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功高震主抢班夺权(1/2)

加入书签

  话说吴为的干法,扭转了学校的被动局面,出现了重大转机,却渐渐地引来了功高震主、抢班夺权的非议。

  郝汉早就对吴为说,学校开大会,朴校长表扬你主管的工作有了新的起色,原来分管的领导脸色就不好看,他们不能把朴校长怎样,却会给你设一些障碍。果然,针对性强的议论渐渐出来了,先是干训处的巧姐对吴为说,听到办公室方面说办班的客饭标准太高、花费太多。

  吴为说,别听他们的议论,他们没什么事情还经常自己找几个内部人在那里吃吃喝喝,给学校带来什么效益了,我们又没有吃到狗肚子去,都吃到行里人的肚子里去了,钱本来就是行里人挣的,吃回去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过去培训班次那么少招待费未必少花多少,都吃谁的肚子里去了?

  后来朴校长也直接找吴为,说客饭花的太多了,这样吃喝也挣不到什么钱,要求以后客人来时吃一顿走时再吃一顿,平时就与学员在一起,不要再到外面饭店去吃了。

  吴为说,这样恐怕不妥,我们现在工作重心向岗位培训转变,不能象过去搞学历教育那样,坐等上级行下计划,培训班在哪里都可以办,我们必须走出去请进来,培训班来了要象对待客人那样对待。我们要去行里,人家对待我们也只是来去安排平时不管,我们也不会高兴,我们这里又没有什么优势,一次慢待人家就没有下次了。再说了,来了培训班我们的确是天天吃喝,但人家是几年才来一次两次?

  朴校长听了点点头,默认了。

  再后来负责客饭的办公室主任殷媛直接给吴为打电话道,这个月的客饭花的太多了。

  吴为说,我让财务对食堂直接结账就是了,不用你们管。然后便告诉负责财务的良子,干训方面的招待费由学校直接划款。

  吴为通过亲身经历这些事情,才明白经济学讲的公有制,在实际运行中却变形走样了,有些人拿公家钱当做自己家的钱,自己花用方便,别人花用一点就会心疼,岂不成了名义上的公有制事实上的私益制,是个别人少数人在那里受惠。这并不是哪些个人的行为问题。

  吴为感到,自己主观上不树敌客观上也尽可能避免给谁造成伤害,可在具体的工作环境中,却不经意间惹着谁碰着谁,他又不是那种甘于平庸无所事事的人,为了在干事的过程中尽可能少伤害人,事事倍加在意小心,非常注意人际关系之间的微妙平衡。因为这一点,凡是他经手策划的事情,都很注意把朴校长和其他几位副校长挂到合适位置,尽管这样还是听到议论,朴校长很讨厌他这种做法,他也意识到自己是操了不应该操的心。

  朴校长尽管对吴为的有些做法不满意,但总体上对他还是有偏爱。

  朴校长有一次问吴为对新的分工感觉怎样,吴为回答说运行非常顺利。

  朴校长感慨地说,不把后勤同干训捆到一起管绝对是毛病,干起来到处有人牵制你。

  吴为感到幸亏朴校长的明智决断,才使自己能够排除干扰阻力。吴为意识到阻力也想办法弱化转化消解这些阻力因素,他认为因为干工作伤人是不值得的,干什么事情如果会伤害到什么人,那么还不如干脆不干了,他会想办法找到不伤人的干事方法,实在避之不及也会想法事后消解化解。吴为继续着他的思索,难怪上边三令五申地要取缔小金库,可取缔小金库后又如何防止阻止私设小金库的那种做法向大金库的蔓延渗透?

  吴为对公有制私益性这类问题的思考,没有停留在对行为人主观意图的追问上,马克思都说过资本家那样狂热甚至不惜冒绞首的危险去赚钱是经济关系人格化的表现,他处于那种关系之中就要做出那样的行为,而且马克思非常开明的认为,对于资本的剥削,他并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