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仕途顺利(1/2)

加入书签

  吴为继续着他的双为路线,不过双为的内容发生了新的调整。虽然继续走着学术之道,有些好心的同事朋友也提示他要继续发挥和保持住自己的科研优势,但学术上一般限于应急性、实用性强的项目,致力于站在银行改革发展的前沿,一事一讲,缺乏系统性,可以经常在学校内部举办讲座或者应约到行里讲课。由于提升到副校长岗位,仕途之道不得不为,应酬事务成为需要经常面对的任务,但他注意把自己的优势转化为学校的优势,激励和整合学校的科研资源,形成优势力量。

  行内根据商业化改革的要求集中精力抓经营,总行明令撤销各级行所办的刊物,吴为看到了新的发展机遇,争取把学报由内部刊物提升为公开发行的刊物,作为学校发展新的支点,也可以搭建成行校结合的新纽带、新平台。根据有关部门文件,隶属于副省部级部门院校的学报才有资格申请公开的期刊号,他明知无望也积极争取,他们通过和省里有关部门的多次接触后,有人特意给吴为打电话告知,有关部门的领导是本省吴县人。吴为便找了那时还没有离开学校的何田,让他去吴县一趟,利用那里银行界的关系挖地三尺想法找到铁关系。何田去的第二天就打回电话非常高兴地告知,通过当地r行的行长找到了和那位领导曾经一起下乡滚过一个被窝的铁哥们,行里今天晚上请这个人吃饭让你也来参加。

  吴为便约上郝汉赶去参加聚会,那位朋友在酒桌上表态,不管前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义无返顾地坚决把它拿下来!

  吴为听了非常高兴,约定由郝汉、何田陪着他去做工作。吴为等人回到学校马上向朴校长做了汇报,朴校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同意前往。事情果然办成功了,拿回批件,剩下的问题就是张罗办刊的费用,征订期刊。

  吴为和周开、郝汉到了省行与勇智商量,把一起商量的意见归纳整理出几条写到一张纸上,又与周开一起去见行长。在路上吴为对周开说,还是先见见主管学校的罗行长。于是,二人先去见了罗行长,罗一听来意,又看了看吴为写的那几条,说同意。

  吴为说,还请行长在上面签个字。罗行长便在上面签了同意。

  二人这才来到邹行长办公室,说明来意。

  邹行长说,去找你们主管行长。

  吴为说,我们已经找过了,他同意。

  邹行长说,他同意你们办就是了,用不着找我。

  吴为说,涉及办刊费用。

  邹行长说,省行刊物都撤销了,省行不管你们办刊费用。你们自己能办就办,办不了就不办。

  吴为马上道,如果学校自己办,刊物就失去了省行科研阵地平台的作用,这个刊物就象个孩子,放在学校院里养还是放到行里养效果大不一样。

  邹行长一听,干脆道,你们办吧,省行给你们兜葫芦头。

  吴为又把那张纸递给行长道,请行长签字。他接过去浏览一下,也签上同意。

  吴为等人回校后特意把行长签字同意的批件交给档案员存档,又向朴校长汇报,他还有些不相信,吴为便又去档案员那里把行长批件拿给他看,他看了后道,那就办吧。周开回校后把吴为关于刊物院里养行里养的话传出去,一时成为笑谈。

  吴为与周开、郝汉马上商量以省行名义召开订刊会,请省行罗行长参加,各二级分行主管行长参加,经过几番跑动事情总算定下来了,会议通知也已经下发,按照事先商定由勇智负责联系省行罗行长参加会议,勇智来电话说罗行长去下边搞调研一时脱离不开,不能参加会议,主管的黎杰副行长也赶到某市按照高层指令紧急发放安定团结贷款去了,还是让吴为直接联系。

  吴为便给罗行长打电话说会议的事情,他为难道,我在这里正忙,再说离你们那里又太远,我就不参加了。

  吴为一听着急道,现在米已经下锅了,就差你来开锅这一举了。罗行长一听似乎被这样的话打动了,便爽快答应了。

  在会上,罗行长讲了一番话,现在省行刊物撤销后缺少了一个传递声音的重要阵地载体,显得无声无息,舆论阵地很重要,抓经营不是不需要理论指导,是更加需要对实践有指导意义的理论,现在我们感到知识滞后,理论脱离实际,学校通过积极努力争取了公开发行的刊号,可喜可贺,要承担起省行舆论阵地的使命,加强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不断提出新的课题,要调动广大员工的参与意识,用先进的理论知识武装全行广大干部群众的头脑。

  罗行长又特别要求道,各行要对这个刊物有足够的认识,不要以为这是学校的事情,这是省行的刊物,要重视和加强宣传,刊物具体由学校承办,学校在办刊过程中不以盈利为目的,要树立面向行内面向基层服务第一、质量第一、信誉第一的意识,不搞交易,克服随意性,各个行要积极征订。

  勇智接着说道,期刊这件事学校跑了好几年,看着不行了不可能了又嵌开点缝带来点希望,现在终于办下来了,真是不容易。

  省行办公室文博主任很动情地说,学校的吴校长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把大家看上去都不可能的事情终于办成了,功不可没。省行领导对这个刊物很重视,邹行长表态支持,罗行长又亲自到会,现在行内的确面临着许多新的困难和压力,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需要理论指导,希望学校办刊要贴近省行实际,不求名人效应,质量第一,抓优质稿件,依靠行内努力办出特色,各行应该积极支持。

  经过省行几位这样一讲,会议气氛渐渐活跃起来,尽管有些行曾经以经费紧张为由拒绝征订,但经过省行要求也不好再坚持,也在会上提出了希望,说现在的经营状况一年不如一年,经营效益和资产质量不见好转,利用这个刊物应该加强对实际问题的研究,经常能够刊登一些有分量的研究报告,我们回去后加强宣传,积极支持,建议在启动期省行多投入,发行时优质低价,二级分行少投入,逐步以质量开辟市场。

  吴为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请各行会后把征订数报给学校。散会后,勇智对吴为说,我在省行听说,你们朴校长同邹行长谈过办刊费用问题,被行长一口拒绝了,你去了行长就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吴为听了一笑了之。

  订刊会结束,周开同罗行长说了学校情况,现在教职工人心惶惶,担心学校被撤销,问他能不能召开大会讲一讲,稳定一下教职工的思想情绪。罗行长也感觉为难,说讲讲可以,但如何讲要与邹行长沟通,他与邹行长沟通后同意召开大会讲一讲,吴为便告诉办公室主任殷媛通知开会。

  在大会上,罗行长先是肯定了学校在过去为培养人才方面所做出的贡献,代表省行表示感谢。然后讲道,现在要讲稳定,省行很重视学校建设和新形势下的发展,邹行长特别重视学校工作,在省行开会也提出过亏哪里也不能亏了学校。听了罗行长这番话,全场响起热烈掌声。

  罗行长接着讲道,因为邹行长的重视,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开会的高标准综合楼就是两年前建成投产的,省行会支持学校在新的形势下创造条件有所发展。当然,现在学校发展面临着新的困难压力,很多职工不适应新的需要,学校要由学历教育向岗位培训转变,要结合实际需要提高工作水平。省行会一如既往的关心支持学校建设。全场又想起热烈掌声。

  此时坐在台上的朴校长眼睛里闪耀着泪花,全场的气氛也很受感染。

  罗行长却话锋一转,说道,现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在改革调整,大家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学校是知识分子和人才集中的地方,与行内不一样,希望大家安心工作,加强学习,为学校在新的形势下实现新发展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大会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吴为听到身边有人议论,到时调整你去找他,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本来压抑的气氛却一时热烈起来,浅薄的人听不出门道,边向外走边兴高采烈地议论着说笑着,深沉些的似乎感到更加忧虑,人家讲的都是一般性的东西,而且后面话锋里似乎透露着玄机,全国到处都在改革调整,学校明摆着完成了学历教育的历史使命要以岗位培训为主业,这么大个摊子这么多人,明摆着要面临调整,心里想,那些人眼光怎么那样短浅,被人家几句话一说就不知所以了。

  根据事先约定,刊号办下来把何田也调到研究所,几个人投入到约稿、征订期刊、印刷等项工作中。创刊号的校样已经到了吴为手里做最后的审定,却突然接到省行暂停的通知。原来是一家行属兄弟院校公开发行的期刊出了大问题,在当年第1期发表的b大一位教授写的文章中,公开指名道姓地指责金融改革九大失败,被有关部门发现严令撤销期刊并追缴当期已发出的全部刊物。吴为接到通知后,回想起月初从对方寄来的刊物中曾经看到过这篇文章,当时还想怎么会刊登出这样的文章,现在也只好把凝聚着自己心血的创刊号校样绝版珍藏起来了。

  办刊物的路子走不通,吴为又谋求行校联合的路子,分别与市行、省行、重点培训班学员联合组织研讨会,为学校部分老师找活干,参与编辑省行一年一度的论文集和评奖活动,组织课题攻关。吴为有机会与省行罗行长一起参加境外培训,吃住在一起,根据行长讲述的亲身经历,写了一篇试论银行与政府一致性的论文,以两个人的名义寄给李雄在金融报上发表。李雄见到文章后说道,这篇文章比较来说,是你这几年发表的文章中最硬的,从经济与政治结合的角度对银行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作了深刻透彻的剖析,是一篇文理兼优的好文章,应该能够帮助银行界和政界实现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有效沟通。

  吴为约李雄来校顺便游览嫩水市风光,贺飞参与接待,正好又赶上省行召开年会,吴为便带着李雄顺便参加了省行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