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为道与为人(1/2)

加入书签

  吴为正陶醉于他的学术之道时,在学校却越来越强烈地受到排挤、藐视。净化的纯洁与生存的寒酸出现了尖锐的对峙,常常把吴为置于尴尬的境地。他坚守执著为道,不去赚额外的钱,人情往来显得寒酸小气拘谨,遇到事常常是囊空如洗。那还是他和宋柔刚结婚,他经常出差,借钱出差后回来马上报销,单位财务带着关切的口气问道,你们两口子怎么过的日子,手头怎么一点活钱也没有,回来就忙着报销?他回家一学,宋柔听了难堪道,人家会说你怎么找个不会过日子的媳妇。有一次单位财务去他所在的教研室,他还感觉纳闷,人家从来也不到他们的办公室,坐在那里听他们闲谈了一会儿,后来还是吴为主动问人家是否有事,财务问他,买不买半大的呢大衣?吴为回答道,不买,又很好奇地问财务,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财务苦笑道,有来推销的看上去感觉很便宜,我看你春秋总穿着那一套衣服,特意来问问你买不买。寒酸归寒酸,小气的确小气,却不邋遢,单位有大姐评价说他,穿戴在男人堆里最干净,一看就是家里有个爱干净的媳妇。

  那时与宋柔处对象时,她还感觉他天天换衬衣,后来才明白,就那么一件原来回去天天洗的漂白。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其他都响的破旧自行车,穿着露脚趾头的懒汉鞋。这些经历成为后来宋柔经常诉说的心酸加寒酸的往事。

  连一向欣赏他保护他的李书记,耳朵里也灌满了对于吴为的这些议论。在党委会上讨论干部问题时,有人提出吴为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了,被李杰一口回绝了,他不关心学校事,就一门心思忙乎自己那点事。有人甚至背后议论他,书呆子,不懂政治,不关心政治,给他个教研室副主任管个三两个人得难死他。时常当面给他下不来台,讥讽他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不会处事。因为住在单位的家属宿舍楼里,有的人把话传到宋柔耳朵里,说他很死性,和谁也来不上,就你一个人对他行。宋柔听了回到家中还担心说了别人如何议论他会生气上火。也有人说,全校谁最明白?吴为最明白。吴为也知道这些议论,但他都一笑了之,甚至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来自勉。他认为,作为教师,就要以讲好课写出好文章为主业,其他都是可有可无的。他想象别人对自己的讽刺挖苦,如同一拳打在巨大的海绵体上,初时感到软绵绵的,释放出来的巨大反弹力会把对方弹个倒仰。他在

  为道的成就中获得自我满足,在面对孤独时则用这类思维安慰自己。评选先进,党委会讨论,有人说吴为不想入党,认为入党受约束,思想不进步,不能当先进,还是李杰保护了他,说当先进与入党是两码事,只要课讲好了,学生欢迎教职工投票,就可以当先进。一天晚上,跟着李杰一起来校的云飞,到吴为家里,说今天晚上李校长值班,咱们到他办公室坐会儿唠唠,去了后李杰对吴为说,有人整你,是我在保护你。直到吴为遇到了重大感情重创,才使他意识到单纯执著为道给自己造成的痛苦。

  云飞对李杰笑道,我去小吴家看看他,还那么读啊写啊,我劝他可别累坏了,这几年院里都议论,每天晚上他家晚上的灯总是最后一个熄灭,我有时很晚从外边回来,走进院里别人的家的灯都关了,只有他一家的灯还亮着。

  李杰赞道,还这么用功啊。又想了想道,对你没有任何非议。

  云飞听了,很感慨地道,小吴啊,你能得到李行长这样的评价可不简单啊。我跟他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听到他这样评价过的一个人呢,何况是对你这么年轻的人做出这样的评价。

  李杰有看着吴为道,你光看光写也不一定能写出好的文章,他那边得干出来才行,过去总出错出问题,没有多少成功的东西,这样的背景下能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能先想先写出东西的人是超人、圣人、先知、伟人;别人干出来能去总结写出东西来,是高人、智慧人;别人干自己看出门道跟着干是聪明人;别人干自己不明白要别人指导告诉才能干的是普通人;别人干别人指点还不会干干不好的是蠢人;别人干自己不干还在那里拆台设绊子的是整人。你是没有赶上好时候啊,现在的人际关系太复杂。

  听了李杰这样一番人论,吴为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东西,很敬佩地道,你对人的分法很高明,人要端量一下自己,看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上。我在行署银行的时候就听任科长他们经常议论你,说你看文章是看大处,拿过去用眼睛一扫,大概便知文章立意、篇章结构,根本不看标点符号、句子是不是通顺,不像有的人坐在那里专在挑标点符号有没有毛病。

  李杰一听谦虚地笑道,各有各的路子。

  吴为知道他的意思不愿意同他议论单位的人和事。

  李杰又道,不过,你在学校是我保护你,有些人整你,党委开会讨论下边推荐上来的人选时,有人说你不入党,不应该评上先进。我说,这是两码事,小吴的课讲得好,文章也写得好,学生欢迎,职工投票得票率高,这样的人不评上还要评什么样的人。

  云飞看了看表,对李杰道,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们也回去了。两个人告辞。

  此时的吴为也正在考虑如何对待社会关系问题,这也是进入社会后无法回避的问题,他对社会关系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讨厌,另一方面感兴趣,还在土围子时就写过关于走后门的小文章。走后门,关系网,近水楼台先得月,干啥吃啥,商店穿的浪、煤建烧热炕、饭店吃的胖、烟酒喝的晃。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同事对年龄小尤其对于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学生说,你们尽量少参与社会上的事,你们尽可以甩掉一切社会关系方面的包袱,专心致志地学习。的确,有些人看不惯讲关系的社会风气,

  那些正直、倔强的,想适应难适应后来干脆就不想去迎合了。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吃不开,什么事情也办不成,遇事干着急憋气又窝火。吴为幸得有宋柔家里家外张罗,才避免了尴尬的生活的处境。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吴为把社会关系分成几种类型。人们的社会关系并不只限于消极意义的,也存在积极意义的社会关系,如互相勉励、关心、帮助的关系。谈论社会关系,总有些令人气恼、不快,却离不开、甩不掉,避免不了的,需要妥善应对才是。感觉上不好的社会关系比好的有益的要多的多。必须经过鉴别区别对待。凡是有利于工作、学习、生活的,努力巩固并建立新的;生活中必须的然而又对工作学习生活有限制作用的,要限制在一定范围,虽然属于必须但够用即可,以免过多过滥影响学习工作;凡是一味追求个人享受的那些社会关系,坚决避免,已形成的尽快脱离;但是,对于一切社会关系,凡是自己所能接触的,则努力探索它们是怎样发生、发展起来的,如何相互作用,会产生何种结果。

  吴为也经常听到有些老同事劝告自己,你现在听烦了,过几年你也是如此。你说人们工作热情不高,过几年你也是如此。你说人们只顾自己,过几年你也是如此。你说人们变得奸诈互相整,过几年你也是如此。你说人们忙于家务,过几年你会比别人更忙。总之,凡是你现在看不惯的,过几年你也是如此,你自己如此的时候你也就什么都看惯了,不但看惯了还游刃有余感到趣味无穷。

  吴为在回富饶的火车上遇到家乡的一个熟人,30岁年纪,他说,他自己过去也有理想、有抱负,能说会道,千人面前讲过话,害怕过啥?但由于私心太重,缺乏正气,特别是干起来顺利时,上有支持,下有基础,就胡干起来,栽了跟头。现在,工作条件不行了,社会对自己也没有要求,没了约束,自己也觉得没奔头,暂时还不想干。等到调转了工作条件好了,再闯一闯,有什么了不起的,抽出几条,写来写去,无非就是那几条么。不过,干得有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