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贫富纠结(1/2)

加入书签

  夏日的早晨刚刚放亮,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吴为,还只是一个6、7岁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从农家小院里跑出来,手里还拉着小妹妹,到了村边大路口一直向北方来人的方向望啊望。几天前就听妈妈说,看,喜鹊叫了,你二哥要回来了。头天晚上又听妈妈哥哥们念叨,二哥今天回家,兴奋得一夜没有睡好觉,盼二哥回来象大黑夜盼星星盼月亮一样,二哥回来总会给弟弟妹妹们买回许多常年不要说吃就是见都见不着的好吃的,去年二哥回来买的大苹果,小妹啃了一口便说,这个大罗卜真好吃。妈妈听了以后眼泪直打转,二哥听了以后又要节衣缩食多给弟弟妹妹带回一些好吃的,买不起兜子特意脱下一条裤子用两条裤腿装满苹果扎好坐火车到河边镇下车再步行背着十几里路才能回到家中。小吴为站在大道边望啊望,把吃饭都忘了,直到妈妈出来喊,这才小嘴撅着嘟哝着怎么还不回来边拉着小妹向家走。桂芳很疼爱这个六子,看他头痒痒了直挠头,便让他躺在自己的怀抱里给他捉虱子,他躺在母亲的怀抱里,感受着母亲的亲切抚摸,保护着自己不受任何外物的侵犯伤害,是那么的惬意温暖,倾听着母亲把捉到的虱子先用一只手拇指的指甲压住虱子然后再用另一只手拇指的指甲挤压着发出虱子被挤碎的声响。

  经济上陷入窘迫的人们,更要忍受思想上苦无出路的折磨。消灭穷富,结果是差别没了,消灭了富只剩下了穷。穷的根源是因为有富,富人是剥削的象征,要消灭剥削就要消灭富,消灭了富,富没有了,却剩下了穷,依然在那里存在。好在大家都穷,就是有日子过得好些的也好不了哪去,无非是比别人多点粮食储备多几件衣物,能比别人吃的饱些穿的暖些,有几个零花钱,能应付一些突发事件。贫穷也有戏剧性翻盘的时候,变成了革命,谁知道命运里的玄机,有了那段革命经历,贫穷里面种植了革命的基因,有了基因就要作崇,成了新时代难题,后革命时代的话题。穷则思变,变出什么,如同直筒子思维不能拐弯打转,那么简单的问题就是没有人想过由穷变富的问题,穷人怎么能变成富人?富人是剥削阶级,是穷人的革命对象,穷不能变到自己的对立面,穷人变成富人岂不变成了自己的敌人?穷尽管给了响当当的理由,可以让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是穷的政治豪迈感却无法消除日常生活里的寒酸窘迫,排解不了内心深处的压迫感。人们太渴望应有尽有了,却又谈富色变,富,注定与剥削有关,因剥削而富,富成了罪恶肮脏丑恶的代名词。人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中,陷入尴尬的境地,忍受着精神上的折磨,人的性情也渐渐变得有些焦躁,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话说吴亮回到家正赶上农忙季节。六月中旬的天很早就已经放亮了,吴亮几乎一夜未眠,他想的是如何尽快地用繁重的劳动洗刷掉自己的耻辱,他看着妈妈三点起来做饭忙碌操劳的身影,又看看正在酣睡中的弟弟妹妹,顶着阵阵袭来的睡意,一咬牙做起来,穿上衣服下地帮着母亲忙碌,桂芳看着年少的孩子心疼地让他再睡一会儿,吴亮却显得很精神的样子。二人吃完饭四点钟便拿起锄头加入到村里夏锄的行列中。晴朗的天空,远方的天际渐渐地出现乌云,伴随着阵阵沉闷的雷声滚滚铺排过来,天空很快被浓密的乌云笼罩着如同一口巨大无比的黑锅倒扣在空中,转眼之际变得黯淡下来,田野里正在劳碌的人们仿佛在囚笼中一般惊叫着向村里奔跑着,瞬间狂风夹裹着闪电炸雷瓢泼大雨降临到人们头上。

  夏锄的作息时间是早上四点出工,上午十一点收工,下午二点出工,晚上七点收工。吴亮人还没有锄把高,营养不良身体很瘦弱,夏锄时间长,在阳光下暴晒,技术又不熟练,在铲地人中与妈妈落到最后,累的只好咬着牙坚持着,头一天下来就感到腿软筋麻步步如千斤,肩膀后背又嗮出水泡,麻辣辣的痛感,回到家里一头栽到炕上就进入了梦乡,桂芳做完了饭硬着心肠把吴亮喊起来吃饭。看着桂芳和吴亮的样子,村民有同情的,也有气恼的,有位村民长得五大三粗,看上去有些凶巴巴的样子,名叫袁兴,这天他早已经铲到了头,看看远远落在后边的桂芳和吴亮,不由气的骂开了,这活没个干,憋气又窝火,一个老娘们还有一个半拉子都不如的两个,在这里混活干,到秋后和整劳力一样分不说,还要领出一家人的口粮,这是给谁拉帮套呢,没法干,老子不干了!说着说着,气的扛起锄头走人了。看到这个景象,吴亮气得不行,无奈力气小不争气,没想到还要忍受这样的耻辱,桂芳情知自己的弱处也只有忍气吞声,回到家里只是一味坐在炕头痛哭,一帮小的看妈妈哭也跟着哭。人小势弱受人欺。吴亮心里痛恨,可脸上强装笑容,把哭泣着的弟弟妹妹撵出去,坐在桂芳面前,拉着她的手哄着说,妈妈妈妈快别生气上火了,现在弟弟妹妹太小,慢慢长大了能干活了,一切就会好的,以后你也别下地了,眼不见心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