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自得其乐(1/2)

加入书签

  省行研究所的勇智利用学校暑期约他出去搞调研。晚上两个人闲唠,他问吴为,小吴,你跟我说实话,过去写东西的许多人现在都不写了,你为什么还在写?吴为一时怔住,他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想了想道,要对得起领导的信任,提高专业水平能力,勇智对他只是边笑着边对他的各种说法摇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吴为也显得有些无奈了,便顺口而出道,自得其乐。不想却一语中的,勇智这回非常欣慰的点头又微笑道,这个我信。

  勇智很有感慨地对他说道,这个年头象你这样干的人太少了,我回去后也要向领导反映和呼吁你的问题。

  吴为说,我看到我的那些同行在外边讲课赚钱不为所动,搞学术要讲目的纯正性,学术就是学术,不能把学术当成敲门砖,不是为了赚钱,不能掺杂别的什么目的,我不像有些人嘴里说不愿意总往领导那跑,一心一意想讲好课,可是遇到机会象猫见荤腥一样往领导身上贴,那个亲乎劲让人看了简直肉麻。两个人进一步深谈很投机。

  勇智对佛教很有研究,他对吴为说,你的悟性这么好,要研究佛学会有很大成就的。两个人越谈兴致越高到了后半夜3点才休息。勇智说,调研报告还是你来执笔。吴为说,还是让他们来搞吧。勇智说,我担心他们搞出来的东西不行。吴为说,那我就试试。吴为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不着觉,便简单构思提笔写满了几大张十六开大白纸。第二天早上便交给了勇智,勇智一浏览感到十分惊喜道,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唠到那么晚了还没有思路呢,怎么回房间后就写出来了?说完便给其他几个人传阅,看了也都赞不绝口。

  勇智回到行里不久,给吴为打来电话,说他听省行领导议论,要提拔吴为。不几天,周开去省行见到邹行长,邹行长与周开主动提到吴为,也明确说了要提拔吴为的意思,周开回来后马上找到吴为,高兴地对他说,你这几年干的好,简直出现了飞跃,是连跑带颠,上边领导都看重你了,一个讲课的老师能够被上边看重,太不容易了,点

  名要提拔你。周开对吴为的评价还是很恰当,吴为当上系的副主任半年后提拔为系主任,翻过年,上边派人就吴为的问题来与学校正式打招呼,朴校长说,还是放一放吧。因为朴校长一直还是副校长主持工作没有扶正,另外,听到议论朴校长有提拔别人的意图。

  吴为积极向学校推荐自己的部下。1995年赶上秋季开学,他所在的系一下子提拔了5个教研室主任副主任。别的系领导自然感到压

  力,面子不好过。有位主任问下边老师,金融系提了那么多,你们怎么看?没想到有嘴快的王为妻子黎萍反而抢白了他一句,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那位主任没料到碰了个钉子,很尴尬地转身离去。

  常思对吴为的命运很关切,也喜欢经常与他谈论一些问题。这天,常思来到吴为家里,两个人唠起来,常思对吴为道,我看你学术做的挺好,经常发表文章,发表的刊物档次也越来越高,影响越来越大,做人做的也挺好,事情做了工作干了还不像许多人那样又争又抢,既伤面子又伤感情,你这样做,遇到好事大家反而都愿意投你的票,有提拔的机会领导先想着你,用了你大家意见还少,没有给领导带来什

  么麻烦,用了你工作上去了,领导也放心坐的也安稳。

  吴为说,我也是吃到很多苦头才注意到的,还有许多方面没有做

  好。

  常思说,这已经很不错了,许多人吃了苦头跌了跟头还不知怎么回事,你善于总结会越来越高明的。国家都提出要两条腿走路,我看你就是学术和工作两条腿走路,走的又快又稳,可以很好地互补,不像许多人,搞学术从不了政当不了官,当了官学术专业就荒废了,你看学校有些人原来是任课老师,一当了官课也讲不了。你这样走,发展空间非常大,当官遇到问题阻力不好干了,不会像那些只能当官的太在意官场上的得失,想不开,矛盾容易激化,你可以去发展你的学术,在这个位置上发展学术也有很多方便条件,学术发展提高困难了,

  再考虑当官。

  吴为听了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不成了机会主义分子?

  常思道,我可不是说你投机,是说你非常聪明,很有智慧,别人

  要想象你这么干,还干不了呢。

  吴为说,你说的有道理,有的领导就对我说过,提拔了也不要把学术扔了,要继续搞,保持住这个优势,上边为什么要提拔你,就是

  考虑班子里缺少能讲课搞科研的。

  常思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