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行长之道(1/2)

加入书签

  吴为与同学经常相聚。在当地n行先当会计科长后当上副行长的甄豪是其中最活跃也是最热心帮助同学的一位。他一上桌特兴奋,思维也极活跃,说起酒嗑一套一套的,吴为评价,甄豪的智慧是靠酒来培育的,喝了象没喝没喝象喝了,上晃了还能来半斤。

  甄豪说,我们行长开大会要求上班期间一律不准喝酒,甄豪除外,说我喝酒能给行里带来效益,遇到什么事情我一出马立即摆平。甄豪推崇的是朋友至上的办事规则,朋友就是财富,感情就是生产力;领导的话分析听,领导交办的事情可办可不办,老乡战友同学的事努力去办,朋友交办的事必办。他提出的以酒为人之道听了也挺有道理,喝一次酒就算交一个朋友,一天就算喝一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交三百六十五个朋友,十年下来多少?就算中间有掉头的,剩下能够经常来往当朋友处的,还是很多。他办起事来果然神通广大,左右逢源。他说,有人通知你喝酒,你去不去?第一次通知你,你说有事;第二次再通知你,你还说有事,第三次就不通知你了,把你从酒局中开除了。他喝起酒来就象赶场子、走马灯似的,一个晚上常常是两三场。他以酒品论人品道,你让他干一杯酒他都不敢干,你说,让他干什么他还能给你干?这样的人你就不能跟他处,把他从朋友圈子中划掉。

  吴为称他是自己的酒文化师傅。甄豪听说吴为提拔后单位给买了房子,在夸官的酒宴上他主动说,工程队我给找不用花人工费。宋柔一听高兴道,我们可要好好感谢你。甄豪说,请我吃顿饭就行。宋柔一听高兴道,这个要求太好满足了,你自己选个饭店。喝完酒又到歌厅唱歌跳舞,大家热闹了一场。

  吴为和几个朋友约甄豪和他们行的李行长吃饭,李行长笑着谈起甄豪,有人对我说甄豪嘴歪,我说他嘴歪心正。

  甄豪说自己满脸违章建筑。酒席间吴为听甄豪他们提到宋光出了问题。

  吴为很关切地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李行长说,事情出的有点太窝囊了,两千元立案,真就让他摊上了,有个人给他送礼送的就是两千元,送礼的人走时宋光也没有给打出租车,那人便怀恨在心,回去就举报了。

  吴为忙问,现在怎么样?

  李行长说,进去不久就出来了。

  吴为听了总惦记是个事,便给宋光打电话问候,宋光说,没进过监狱那还能叫完整人生?

  宋柔为自己能够改善住房条件非常高兴,兴奋地投入到选房买房买料装修房子的过程,天天背着个小包风风火火地往返于房子和商场之间,等装修好后,当着别人的面说吴为,家里有这么大的事情一心不操一手不搭,擎现成的。

  吴为等搬完家请李行长、甄豪和他们行的办公室王主任吃饭。李行长讲道,那年发大洪水期间,市纪委下文严令禁止娱乐打麻将,富饶县行长给我打电话说陪县长打麻将被抓,等待处理。象这样的事发生在这个当口如果压不住,那可真是撞到枪口上了,当时一位副市长负责给部队押运抗洪物资,就因为吃饭喝酒耽误了物资及时运送到位,在一线抗洪的战士们挨了饿,部队首长强烈要求处理,惊动了地方想保护也无奈,结果被撤职。纪委一插手麻将事件立即引起当事人的恐慌,纷纷动用最可靠的关系力图压下此事。我问他,你说的是真的么?他忙说,没别的,没别的,要有别的不更给你惹事了,这种事还能瞒你么。我说好,我去试试。我找到市纪检委李书记,他一看是我,便问,你怎么来了。我说,我是来检讨的,一家子,给你添麻烦了。没有理由,就是我没管好,我们的行长陪你们县长打麻,你们要处理之前,如何处置县长不是我能管的也犯不上打听,涉及到我的人先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