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违者责任自负(1/2)

加入书签

  这年夏日的一个雨夜,已经九点多钟,吴为正在家中,听到呯呯很响的敲门声,心想一定出了什么事,打开门一看,是柳大姐领着一个班主任和几个学生,猜想一定出了什么大事情。

  果然,柳大姐开口便说,不好了,这下可出大事了,一个不会游泳的同学下午跟着另一个同学去游泳被淹死了,报告班主任后花了1千元雇人打了十网也没捞上来。

  吴为忙问,通知家长了吗?

  柳大姐说,已经通知了,他家是j省的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赶到。

  吴为说,马上去学校,再告诉朴校长。吴为一行人到了学校,朴校长也赶来了,问了情况,对于事件有了基本的判断,属于学生私自野浴,学校早在夏季来临之前即已经贴出严禁野浴违者责任自负的通告,但家长来了后要妥善处理后事,马上需要办的事情是打捞尸体。吴为让朴校长回去休息,他和李华、保卫科的陈力就在学校公寓休息。

  第二天一早雨后天晴刚放亮,几个人就乘车赶到江边,先察看了出事地点,是在泳区的下游,那位遇难的同学在安全的泳区下水后顺流向下游戏水,因不知水情,越过有警戒线的泳区后继续向下游处游玩,不幸落入冬天在江边挖沙形成的深坑处遇险。吴为一行几人便徒步先是顺着江边向下游巡视了几公里,又回到了泳区,询问那里的工作人员是否有打捞尸体的船工,经过指点在附近处就有,他们请帮忙领着去船工家,家人说正在江里打渔。他们又赶到江边远远看到有只渔船,船工听到他们的呼喊声便把船开过来了。

  见到老船工,吴为把事情一说,老船工说,可以打捞。

  吴为问老船工,捞上来多少钱?

  老船工一口价,五千。

  吴为又追问一句,保证能捞上来?

  老船工说,包在我们身上。

  吴为一听也干脆道,行。

  船工们便把船开到出事地点,吴为等人在岸边观看船工们如何下网操作,看着渐渐收拢的渔网,吴为的心情也非常紧张焦急,遇难学生的家长下午就会赶到,想象家长如果看不到孩子尸体会是怎样一种局面,一切都会陷入穷于应付的被动局面。听有经验的人说,溺水而亡尸体要遇到雷雨天气才能浮出水面,就是浮出也不知会飘浮到哪里了。

  吴为正在焦急中,没有想到一网便捞了上来,他看着渐渐移近的遇难学生尸体,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吴为等李华、陈力他们通知车辆接运尸体的时刻,他坐在岸边看着遇难同学尸体,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毕竟是没有照顾好学生才发生了这样的灾难。李华、陈力看他难过的神态,便劝他道,学校没有责任,而且也进行了警示教育,贴出了严禁野浴的通告,学生明知自己不会游泳,又自己跑到了警戒线外边。

  吴为望着尸体又望着设置警戒线和浮标的游泳区,甚至还有巡逻的船只,痛心地思考着,在有危险的区域活动,人们总是设置警戒提示,却还是难以避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灾难,在这一带年年到了盛夏都避免不了出现若干起溺水而亡的事件,又联想起自己也经常带着年幼的孩子到江边游泳,他告诫还是几岁甚至已经十来岁的孩子下水后不能过肚脐眼,肚脐眼就是年幼孩子在水里嬉戏玩耍的警戒线,自己还要不时盯着瞄着呼喊着。

  李华又同他讲述起这个不幸遇难学生的一些细节,他看到有一位在海边长大的同学要去江边游泳,便也执意跟着去,一路上碰到同学便兴高采烈地打招呼说游泳去,好像是去做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

  吴为听到这个细节,想起自己在乡村读小学时发生的一件事情,那是刚入冬,村子不远处的水面已经结冰却还不很结实,有位小同学也高高兴兴地张罗去滑冰,逢人便说滑冰去,结果在滑冰时不幸掉入冰窟里,等大人听到一起活动的小同学呼救声跳进去救人,已经迟了。想到这里车辆已经到了,吴为等人也就跟车回到了学校,做接待遇难学生家长的准备。

  柳大姐对吴为说,学校有人议论打捞遇难学生尸体给钱太多,而且也没有讨价还价。

  吴为说,我们要同船工按照打捞次数计费,人家在收网时就是感到挂上了尸体也很可能故意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