼前的擦面巾递给她,她接过去也没有擦任其流淌,仿佛在无声地倾诉着什么。

  她稍稍定定神,梗咽道,开始我为了抓业绩。也没有什么优势,没有社会资源,惟一的只好拼姿色,渐渐打开局面了,花销大了,虚荣心也出来了,业绩确实上来了,可那时的行里耍赖不兑现,那年如果兑现我们所可以拿到200万!奖励办法作废了。我也变的心灰意冷了,索性不管什么业绩,心里核计,你们不给兑现。我们自己想办法兑现兑现,有什么办法兑现?一想天天经手那么多存款,不就是现成的资源,不用白不用。以后再想办法堵上就是了,先用起来再说,给大家也都分点。就是想办法自己给自己兑现的意思。看那么多大额度的贷款。几千万几个亿的,不也是明明知道去堵窟窿打水漂,还不是白白去扔了,我们自己为什么让人家白白用我们揽来的存款去堵别人的窟窿。我听到有人议论,钱给政府、企业拿去也是胡造,我们自己为什么不造一把?再说了,明明应该兑现给我们的钱,我们影也没见着都用到哪去了,连个说法也没有,说取消就取消了,连一点信用都没有。我想自己也先快乐快乐,别亏着自己亏着我带的这个小群体,也想平衡平衡,后来便沉溺于其中不得自拔。你来了,讲合规经营,我们的心里也不平衡,我们这叫违规犯罪,他们那样花大钱堵窟窿就不是违规犯罪了?形成的损失还可以堂而皇之的核销。我是为你的风度气势和大手笔所打动,还是要走正路子,暗暗用上劲,想用业绩来吸引你的注意,把过去积累的关系资源都用上了,要不那几个存贷款中间业务硬指标能上的那么快那么猛,不信你看看我们所的报表,现在和过去的比较,占全行的比重,特别是这几个月挪用的一笔也没有了,想用朋友的钱慢慢地堵上窟窿,没想到你这么一接管审计,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不说,想回到正路上都没有机会了,更毁了我的职业前程。她一口气说到这里,才用面巾沾了沾脸上的泪水。

  听了她这番动情的倾诉,似乎催生了他心中的情愫,她那番违规犯罪的议论似乎诱发他要思考一些什么,他不由自主地双手左右摸索起来,什么也没有摸到,才意识到自己不抽烟自然没有烟,便喊靓妹,来,请拿盒烟。靓妹很快送来一盒中华烟和一支打火机,笑道,我们这里也没有别的牌子。

  他接过来打开抽出一支正要点火,不想被她劈手夺走,听说你因为喝酒惹你家嫂子生气上火,现在又想抽烟,养成习惯不是气上加气。

  吴为一时不知所措。

  这时的她反而大方潇洒起来,今天我陪你喝几杯。

  他也爽快地说,好,权当给你压惊吧。

  她戏言道,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道歉的意思?

  他说,好多意思都在里边了。

  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开一接听他也听到里面熟悉的男子声音,问她在哪儿。她对吴为示意不要有声响,然后说,我今天刚出来看看老母,非常感谢大人的救命之恩。那人便把手机挂了。

  看着她,吴为的内心忽然有了一种被什么东西狠狠揪拽一下的痛感,脸色闪现出不易被人察觉的痛惜神情,是无法挽回地丢失了、损坏了极喜爱极珍贵东西的那种惋惜的神态。因为对面坐着又都始终注视着对方,他的神色细微变化,很自然被她捕捉到了,她知道对方的他内心深处对她的喜爱,她掩饰不住地浮现出娇羞乖巧的样子。这样只能使他更加怜爱对面的她,有一种心灵深处柔柔的甜蜜感受,恰在这时似乎有声音在提醒他,已经失去的永远失去了,只能在内心中珍惜并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不要内心中再失去。想到这里,他马上恢复了沉稳冷静的姿态。

  她正忙着斟酒。他看两只杯子已经斟满,便端起一只杯子道,我先提议,一是祝贺你顺利经受一番崭新的考验,有了惊人的大彻大悟,可喜可贺可喝;二是感谢你,不但没有记恨我,还在出来后的第一时间想到我来见见我,并能开诚布公地袒露心迹,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幸福。这是你给我带来的;三是祝愿你祝福你青春永驻、美丽永存,将来能够有自己美好如愿的生活!说完一碰杯一饮而尽,她不及细想也一饮而尽。兴许是喝的太急,她咳嗽起来,他急忙换了杯热茶递过去的过程中试出茶温可入口,体贴道,乘热润润嗓子压压。

  她接过去先抿了一小口,看压住了又喝了两口,说。我也不知怎么了,看你干了,我也跟着干了,你看这杯有多大。一杯三两。

  他说,急酒伤身,酒可以多喝,但一口不可以多喝。容易把人呛着,里面又没有慢慢消化吸收的过程,肠胃都受不了。

  她嗔道。你明知急酒有害还干。

  他解释说,那么重要的三点意思加到一起,还不干,你该说我心不诚了。

  她这时脸色渐渐红润润起来,她用两手拍着红扑扑的脸蛋道,看我是不是喝多了?

  他笑道,看你还有侠肝义胆,如果早生多少年,也许会多个女将军。

  是呀,她接过话题道,有些人的确这样议论过我。她伸手拿过酒瓶把两只杯子放到一起,边倒酒边说,这可是一斤二两装的,正好再满两杯。说完已经斟满浮溜两杯,站起来用双手把其中一杯送到他面前,另一杯端回自己面前,盯着他道,这回是不是该我提议了?

  吴为笑道,我们来了就一直在说,刚又干了一杯,肚子里已经在抗议了,我们是不是吃点再喝?

  她笑了,来了就忘了吃了,该说的都说了,是该吃点东西了,我也饿了。又坐下拿起筷子随便拣吃了几样。

  他说,没想到你还有这样好的点菜功夫,色香味俱全。

  她笑道,常在酒场上混,就添了这么点本事。说完提起杯,看着吴为道,我也三层意思,匀三次喝。

  他说,随你。

  她道,这第一层意思,感谢你的大度,没有嫌弃我抱怨我给你惹那么大的麻烦,还为了我做了那么多工作,这份情最重,这口要重,说完干了一大半;紧接着又道,这第二层意思,我要问你个问题,你是出于什么动机救我,是像其他男人那样爱我的长相,还是同情我可怜我,或者是把我这样一个女子送进去,看那么多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