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新旧体制的摩擦是用改革者的鲜(1/2)

加入书签

  按照吴亮在投标书中提出的筹建开发公司,现在终于启动了。吴亮经过事先运作,市工行和市建行当着市建委高主任的面表态,省三的流动资金贷款他们全包了,高主任一看,有这两大行支持,说明省三的信誉已经实现了根本好转,就对吴亮道,你去省建委把批文要下来,我这边同意。但对两家银行要组建开发公司的事项没有表态但也没有反对。

  吴亮马上去省城,找到省建委主任,主任说,你去把房产处赵处长找到我这来。吴亮便去找赵处长,到了主任办公室,主任说,你把省三开发公司的批文办了。赵处长说,建设部禁止建筑公司和银行开办开发公司。主任说,不就是讲话么,我看了,有文件吗?赵处长说,我就听局长讲话。主任一听顿时发起火来,拿着铅笔点着赵处长脑瓜门道,我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省建委,我是主任,马上办,一分钟都不能耽误,通知两家银行,马上起草文件。赵处长无奈,只好听命办理,马上给嫩水市建委开发处任处长打电话,让他报文号。任处长一听,惊讶道,省三要办开发公司的事我们还没有讨论,怎么就到了你那里?赵处长说,你就别说了,委主任让我办的,你就拟个文号,我就按文号起草批文。李处长为难道,这件事得和我们主管主任说。赵处长不耐烦道,行了行了,你马上报个文号,而且把你们市里工行、建行的文号一起报上来。吴亮就在我这里等着把批文拿回去呢。李处长还是坚持说,我得请示再说。赵处长急了,我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就办吧,我也没时间等你。难道你还想让委主任亲自跟你说吗?李处长只好拟个文号报上来。批文拿到后,已经接近晚下班时间,吴亮对赵处长说,吃饭吧,找个离你家近点的饭店,再买点时新水果,这也不算送礼,你要让我拿钱,我也拿不起钱。

  第二天,吴亮便把批文给两家银行送去了。两家银行非常感谢,说这个手续办下来得盖多少个章啊。话说吴亮拿着批文去工商局办执照,人家笑道,你拿着这个就能办执照么?市政府得有批文,让不让你在这建?吴亮只好找到市计委投资处,处长讥笑道,你们省公司也真是大大呼呼的,拿我们当傻子玩啊,市政府是我的主管部门,市长开办公会了吗?吴亮只好去找市建委施工处长王老弟,王处长一听来意,抄起电话就给计委投资处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逗嘴,你管到我这了?你就别装腔作势了,赶紧办吧,这位是新上任的哥们,哪能按部就班办啊?你就快给办吧!你让他下午来吧。

  吴亮在旁边一听高兴坏了,下午赶去,马上以市政府名义起草了批文,批准省三成立开发公司,抄送工商、税务、规划、消防、人防、建委等部门,当天下午,执照就拿到了手,晚上吴亮约计委投资处长和建委施工处长吃饭,在桌上省三的副经理高兴道,咱们经理神了,打电话就把事情都办了。

  吴亮刚上任半年的光景,依靠他个人优势和他带出来的队伍,克服重重阻力,稳住了局势,生产局面较好地开展起来,组建的开发公司开始运行,路子看上去越走越宽,前景一片光辉灿烂。这时他决定上项目,已经进入动迁之后的开工建设阶段,本来和几家银行关系顺畅,预期一切顺利,会把公司带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吴亮后来回顾这段简短历程感到非常自豪,通过上新项目,又十分痛楚的体验到,是自己在错误的时间强加给自己的一套枷锁,使自己陷入困境步入绝境。

  1988年9月,秋高气爽。省三动迁之后急需投入大量资金,不料赶上国务院决定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针对物价上涨的形势实行严厉的紧缩政策,为了抑制经济过热,传出话来,不搞一刀切,也要切一刀。这使内部财力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省三,不属于各级政府死保的项目,顿时陷入困境,吴亮感到自己欲哭无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进,半步也迈不出去;退,就是悬崖。职工没活干,工资开不出去,开始集结上访,动迁户也在催逼,很亲近的追随自己的一些弟兄也在开始远离自己。原来潜伏的一些矛盾开始表面化了,吴亮的耳边也渐渐听到对他的非议,好大喜功,盲目上项目,把公司拖入绝境;重哥们义气,是地道的小农意识,太狭隘;工作作风粗暴,太霸道,一言堂,不会带班子;底子太差、根基太薄,又不是什么科班出身,就那么点能水,当个班长队长处长什么的还将就,领导这么大个公司,哼。福群、刘军、万强、李辉、肖容、赵和等一帮与他合得来的弟兄,不时向他吹风,也有的直言相告。吴亮听到这些自然非常恼火。糟糕的是公司高层也有人同他拍桌子叫板,说他哥们义气太重,保护哥们利益,不以公司大局为重,指派这个那个哥们去负责工程项目,那些哥们又不给他长脸,利用公司的名誉,拿着公司的设备,使用公司的人力,干着公司招揽来的工程,项目质量差,与客户纠纷不断,特别是少交甚至发展到不交管理费,把公司架空,欠了一屁股债又算到公司账上,净干些损公肥私的事情,自己捞足了钱去买房置地,最后说他难收场。吴亮实际上已经深深陷入苦境之中,他也意识到,他成在那些哥们败也在那些哥们,自己的刀却削不了自己的把,明知有些过去非常要好的哥们朋友利用他的权势和影响力在那里胡作非为,可碍于情面下不去手进行清理。就连和他最为知心的福群,背后也议论他,说他说不上什么时候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往自己桌上一扔,什么也不说就走了,知道这不是正路子来的钱。很快,经过他辛苦招揽来的项目,渐渐地再往下分配任务,承接任务的人说设备已经成了破烂,资金又紧张,难以受命,公司几近停摆,他没想到败象会这么快就降临到自己头上。吴亮虽然意识到心腹之人因骄纵成了心腹大患,却已经由最初的欲除不忍发展到欲罢无术,偏在这时又出现了分配自建住宅抓阄分房过程涉嫌暗中操作被曝光事件,使他陷入更加尴尬难堪的境地。

  他依然在焦虑中苦苦支撑着危局艰难度日。转眼到了1989年腊月,已近年关,他已经是束手无策,又去找上级。这天是腊月的27,晚上他和办公室主任小韩与司机小曲,住在省城民航大楼7楼的一个房间。他默默地站在窗户前苦心焦虑地思考着出路,昨晚就已经整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