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吴亮的人生高峰(1/2)

加入书签

  转眼到了1988年3月初,吴为去吴亮家,听到一个公开招聘的大新闻,这样的新闻过去只在电视报纸上看到,吴为也应约参加过一家工厂的公开招聘会,看到一个司机竟然报名应聘厂长并且参加公开答辩,感到很受鼓舞,还把这件事写进了改革学书里,现在却是自己的哥哥遇到了这样的机会,改革改到了自己身边。

  话说吴亮接到公司通知在市电教馆开全员大会。会上省审计局的人先做了关于公司上个年度的审计报告,接着省建委袁主任宣布对省建三公司公开招聘经理,吴亮一听这个消息感到很新鲜,接着又听到要求干部职工都要有思想准备,招聘工作由省建委主持,省财政厅、省建行派人参加,公布了竞聘条件和具体要求以及报名时间等事项。吴亮听了才意识到不简单。会议散了后,正好赶上春节后几个兄弟聚到一起闲唠。福群先提起竞聘经理的事情,让吴亮报名参加竞聘,说这是难得的机会。吴亮摇摇头道,我可没想这件事,感觉这件事离自己很远,自己的条件很差,再说,连副经理都不是,估计不在上边考虑范围。福群坚持道,你参与一下过程也是好的,公司就那么几个人,你也不比他们差什么啊。桌上有开发公司的哥们提出异议,你们公司都啥样了,就在五处干多好。福群还是坚持意见,认为,不能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通过参与这样的事情也是对你自己的一个检验。吴亮说,我再考虑考虑。

  第二天一上班,公司组织部的部长领着一个人到吴亮的办公室来,见到他介绍道,这是省建委建工处的李处长。他赶紧站起来握握手,又马上让了座,告诉跟着进来的办公室韩主任,马上给领导倒茶。李处长一落座,便又说了这次公开招聘的意义,有心者一定要主动报名,接着又把投标书的要点说了,直截了当地要他提交投标书。又对他说,你干的不错,又有能力,上上下下口碑又好,就得自己报名,指望职工提议那是不可能的。他咋一听这话,心中一喜,可继而又打消掉了,暗想也许人家并不认为自己真行,这样的事情要造声势,参加投标的人越多越好,冷场不好交代,估计上边已经有了内定的人选,自己不会在那个范围里,如果入围应该会同自己打招呼的。这时,又听到李处长说,你想干就投标,只要投了就有机会,不投标连机会都没有,而且以后也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这么一说,他有些活心,答应考虑考虑。李处长说完起身告辞。中午吃饭时,五处与公司是前后院,都在公司食堂吃饭,吴亮走过去看到公司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还有现任的一位副经理,唠着投标的事情,有人准备投标。他满心想,听有些人对他说,大哥也投标吧,我们帮你抬抬轿,真当上经理别忘了弟兄们。他如果听到这样的话也会打消了念头,可他看到那些人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面孔,顿时生出一股怒火,他不是公开招标么,我也报名,成不成,你得知道我的存在。自己也打开了心理的禁忌,问那位副经理,你投不投?那位回答道,我这样能当经理么?能当上副的就不错了。吴亮又道,我想投标,侥幸投上,你帮帮我,到时请你。如此寒暄一番。饭后自己坐在办公室里静心思考,有四个人准备投标,现任经理,书记,一位副经理,那位副经理在上次投票时与当选经理只差几票,这次胜出几率最大。这时投标的气氛已经很浓厚了。

  公司又召开了职代会,省建委袁主任宣布竞聘原则是公开招聘、公平竞争、公正选择,也就是所谓的三公。竞聘程序是四轮投标,自己报名提交投标书,专家评议;职代会上发表竞聘演讲,代表投票;省建委组织专家进行考评;上年省建委政工处摸底考评结果,四轮总分合计,谁优胜谁当选。会上又要求明天一早投标人提交一式20份标书。

  吴亮下午回到家中,来了两位市里建筑口的哥们,听说他们公司竞聘经理,特意过来看看,其中一位力主鼓励支持他报名,另一位感到底气不足,认为他的条件差些。三个人正议着这件事,童慧回来了,因为这两个人常来常往,吴亮便很自然地说,你炒几个菜,我们喝点酒。没想到童慧可能听到了什么闲话,心里本来憋着一股火,突然怒火冲天道,你要当经理了,有钱有权了,到外边吃去呗。我就不给你做。哥们来了,还从来没有空着肚子走过,就是家穷得无隔夜粮的时候,也要好歹凑上两个菜喝点。

  吴亮无奈道,你怎么也整两个菜,不喝也得吃点啊。童慧一口回绝,不行。说不行真就是不行了,坐在那间屋里就是一动不动。吴亮心里想,肯定听到什么不中听的了,没招了,也不好再说别的什么了,只好说,一会儿咱们出去吃。两个哥们说道,算啦,一会儿我们就走了。这时公司审计科的科长来了,一看就惊讶道,怎么笔都没动呢?明早8点必须交给我。

  吴亮忙道,我马上写。审计科长又说,投标书很重要,要提出治厂方案,专家要评价,如果看投标书不行,就进不了下一轮了。又拿出1987年公司的财务报表递给他。主张投标的哥们先拿过去看了看道,你们公司可真够呛。

  吴亮道,我不正在犹豫么。哥们说,那也得干,干几年呗。另一个哥们也接过报表看了看道,这个公司也太困难了。说着话时间就到了5点,支持他报名的哥们说,我给你开个头。然后提笔便在上边写了起来,不一会交给他,他看了看,然后说,接下来就好写了,多亏你来了。对方道,怎么干,你就自己写吧。两个兄弟就这么饿着肚皮走了。他就开始边想边写起来。

  刘军来了,见状道,我帮你写。

  吴亮道,不用,咱两写还得讨论,讨论后才能定稿,我就自己写,写什么样就什么样了。

  这时工程一处的赵主任又来了,看了看屋里,又是惊讶道,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写呢?

  吴亮笑道,怎么还找一帮人写?

  赵主任道,这样的东西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写,怎么也得集思广议吸收大家智慧才行啊。你没见外国参加竞选的总统要组建竞选班子呢。你没看见那四个人呢,可热闹了,都坐了一屋子人,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还有执笔的。

  吴亮笑道,这么个小公司哪能搞的那么复杂,一想那些事情就都在脑子里了。赵主任坐了一会儿也告辞走了。

  楼下有个小老乡小弟弟叫树祥,也上来看看,拿起他写的材料扫了一眼便说你的字也不行啊,这样吧,你写第一稿,我也不给你改,专门给你抄。说着抄了几行给他看,他一看喜道,你的字怎么象钢笔字帖?

  树祥笑道,你字不行,眼力还行,还真让你说对了,我经过正规的美术字帖训练。这时已经晚上7点多了,吴亮才感到饿了,便问童慧,你们吃了?童慧道,早就吃了,想吃在锅里热着呢。他便走到厨房赶紧吃了几口,又进屋赶紧写起来,问树祥,你看我写的内容怎样?

  树祥道,我边抄边看,行,写的实在,可行。等写完抄完才长出了一口气,吴亮一看表已经是后半夜2点了,便说道,你来的太及时了,我的字不光写的粗糙,写完至少还要重新抄一遍,那得什么时候了。你就在这眯一会儿吧,明早我还得找地方复印。两个人唠点闲嗑,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吴亮醒来一看表,已经6点多了,赶紧穿衣出去找地方复印去了。

  第二天经过对投标书的评审,公布了吴亮在内的四个投标人,下午进行公开答辩。这是关键一关,专家答辩,吴亮不担心代表投票,也不必考虑摸底考评,他知道自己在公司的实际影响力,绝对名列前茅,越往后越有底,只是面对专家答辩,确实缺乏底气,再说,上边来的十个专家自己一个也不认识。答辩还允许带人帮助回答,但要扣分。福群说,我跟你去。吴亮道,不行,那样还扣分。下午去答辩的路上,碰上答辩回来的书记,书记说,量不大,只是有人问我财务问题,我虽然看了报表,但也记不住啊。说完书记还骂了一句,他妈的,太坏了,明知我一直做政工的不了解还特意问我,不是纯粹让我难堪么!吴亮听了暗笑他的不学无术。

  轮到吴亮答辩,省建委的劳资处长率先问道,你雇了那么多农民工,工资怎么开?他答道,根据国家现行政策,实行计件工资。又问,一个月开多少?回答,100多元,按照完成的计件定额计算发放,班长有20元补贴。他自己非常紧张,都不认识,说不上人家会提出什么问题。

  有位处长紧接着问道,如果你中标,你从工程处主任变成经理,二者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他想这个问题回答不清肯定失败,便道,请这位处长再复述一遍问题。然后提笔边听边记边想,听完记下来答案也出来了,嘴里也就说出来了,简单说是升迁,其实不然,二者差别大了,经理是决策人,主持公司日常生产经营工作,对重大问题起决策作用,主任是执行层,经理决定干什么,主任只能按照经理的决策去干,绝不可以不执行。一句话,决策者和执行者的关系。他又接着补充道,你刚才提示,我一旦中标怎么干,无论成功与失败,我都会正确对待,你提这个问题,我作为投标人是应该考虑的,谢谢你的提示。那位提问的处长忙说,你知道就行,别说出去啊。有人问吴亮,你认识他吗?接着示意刚才提问的人,吴亮道,不认识。发问的人介绍道,他是省建委的总工。吴亮啊了一声,紧接着佩服道,难怪你这个老专家,能提出这个深刻的问题。连说谢谢。

  又一位老总问道,我听说你自己编写工程计划书,你说说要点是什么?他自知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略沉吟了一会儿,又请对方复述一遍问题,在提笔记录的过程中答案也出来了,坦率地说,我没念过建筑专业,甚至都没有接受过培训,一切都在干中学,所以,这位老总提的问题,我没有把握,我写的实际就是施工方案,仔细审查图纸后,提出如何做好施工过程中的组织领导工作,而且争取用什么样的方法,相应的有施工过程,劳动力调配,材料供应,主要是施工组织还有方法。回答完了。有人又问,你认识这位领导吗?答道,不认识,参加考评的这些领导,既简明扼要,又一针见血,我真是有些应付不了,底子太差。自知适可而止,忙打住。又有人问,你认为用人原则是什么?答道,任人唯贤,绝不能任人唯亲。回答完毕。回答干脆利索,他自知在这样的问题上多说不宜。

  你要中标,三处的问题怎么解决?他对提出这样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