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纾解纠结的本领(1/2)

加入书签

  这天吴为骑着自行车去市社联,约好与志博一起研究企业办社会问题,他仔细读过科尔内的短缺经济学,对里面分析的父爱主义印象特深,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一路上遇到拥挤处,他下了车推着车边浏览沿途景色边思考。一路上看着时尚的改革标语口号,激活了吴为的思维。计划经济,也有出差的时候,短缺经济学那本书里把计划经济叫试错经济,错了再改改完了再错,允许不断试错,可这错了要付出代价,仓库里就有了劣背残次大量积压的产品,计划总出错说明计划不灵,下面又不能改,计划就是指令,就是命令。波兰市场上一度没有女人衣服上的纽扣,于是查原因,查来查去原来是做计划的官员在做计划时忘了女人衣服上的纽扣,只下达安排企业生产女人服装却没有安排谁去生产配套的纽扣,造成了市场上钮扣的短缺。计划经济开始渐渐出现缺口,叫指导性计划,计划变得不那么严肃了,企业可以面向市场需要什么生产什么。最为严重的是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犯了短缺症,朝鲜的电影里都说好看的脸蛋也不长大米花,缺的是大米,苏联缺的是土豆牛肉,中国奇缺的是粮食,不得不给短缺的商品戴上笼头,凭证凭票供应,有钱也不让你买,就这样还经常是有价无市,短缺的东西太多了。短缺使人养成了节俭的习惯,把贪污和浪费当做极大的犯罪,一斤大米有多少粒,全国人民每人节省一粒米六亿人就是六亿粒啊,够一个人吃多少年啊。

  吴劳模家养成代代相传的习惯是,父子孙三代人同桌吃饭,掉到地下的饭粒都要捡起来吃,豆油也太缺乏,种大豆的人吃不上豆油,偶尔有点豆油。吴劳模自己做菜时要用筷子伸到油瓶里蘸着向锅里点滴,等孩子们炒菜时就站在旁边生着气地看,没有豆油就吃自家杀猪熬的荤油,从青黄不接到整个夏日,就吃那种放在坛子里都哈喇变味的荤油,就是这个也紧张得供不上嘴。肚子里一节省就咕咕叫,填不饱都写在脸上身上,人变得瘦骨嶙峋的。什么都短缺,这就不能再责怪哪个忘事的官员了,缺的不光是女人衣服上的纽扣,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什么都缺,从这里看出东西不是计划出来的,要是能计划出来早就不短缺了,早就计划出来了,要是计划就计划出东西来,那东西就太好计划了。东西要靠生产,可厂家都被计划套着罩着捆住了手脚不能直接生产,就是能生产也不愿意费那个脑筋去生产,就这样让那些需要的人干等着干耗着,那边厂家也是干闲着,东西是普遍的短缺,时间精力却惊人的富裕过剩,可过剩的时间精力却转化不成财富。实行计划的初衷是消除比例失调,结果却出现了一边过剩另一边短缺这样最大的比例失调,这个失调要调节不过来,只有一条路,放弃计划经济。短缺听起来好听些,其实,什么都短缺不就是贫穷么。这时的学者也分出派别,有主张实行市场经济的,也有坚持继续计划的,实际生活却出现了有计划也有市场的状态,价格也有了双轨制,双轨制就有价差,出现了倒爷。要消除就要消除它的土壤双轨制,于是要加速过渡到单轨,放开物价造成物价上涨,于是又紧缩。

  吴为条分缕析地想着这些问题就到了社联,见到那些经常见到的好讨论问题的学者们,又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