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大嘴的致富路(1/2)

加入书签

  这年二月二,吴为带着媳妇孩子回富饶县给父亲过生日,席间把这时已经搬到富饶县城的大嘴夫妻也找去了,得知大嘴成了大富。闲唠时大嘴讲了他的致富路。几个哥兄弟听了感到大嘴真是善于抓住机遇。

  那还是七十年代初,几百里外开发大油田,需要大量沙石材料,大榆树不远的河边镇一带是古江道盛产河砂,拉沙子的汽车马车来来往往成了一大景观,吸引了周围的村屯纷纷加入挖砂运砂的行列,带动了副业发展。队长安排大嘴跟车拉砂石,天天路过河边镇街里,看到路边摆摊卖鱼的,便好奇地打听价钱,动了心思,同卖鱼的商量好。

  大嘴小时经常靠打渔摸虾糊口,练就了一身好功夫,知道哪里鱼苗厚肉鲜肥美,回家同秀媛商量,现在已经有了孩子,日子过的挺紧巴,想打渔卖鱼贴补家用,再说也想给秀媛换换穿戴,也不必搭什么,只要舍得力气就行。秀媛一听非常高兴,自己换不换装无所谓,孩子急需营养啊,大嘴便晚上打渔白天跟车捎到河边镇,很受卖鱼的欢迎。这样做辛苦是很辛苦,人也不得休息,家务就全落到了秀媛身上,整天累的腰酸腿疼,可一个多月下来一拢帐,三百多块钱,两个人都兴奋了,超过在生产队干活一年的收入,还没有一下子经手过这么多钱,于是小两口盘算怎么花这笔钱。大嘴主张先给秀媛置套衣料,买块sh牌手表,给孩子买些可口的小食品和玩具。秀媛道,你忘了一个人。大嘴疑道,谁呀?大妈。哎呀,多亏了你的提醒。虽然这几年逢年过节去看望大妈,遗憾的是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今天可要好好掂量给大妈买点什么像样的东西了,让大妈也好好高兴高兴。买什么呢。秀媛道,买几米时新料子量好尺寸到街里找裁缝给大妈做套衣服,剩下再考虑自家。大嘴满口赞成,就让秀媛去操办。在人情往来上,小两口想法一致,该花的钱花多少都不心疼,能维护住人。

  捎带挣的钱就比务农主业多出几倍,大嘴的心就活了,他也太想让可爱的秀媛过上富足的日子了,他想让秀媛的美充分地释放出来。美会使人焕发出青春的活力。他心里暗自揣摩,过去割资本主义尾巴,担心有变,观察了一段时间见摆摊开店倒腾东西的人越来越多,渐渐成了气候,听广播电台也不像有要禁止的动静,渐渐胆子就大了,土地也可以承包到个人了,盘算把分的土地交个秀媛打理,赶上春播夏锄秋收农忙时临时请人帮忙给几个钱,自己抽身专门做买卖。秀媛看出大嘴是一个能成就事的人,满心支持他。大嘴先是贩鱼,后来做起长途贩运,什么来钱快又多,就倒腾什么,盯住市场看准紧俏商品狠狠做一把。他越做胆子越大,越做越有经验,越做越有兴趣,自然越做越有劲头,一发不可收拾。

  大嘴自己总结道,商界怎么运作?刚开始做时,也没有本钱啊,空手怎么做?信誉,就是靠人情往来铺好的路子,对人有个靠得住的感觉。fj有个女老板,来了后把五百万打到我帐上,让我买豆碎,就是豆饼渣子。我在车站给人家发的是豆饼,被人举报。发货物怎么还被举报?伪报,货物单和实物不符,被中途站扣押。这可急坏了,生意要砸锅。赶紧疏通关系,把货物又拉回重新发。对方看到豆饼后高兴坏了。第一笔大单生意就这样作成了。现在是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可车皮却非常紧张,sh发到我们这里的车皮,也就一两节,基本都被我们垄断了,可以随叫随到,象自家火车一样方便,申报两节用一节,多余的那节还可以卖。有的人用一节给管事的五万也不办,因为啥,不放心,不敢收,事情就办不下来。对咱信得着,三千就能搞定。税单上咱自己拿着章往上盖,一盖一沓子,少交多少税,给管事的甩点。逢年过节茅台酒、中华烟整箱整箱备好。头一次打开路子,你猜送的什么?打听对方喜欢画,特意托门子买了一幅金箔画。

  车皮的路子打通了,胆气也壮了,做起贩煤生意。说到这,大嘴笑道,我还是受了三弟的启发啊。三弟利用钢材双轨价大赚了一笔钱,煤也有双轨价啊,什么东西没有双轨价?过渡时期么,可也不能总过渡呀,等过渡完了也就没这个店了,我真有紧迫感。煤生意是大宗生意,路子铺好了会源源不断做下去,啥叫生财之道?关键得打通环节,买卖双方加必要的中间环节,抓住关键人物看准了一打就通,有多少环节都能打通,有多少打通多少。

  吴为笑道,原来当倒爷也有门道啊,过去我们议论孙哥是又稳又狠,现在加上准,稳准狠齐了。这一调侃把大家说的哈哈大笑,怎么把打击犯罪的词汇用到孙哥身上了。吴为好奇地问道,这个狠在商界怎么用啊,你又不能打打杀杀的用狠招。

  大嘴道,你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