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为道为人的处世风格(1/2)

加入书签

  学校新来的一位副校长听惯了大家对吴为的议论,心里已经有一个明确的定型,再看他有些木讷的样子,偶尔看到他在那里和大家坐在一起打扑克,便惊讶地道,小吴还会打扑克?看到他同别人下象棋,也惊讶,还会下象棋?别人笑道,不但会下还下的非常好,不信摆一

  局试试,一试棋峰果然攻势凌厉。以为他不会饮酒,一喝还挺有量又能张罗。明白的说他真人不露相,不明白的说他不会来事。外边不了解他的人问他,在学校做什么工作,他回答说当老师,人家惊讶道,你还会讲课?知道的人说,不光能讲,讲的还非常好呢!渐渐地周围有人恭维吴为,说他这样的人想高升,你想压着他也压不住。

  吴为开始重视为人,却与宋柔的关系出现了紧张局面。转变观念的吴为开始热心于维护外人,宋柔觉得受到了冷落。吴为总以为家里人好办,自己家人不会象外人那样计较。宋柔是剖腹产,手术过程不慎形成了肠粘连,造成周期性阵发性强烈难忍的疼痛,吴为竟然在宋柔阵发性疼痛强烈发作时跑出去陪外人喝酒,饭也不做孩子回来没人管,同事王为闻讯送药来看到那场面都感觉不忍,可吴为还没事一样,说一会儿就过去了,这下可伤了宋柔的心。等别人走后,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道,我在你心里还有没有位置,看着我这样还出去陪别人,要有什么重要的客人也行,都是那些驴马烂子。你掏出自己良心想一想,我把心都交给了你,把你象孩子那样伺候,袜子没洗过,皮鞋油没擦过,换洗的衣服早晨起来放到头肢上,醒了自然就能看到,就差没象孩子那样给你穿上。接送孩子从来没让你操过心,你睁着两眼没看到院里那些年轻人早早骑着车子驮着孩子上学去,再回来上课,媳妇顺道都不干,让男人跑倒撅,缺这个少那个,外边的事情让你操什么心了,外人都夸你找了个能干认干的媳妇,你拿我当回事了吗,别

  说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怨我自己眼睛瞎了,找了你这么个人,只能说我命苦。

  宋柔这么哭诉,吴为感到愧疚,赶紧陪不是,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娶你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是我家祖坟冒青烟了,保佑我娶了这么个又漂亮又能干的媳妇,别生气了,我马上去做饭,儿子也都饿了,想吃点什么。宋柔脸色渐渐有点过来了,你就会打个巴掌给个甜枣,过后还是那个味。吴为看雨过天晴,赶紧赔笑说,都是我的不是,又惹你生气了,儿子,过来,惹谁生气也不能惹谁生气,记住了吗。小吴宋很乖道,记住了。吴为问道,那两个惹谁是指谁,知道吗?吴宋点点头,知道。吴为说,知道就好,以后注意,千万不能惹谁生

  气。宋柔破涕为笑道,本来是自己的毛病反倒用来教育孩子,把你自己管好就是了。吴为见好就收,赶紧忙乎做饭去了。

  这时学校发生了一起轰动事件。

  去年新来的崔校长,刚来就提拔了两个人,一个是吴为另一个是郝汉,分别担任两个专业的教研室副主任。可好景不长,只过了一年郝汉便因为同另一位主任不和发生激烈争吵,被崔校长撤了职。吴为当时在外地出差回来后听说此事,便专门去了崔校长家,直截了当地

  对崔振说,我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想说说对郝汉的处理问题。

  崔振听了有些后悔道,哎,当时怎么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你是怎

  么看这件事的?

  吴为并不隐瞒自己观点,说道,对郝汉处理过重,是不是方光参

  与整人。

  崔校长大感惊讶,你们的系主任方光没有参与任何意见,原来你是这样想的,这样处理已经保护了郝汉,同他不和的那位主任要求只要保留他的专业就是撤职也行,当时考虑两个人不能再在一起工作,为了保护郝汉的专业才做了这样的处理,把那位主任调离去了别的教

  研室。

  吴为听了又对崔校长说,郝汉本来一门心思想好好干工作,每次教研活动后晚上都去办公室看看地板上有没有没熄灭的烟头,看门窗

  是不是关好锁好了,担心发生什么意外。崔校长一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发生了这样的事后,郝汉自然想不通,吴为写什么东西便带着郝汉借以安慰。

  吴为与崔校长的姑爷马天来往极密切,马天原来也是学校的人做些后勤事务性工作,知道他的岳父要来学校当校长,便火速调到行里当了一家支行的副行长,两个人虽然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却仍然在一个楼里住。马天每周总有三、四天的晚上到吴为家去畅谈交流。马天自称两个人之间很有缘分,什么缘分?两个人的媳妇有一个共同的

  字,宋柔崔柔。这件事变成了马天经常取笑的话题,一到吴为家看到宋柔便喊,媳妇!忙什么呢,快来伺候伺候老公!宋柔便笑道,没正行的又来了,你回家还敢这样喊?

  马天简直就是吴为的信息源,他只要一来,便滔滔不绝地讲述学校的内幕。方光也是跟着李杰调来的,李杰开始对他非常好,从外县搬来没房住,李杰特意在学校给他家腾出一套学生宿舍,吃饭就在食堂,生活非常方便,又安排做了金融系主任,有很多事情包括调转老师、设计课程体系编制教学计划都放手让他主持去做,方光的老伴安排做财务,大家都认为方光是李杰最信得过的人。可是,李杰对方光的态度不知何故突然变得很冷漠,如果不是夫妻两人给李杰的小儿子买了条很时兴的牛仔裤送到家,结果硬是被人家拒收,方光还蒙在鼓里,夫妻两个回到家里仔细回忆盘点自己在什么事情上得罪了李杰,或在什么事情上落了空失了礼,感觉也没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对不起人的事情,却稀里糊涂从此在李杰那里失宠。马天问吴为,你知道因为什么?吴为说,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啊。马天说,刚调来的朴芝人上面有人,来了就被安排当人事科长,被大家认为是李杰的接班人,朴芝人来了后就吃食堂,方光便经常预备好酒好菜请朴到家中做客,酒桌上恭维朴芝人说学校的未来就是他的了。这样的话传到了李杰的耳

  朵里了,心里便忌恨上了,暗想,我离死还早着呢就这样了,也太势利了。

  吴为听一位知情人透露,传出嫩水市a行的崔行长来校当校长的消息。这时,省行已经换了新行长,学校又被升格为副厅级单位,行里很多人都想到学校任职,但省行新任行长与嫩水市行的崔行长关系非常好,他便把这个提拔的机会给了崔,李杰任党委书记,崔任校长,实行校长负责制,以示对崔振的重视。崔振的为人有头脑,干脆利索,专业能力强,非常爱才,做事很专横霸道。他还是副行长时一天下午到下边的一家支行去检查工作,看到那家支行马行长正同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喝酒,气愤道,行长领着上班时间喝酒,我要撤你的职。马行长正在酒兴上,又当着下属还有客人在一起,就因为喝酒被撤职,没听说过,心里不服,不由得也火了,拍着桌子道,我看你把我撤了,算你有本事,银行也不是你家开的,你一个副行长,我看你怎么把我撤了,说了感觉不解气,气极又道,自己他妈的怎么回事还在这装蛋呢,我们不尿他,接着喝!桌上人纷纷劝解拉开,崔振叫板道,你看我能不能把你撤了,说完就走了。他马上赶回市行要求紧急召开

  党委会,立即对马行长做出撤职的决定,然后便拿着那个文件赶回那家支行宣布市行决定。这位马行长当然不服气,举报崔振作风有问题,上边派来人事处副处长带队来查,结论是确有反映查无实据,回去汇报,省行行长与崔振是牌友,听了这个结论不满道,什么确有反映查无实据?根本没那么回事,把这件事压下,又把人事处副处长调到业务处。崔振后来当了行长后,听下面各个部门汇报工作计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