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崔振的霸道(1/2)

加入书签

  崔振的霸道不是一般的霸道。霸道怎么还有一般和不一般?有啊。

  在各行各道上霸道,不容他人染指,就是一般霸道,不但自己走自己的道,还跑别人道上去做主,霸占别人的道,就是特别霸道。在自己的道上看到别人挡道清道扫除障碍还可以理解接受,可是跑到别人的道上去做事还嫌别人挡道又去清道,那就成了特别霸道。

  午休时间大家吃完饭坐在一起打扑克,本来是挺乐呵的事情,也会闹出不愉快。崔校长喜欢玩乐,与大家坐在一起打扑克,也体现亲民。牌桌上有位老师,叫姚德利,已经五十岁年纪,长的浓眉大眼,脾气挺大,是个挺挑剔的,喜欢总结,对别人出牌评头品足,有崔校长在场他多少有些收敛,他看到谁出了臭张忍不住说了句不能先出这牌着了别人的道。崔振听了不高兴道,银行学校就你大啊。

  姚德利一听火了,一个打扑克怎么同学校大小扯到一快,不玩了,说工作上的事情你说了算,一个业余时间打扑克也你说了算,让你说了算!说罢,扑克一摔,走人了。

  又有一次,吴为没事也在午休时间凑过去看崔校长和永祥下象棋,永祥是成功地通过陪崔校长下棋得到信任重用的人,每次陪着小心下放不开再加上有意无意的让着,也就负多胜少,他也存心不计较输赢,下棋的目的就是陪领导高兴。平时方光就说,学校也就吴为的棋能与崔校长抗衡。

  这天中午,永祥又输了,有人开口道,小吴与崔校长摆一盘。吴为深知崔校长的脾气,脓包会让他看不起。第一盘,吴为该怎么下就怎么下,真就把崔校长赢了,他看到崔校长的手都颤抖了,接着又摆上一盘,心想再赢不好,心里一变化有些硬招叫步的招数看到了也就是在大脑中一闪,不象一般情况会引起兴奋跟进深入步步紧逼,鬼使神差地走了一步软棋,这时永祥在旁提示了一句,这么走就好了。吴为本来已经看出那步棋没有走出来,他一向不悔棋这个场面更不会悔棋。没想到,崔校长说了句话,是你下还是我下,永祥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了。吴为一看较了真,他犯不上在这样的问题上招惹崔校长啊,也担心别给永祥惹出什么麻烦,无心恋战,棋势渐渐转弱,勉强把这盘棋应付下来,如同获得了解脱。

  崔校长在行里遇到挡道的可以一脚踢开,调整岗位,或者干脆把人调到基层,他到了学校,也想沿袭在行里的做法,大刀阔斧杀伐决断。可老师有专业,谁惹着他了,他想调整岗位,必须有人接课,没人接只好让人家继续讲课。如果遇到教学骨干,更不好调整。再有,一个单位巴掌大一块地方,看到谁不顺眼,也没法给他调到院外去。霸道的人也感到为难。也想收敛调整,可是冤仇已经结下并且越结越深。

  崔校长看上去是个酸性人,脾气大,做事霸道,过去曾经被打成右派。他的婚姻不如意,老伴还有病,和雇的保姆上床怀了孕,保姆家里人知道了要闹事,也是拿钱平了。学校老师中有寡妇他也带着远行游逛,经常举办歌舞会,吃饭喝酒醉了也失态喊叫着找女人。崔校

  长很难继续顺利干下去了,再加上有郝汉等一帮人形成的对立面,感觉越来越难干,等到了退休年龄,恰好赶上党委换届,他在台上演讲还说自己身体状况很好,精神也很强,表态要继续干下去,可是大家不买账,尤其是学生党员占的比重很大,一看年龄到点了还赖着不退,不用串联就一致让他下,教职工党员多数也自然希望他退,投票表决他竟然没过半数,省行也自然支持民意做出换届决定,让一直是常务副校长的朴芝仁接替崔振主持工作。

  崔振以不那么体面的方式结束了在学校工作的几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