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干事不伤人(1/2)

加入书签

  九十年代初期,吴为开始致力于提升自己的学术高度和影响力,他系统地思考改革发展稳定方面的问题。他认识到改革过程有它自身的演变规律,改革配套就反映了这个要求,但在配套求得体制机制完善的过程中,还特别应该考虑到人的利益、人的要求,不能仅仅为了改革的完善而不顾人们的利益和要求,如同高速行驶的列车进入弯道还要注意慢行缓行甚至急刹车,就是考虑列车本身平稳运行和乘客的安全和适应性。这使他对为道为人的认识已经从个人经验教训的层次提升到国家社会命运的高度。他认为市场经济可以划分为主辅两套机制,主机制部分可以体现优胜劣汰的竞争要求,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辅助机制则要保障人们的基本利益,只有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能够基本满足起码的生活需要,社会整体才能保持稳定。他同周围人交流的想

  法,写文章不仅仅是为了写而写为了发表而发表,要用来帮助解

  决自己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现实问题。他把这种认识用于自己的为道为人。

  新任的朴校长也非常理解吴为并支持他的努力。吴为也通过有效的努力,在高层媒体打通了道路。正逢十二大召开后,吴为特别注意学术动向,他在金融报上看到一条通告,该报要举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金融改革大趋势的研讨班,可以自愿报名,他看到后感觉是一次机会,便向朴芝人提出去洗洗脑充充电的想法,朴芝人爽快地答应了。吴为把那份通告也拿回家,把事情对宋柔一说,宋柔也很高兴,

  便拿过报纸看了看,她一看却提出异议,这个班有假,是不是为了骗钱?

  吴为说,象这样的报纸上发表的通告还能有假?

  宋柔说,你也没细心看看,负责接待办班的人员一个叫李宪,另一个叫李雄,怎么会那么巧,是不是哥俩在那里为了骗钱一起做这件

  事?

  吴为说,你可真能联想,多余操这个心。

  宋柔说,我不是怕你去了白跑一趟,学校给你拿钱出去也不容易,别什么东西也没有学到。不行,明天我到单位给那家报社打个电话问问再说。第二天一上班,宋柔果真给人家打了电话,然后给吴为打电

  话笑道,我问了,是真的,人家还笑话我呢,这下你放心去吧。

  吴为报到的头一天,办班的主办部门领导博智陪着报社的社长到各个房间看望参训学员。博智,ah人,j大研究生院毕业,时任金融报理论部主任。几年前,吴为去看望在bj工作的永健,正巧在那里遇到过博智,永健知道吴为经常写文章,特意还给他们两个介绍了一番,对吴为说你总写东西以后会用得着他。吴为便主动对博

  智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我们两个曾经在永健那里见过面。他一时怔住,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有印象。

  第二天吃早饭时,博智很高兴地找到吴为说,很抱歉,当时我没想起来,回去后想起和你见过面的事,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吴为借机很自然地约他和编辑人员聚一聚,博智很爽快地答应了,时间约好中午,吴为又特意问了问博智的口味,他说喝扎啤就可以。到了中午,吴为先去了报社附近一家饭店点好菜上了扎啤,等博智领着几个小弟兄来了,彼此互相介绍,吴为一听在座的有李雄李宪,便把来时宋柔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李雄李宪听了吴为讲的故事,便哈哈笑起来,原来就是你爱人打的电话啊,当时他们都在办公室,正好是李雄接听的电话,还在编辑部里引起一番热议。这个故事成为酒桌上的笑谈,也把双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成为创造融洽氛围的引子。

  博智又特意说道,吴为的记忆力非常好,然后把他们两个曾经见过面的事情向大家说了,酒桌上喝的自然很痛快。吴为喝啤酒本来是长项,自己又很愿意喝啤酒,原来他的身体很瘦,因为常年喝啤酒把啤酒肚都喝出来了,身体也显得有些魁梧。吴为先敬大家一杯,赏光给面子,又给自己提供宝贵的学习机会。马上又单独敬了博智一杯。博智一看吴为这样爽快,便单独提议和他干杯。几个小兄弟也纷纷提议敬酒干杯。吴为一边敬酒一边把自己研究的一些东西和大家交流。博智一听吴为出版的社会金融学,又参加过中美社会学研讨会,便对他说,我们办的这个理论版,将来就是你的学术阵地,有什么文章尽管给我们寄来,你回去后,先写篇社会金融学的书评,我安排请金融研究所的所长看看,然后以他的名义在上面发表。吴为一听更加高兴,酒随情绪长,一轮又一轮地敬起来,吴为边敬酒便谈论学术问题,也

  着实引起大家的敬佩,称他既是汉子又是学者,愿意同他结识。

  吴为在办班期间起草了书评的初稿,请博智看了看,博智浏览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可以,让吴为回去后再充实充实给他寄来。吴为回去后又精心做了补充修改给博智寄去。几天后博智打来电话说,书评已经在报纸上刊登出来了,吴为关切地问,请那位所长看的怎样?博智说,我看就行了。吴为急忙问道,没有同人家打个招呼?博智说,不用了,那位所长是我的导师,我就可以做主。吴为看到书评在权威的金融报上发表了,自然非常高兴,同时也为自己实现了在高层媒体上的突破感到充满了希望,但对请那位所长署名的事总觉得过意不去。第二年春天,吴为到bj联系出书事宜,找到金融研究所新换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同吴为是老乡,彼此也都认识,他翻了翻吴为的书稿,说这几年你真没少写东西,便写个条子把吴为推荐给一家出版社。吴为借机同他谈起自己研究的社会金融学,他笑道,关于你那本书的书评,我也看到了,我的前任看到了很生气,当然,他不是生你的气,而是生博智的气,招呼也不打就敢做主以他的名义发表文章。吴为诚恳地道,我也有毛病。他又专门到博智那里去答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