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撼山易撼老吴难(1/2)

加入书签

  崔校长在一次全员的大会上很感慨地讲道,我来到这个学校感到很好笑的一件事,水房的开水是敞开供应,学校上班的人和学生打水喝都是应该的,有些学生打开水灌水袋暖暖身子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关心学生么。隔个墙那个家属院的家属也拿着壶、桶天天来打开水,我们学校还专门派车几乎每月都要特意跑到油田给大家拉液化气,有些家属舍不得用点气烧水,拎回去的开水除了喝之外,洗衣服洗脚洗脸也用,我站在办公室里通过窗户注意观察,有些人一天好几遍地来拎开水,是不是连煮饭做菜都用上学校的开水了。家属这么一打水,把周围住户也带动起来了,从北到南一条街到我们院里打开水的浩浩荡荡。常来打水的家属和外边的住户打完开水,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借借光的,食堂的馒头,一兜兜甚至一筐筐地买,看是便宜,食堂的馒头卖给学生是有补贴的,这样可好,补贴一直补到家属补到外人去了。好像我们的钱是打水漂打来的,刮大风吹来的,别人的钱是钱,我们的钱就不是钱,现在的改革不就是要砸烂大锅饭铁饭碗,我们的开水房和食堂是不是有点顶风上,要办成人人免费供应的社会主义开

  水房、社会主义大食堂?

  他这样一说,下边哄笑起来。崔振又讲道,你们别笑,这样办下去有你们办不下去哭都来不及的时候,上次省行的行长来讲课,提到这所学校是省行系统两万多职工节衣缩食建起来的,我们这里多花那

  里就要少花,羊毛出在羊身上。

  崔振的讲话使大家脑子里浮现出行长那次讲课讲到产品质量时说的很幽默,说到转不动的洗衣机不能制冷的电冰箱满屏全是一片雪花的电视机时,台下响起师生哄笑声。讲着讲着崔振不由发起火来,上边不知道我们这里原来是这么个管法,知道了经费勒紧点让我们尝尝苦日子是什么滋味就好了。我在这里讲这番话的意思是,你们保卫科马上把这件事严格管起来,我们不是没有门卫,每个大门口白天晚上都有门卫。过去存在的问题不能怨你们,学校没有明确要求,从明天起,如果再发现外人包括家属进来打开水买馒头,先罚你们保卫科再辞退门卫。连这个问题都治理不了,我这个校长也别当了,另请高明。各个部门也都自查一下,是不是有这样那样跑冒滴漏的事情,要完善管理办法,堵塞漏洞。再有,我来了后听大家反映比较多的问题是,每年做工程,缺少精打细算,盲目上工程。总务前些天跟我说要给仓库上防水需要五千,我跟着去看了看,屋顶本来就修得像个碉堡很坚固,里面却都是些破旧的电风扇和桌椅板凳,我估计了一下也不值五千,就把那个项目废了。我要特别说的是,工程完工了也没有人去检查质量,特别是楼顶的防水,听说年年防水年年漏,这怎么能行?也不能让工程队这么轻易就把钱骗走了,人家拿着你的还要骂你活该,有些人图吃那么点回扣却把学校坑了。听他这样一讲,很多人都感觉出了一口气,议论纷纷,早就应该这样管了,很多事情就应该这样管起来才行,要不哪像个单位样,简直是破大家大家拿,成了名符其实

  的冤大头。

  第二天一上班,学校雷厉风行地连同劳动纪律也管了起来,大门口贴出告示严禁外人进院打开水买馒头,却还是接二连三发生了纠纷,经常来打水的那些家属只是心里不满,不敢有什么过激行为,外边的住户却用惯了成自然,还理直气壮地要进来打水,劝阻无效,保卫科的人去了,口气强硬道,你要是硬闯我就可以报警。这样才一起又一起梓梓地走掉了。学生们对这样管法也拍手称快,减少了在水房龙头旁排队等候的时间。崔校长这么一抓,威信很快就树立了起来。象那些认干的实干的人特别感觉舒心,崔振在一次会议上讲,就应该让那

  些认干实干的人舒心,当领导的也要特别关心这样的人。

  吴为回到家里对宋柔说了崔校长讲的话,宋柔也高兴起来,她很感动地说,崔校长的话就是冲你这样的人说的。看到郝汉被撤职,宋柔对吴为的命运就担起心来,对吴为说,你们学校风气不正,很多人不干事想着如何整人。现在看崔校长的干法,你这样认实干的人有了希望。

  吴为说,人间正道么。

  宋柔哼道,那也要看谁管事说了算啊。如果不是崔校长来了,你还不是一个小白丁。虽然你同郝汉不是一路人,可我还是有些担心,说不上什么时候,会轮到你也挨整啊。

  有别班的学生听了有关吴为的议论,强烈要求到吴为讲课的班去听课,好不容易被学校稳住了。又听说远在沈阳的同类兄弟院校学生,听说吴为的课讲的好,也强烈要求来他们学校听吴为的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