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香水缘(1/2)

加入书签

  聪明的读者看到香水缘,一定还会想起香水情,也许会进一步联想起艾莲会与吴为发生点什么故事。

  宋柔认识艾莲之后,经常与吴为开玩笑说,你要是在外头找女人,第一个就是艾莲吧,做过对桌一同开会又经常帮助写文章,多有缘分啊,你不就喜欢漂亮的女人,艾莲不光人长得漂亮,而且为人还挺有点男子汉气魄敢作敢为,又有钱,男人又离婚了,关键是我看她对你还挺有感情的,这不都占全了。

  吴为笑道,哪有那巴掌事,我们两个的关系很干净的,再说了,她比我还大呢,也就是彼此有好感,男女之间有好感不一定就有那事。

  宋柔笑道,大好啊,女大三抱金砖,女人比男人大知道体贴男人,有好感可以慢慢培养发展啊。

  吴为道,你看你,越说越上道了,象真有那么回事似的,难道你愿意让我们两个真那么发展啊。

  两人正在家里唠着艾莲,就听到敲门声,吴为打开门一看,是云飞,吴为笑道,前两天我和马天还唠你呢。

  云飞哼道,从他嘴里还能唠出什么正经话。等坐下后,云飞道,一码是一码,我看崔校长这个人还是有才干能干事的人,他来了后很欣赏你,大家都唠你,说你是他的第一大红人,对你多好啊。你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吴为笑道,我就是个教书匠,不管人家怎么待我,我还不是教我的课写我的文章。他对你也挺好,让你继续当总务主任,要不是信任你,后勤那一大摊子能都交给你。

  云飞道,有些人在他面前没少给我做醋,说我的坏话。马天在他老丈面前就不会给我说好话。

  吴为道,管他们怎么说,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能干他还能把你怎么的。两个人说笑了一会儿。

  云飞又把话题转到艾莲,说这个女人挺有本事,地市合一后在行里挺吃得开,与那个赵得彦行长有一腿,那个人看到女人本来就色迷迷的看到艾莲那样的女人肯定要搭个,让她管贷款,小金库也放在她那里,花钱方便。

  宋柔听了道,我们两个刚才正唠着艾莲呢,你就来了,也巧,也是唠她,我还说吴为呢,同那样的女人打交道可得注意点。

  云飞又道,小吴不是那样的人,一门心思搞学问,哪有功夫搞女人。听说任道的老伴还去行里闹,怀疑任道与艾莲也有那个事,老任可不是那样的人,他老伴可看错人了,冤枉老任了。我那时就怀疑艾莲是在为自己遮掩,洒香水抹油抛光擦胭脂是有什么病,我看她是招惹男人呢。

  吴为道,这个还真不好说,谁也不好去证明,只有她自己的男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云飞苦笑道,咱们单位也不是有些女的,而且还有岁数挺大的女人,也喜欢擦抹的,走到哪儿都是飘着那个味儿,偏就有些人愿意闻那个味,哪个办公室有这样的女人,就有男人喜欢在那周围绕乎,听说那个赵行长就是偶尔闻到艾莲的香水味上了瘾着了迷渐渐搞到了一起。我还想你那时与她做对桌,怎么没有上瘾。

  吴为瞅了瞅宋柔,我那时正处对象呢,可能有免疫力吧。

  云飞笑道,你这可是高论,没听说过。说笑着也就不晚了,云飞告辞离去。宋柔哼了声道,还说别人呢,我看你就是那种人,看见女的走不动道,把眼睛都挂到人家身上了。

  吴为笑道,这不就挂到你身上了?

  宋柔道,说不上挂哪个野老婆身上了,这年头男人都是这个味儿。

  第二天一上班,吴为接到省金融学会在仙鹤湖召开研讨会的通知,要求论文作者打印70篇论文带到会议上。不一会儿吴为接到艾莲的电话,她笑道,我看了会议通知,赶巧和你一起去参会,特意问你是不是去,如果去,我这边就给你买票了,还多亏了你帮助我修改论文过了关。吴为说也去,就麻烦你买票了。等到上车时,市里同去的一共五人,艾莲与吴为的座位挨着,使吴为近距离地重温香水情,由于有了几年来的来往铺垫,吴为闻起来也感到好闻了,自己叫苦,糟糕,不会上瘾吧。车上随便唠些过去单位的事情和现在的人和事,说笑着消解了寂寞,也转移了注意力。

  主持会议的董所长是个地道的学者,职称还是研究员,一听这个头衔就让人佩服羡慕,人长得仪表堂堂,是六十年代名牌大学毕业,发表过不少文章,很有建树,在国内经济学界很有影响,特别能讲,底气充足,学养丰厚。他主持会议要求不要念稿,自己写的东西提炼出精华,临场发挥更精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