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香女坎坷(1/2)

加入书签

  艾莲不时给宋柔打电话让把饭票子拿去。宋柔取完钱回来高兴地说,这等于我们去饭店白吃白喝改善伙食孩子经常吃点好的交了人全家都受益,也就相当于你出去讲课了,每次去她那她还埋怨你,你有困难也不吱声,你遇到这样的女人也真是缘分啊,我看她是真心帮你,这些年也真没少帮咱们,咱们能帮人家做什么,人家啥又不缺。

  有一次吴为去给她们行里讲课,她又给宋柔打电话道,我看吴老师讲课穿的总是那身衣服,你跟我去趟百货给他选一套西服。

  两个人一起去逛百货边逛边唠,艾莲对宋柔道,我最敬佩吴为了,这么多年看他一个劲儿地读书思考写东西,讲课什么也不带,研讨会发言脱稿讲,文章写的也好,非常有才华,很不平凡,我有时也想,身边出了个不平凡的人自己也感觉挺荣耀的,听别人唠起他的成就还说,你们还在一个单位工作过又坐过对桌,看人家出息的。我听了一点嫉妒的意思也没有,感到很高兴,也是一种分享吧。我也非常同情你们的处境,看你们这么多年生活一直很艰苦,在艰苦中还能一直坚持,就更不容易了,很感动人的。我也常同别人唠吴为的事情,他能坚持也亏了有你。以后你们遇到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我能帮什么就帮什么。

  宋柔听了感慨道,我们两个在家里也常唠你,我们碰上贵人好心人了,这个年头就是亲兄弟姐妹又能怎样啊,还不得看着受穷。两人走到服装柜前,艾莲说,你就看着买,别心疼钱。宋柔也不好意思买太好的,就选了套比较合适的艾莲付了钱。宋柔拎着服装袋回来后高兴地道,人家连穿的都管上了,看你怎么报答人家。

  话说这边吴为与金融报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自己写稿寄过去就能发,经常给一些人代笔发些文章。李雄对他说,可以联系一些行里包版面,上一组文章扩大影响。

  吴为想,这正是给艾莲办事的好机会,赵行长已经去组建一家新的银行,她也跟着去了,要提拔也需要积攒业绩提升影响,便把此事同她说了,她听了非常高兴,只是感觉他们写的文章拿上去怕达不到人家的要求。吴为道,没问题,我可以给你们写几篇,然后分别署上你和你们行领导的名字,写好后你们自己再审查一下,事情就这样敲定了,进展的也挺顺利,当他们看到整版的文章都是他们一个行的,很受鼓舞和振奋,说要好好感谢吴为,吴为说,那就不必了,你们能把艾莲提拔起来就是对我的最好感谢,这些年她对我的帮助太大了。艾莲还是坚持要给吴为送上一万元,说你给行里办了这么大的事情,这是行里的意思,又说不能拿现金,可以用缴学费的方式汇到指定的账户上,又说赵行长的意思,以后还可以给你几万课题费。

  吴为找到甄豪提供了一个账户,钱就汇过来了。宋柔拿到一万元后,高兴地道,咱们楼下刚买了一套新式家具,我看了非常喜欢,可没有钱,这下咱们也可以去买了。

  吴为心疼道,你也用这个钱买套好衣服装备装备。

  宋柔道,你还有这个心啊。

  吴为道,也不能总让你挨累受苦遭罪啊,也要有个好啊。

  有一天吴为去他们行里讲完课吃饭,赵行长亲自作陪又是喝又是唱的气氛融洽热烈,赵行长对吴为道,艾莲对我说了,以后给你几万课题费,吴为听了自然很高兴。

  艾莲如愿当上了副行长,可不久那家新行就因内部管理不善又涉黑出事了,赵行长和她都进去了。先是一个诈骗犯用假存折从这家新行提取了2百万装满了几个口袋放到出租车里一直跑到邻省存到一家信用社,赵行长找到公安局,说只要破案不曝光花多少钱都行。钱到位了公安果然也卖力气很快破了案钱追缴回来又封住新闻渠道没有曝光,此事就算压下了弄得无声无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这次纯粹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原因,克扣员工绩效作为领导小金库花用方便,员工们气愤举报,上级查实使出解数该打点的打点该兑现的兑现该补发的补发,事情又压下了,至于反映艾莲同赵行长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艾莲敢作敢为很多事情她就做主,渐渐地就把赵行长架空了,赵行长又属于爱江上更爱美人的类型,碍于情面虽然受到些屈辱却也乐得有香女环绕甘愿作出让步牺牲,反正出了什么事情只要肯花钱花大钱都能平下来压下去。没想到贷款涉黑牵连太深通了天捂不住压不下了。

  事情的起因是,市里有个叫大张的,个头自然高大,人长得挺面善,心眼却黑,手下笼络起一帮从监狱出来的劳教过的,没有什么前科也是社会上闲散人员。大张常对跟着他的那些人讲,我们这样的人社会上瞧不起,我们就要抱成团做出点像样的事情,将来风光了看他们还瞧不瞧得起。手下人家里遇到什么困难,他也非常慷慨,维护了一些铁杆弟兄。他用了银行的钱信贷员去催要,他把手一挥,上,手下一拥而上把银行人的打得头破血流,让你们要,我贷的时候就压根没想还,你们再要我就敢要你的命,银行有管事的一看这架势怕自己和家人遭到黑手自己的手先怯了,也只好暂时放一放。这个大张什么生意都敢做,只要来钱来大钱来得快,他就敢动心敢下黑手,许多项目他一做还真就能做成。

  说起这个大张,出身贫寒,父亲早亡,孤儿寡母过着寒酸的日子,小时没钱买鞋只好用牛粪把脚糊上当鞋,自幼最痛恨那些瞧不起穷人的人。他最初只是一个砖瓦工,后来搞拆迁,市里到处都是刺头、钉子户,规划设计好了开发项目资金也已经到位,一启动就受阻犯卡,说服不好使,动用警力也不好动硬往往还是不了了之。这大张可不信邪,敢拢硬活敢碰硬钉子,他带的拆迁队去拆迁难度最大的地段把住户们召集到一起,拿起刀就把自己的小指剁了下来,然后说,谁要能照着做一遍,就可以不搬。住户哪看到过这个阵仗啊,立即风卷残云地走人,人都明白,能自残骨肉再残别人如同儿戏,这一下声名就起来了,他专门帮助政府拔钉子户,拔钉子拔顺手了事业也就发展起来了,后台也硬了。大张有他自己的理论,他与那些市政官员们闲唠,我看着那些拆迁户懒着不走就来气,那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