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拉开阵痛期序幕(1/2)

加入书签

  新的一年春天,在学校召开a行教育工作会议。会议安排大家讨论时,自由发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议论了一天,话题就是一个,描述各地裁员一片痛苦的景象。

  吴为面对大家的倾诉,感到自己说出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陷入一语难发也只好一言不发的窘境。先是感到自己知识贬值,现在面对社会痛苦则痛感自己学养的苍白和贫乏。他意识到改革的负效应已经进入全面释放期。

  经过一番思考,吴为在省行组织的研讨会上发言道,前边发言的行长讲了读书体会,我最近也读了一本书,是德国人写的战争论,感到这本书对人的心理描写让国内的心理学家应该感到汗颜,其中有句非常精彩的话,坚强是果断和智慧的合金。人的心理素质也如同万吨水压机象揉面团锻造钢锭增加材质的柔韧性一样,人经过社会结构调整形成重压的过程,也应该形成崭新的精神资质,浓缩成精神硬核,才能增强应对能力。现在改革多年累积的负面效应已经进入全面释放的阶段,各级各类岗位人员面对的压力空前加大,当行长当处长当校长的,能当几天自己说了不算,这时坚持住就是胜利,挺住就是胜利,只要你坚持住了,在你的周围就会不断出现掉队人落伍者牺牲品。

  在座主持会议的邹行长一言不发,下午有事没参加会议。下午会议快结束时,参会人员接到通知,邹行长参加省里会议要赶回来做会议总结。

  邹行长赶回来在总结时特别提到,吴校长上午发言时讲的压力,大家也都结合自己所在岗位的实际认真想一想,我能当几天行长自己也说了不算,我们都要思考如何应对当前面对的形势。过去我们对下边是哄蒙劝外加骗,现在看继续这样做下去,不行了,纸里包不住火,要给员工们交实底,要跟大家讲清楚,要做好大家尤其是那些受到调整冲击单位职工的思想工作。过去几年,是国有企业大规模破产减员,不破不立,新的体制新的机制就建立不起来,我们行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稳定企业稳定社会,按照国家和各级政府政策的要求,发放了大量的安定团结贷款,现在我们自身包袱重、结构调整难,轮到我们自己开始进入艰难痛苦的调整期了,大家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积极探索妥善的过渡办法。

  吴为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这种调整,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通过多年研究,他已经养成了很强的自我调适能力,即使一切从头再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坚信自己会在没有希望的地方会干出希望。他不会怨天尤人,可是他所在的学校群体能够以他这样的心态去应对么,现在要经历一番全新的考验。

  a行的运行状态果然如吴为所预料的,贷款率高、减员压力大、运行不稳、业绩滑坡甚至出现负增长,员工普遍无心工作。总行很快对省行班子做出了重大调整,邹行长提前退出岗位,黎杰由副行长接替主持工作。邹行长在告别会上讲道,政府有病让我们银行吃药,是政府因素造成了我们银行的困境,流露出强烈的不满情绪。

  革命革别人的命给自己带来好运是兴奋的,幸福的,是充满希望的;现在改革改到自己头上自家人头上,却是痛苦的,是难以忍受的。

  在80年代初期,人们对待改革都充满了希望,普遍的心理预期是,以为只要改革就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收入提高职务提高自由增加皆大欢喜,对待改革总是积极的热心的充满了期待,相信会使自己获得什么,慢慢地却发现,改革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会使人们失去一些东西,失去的并不会得到补偿,失去了就是永远地失去。现在人们对即将到来的调整虽然形成了的心理预期,却还是心存侥幸。

  在充满焦虑的等待中,学校终于传来工作组要来的消息。对学校班子原定的调整计划暂停执行。大家都意识到,人都在那里闲着,早晚是事。略有信息传来,便引发一场波动,人心惶惶,学校不时要开会特意辟谣,说上边从来没有研究过,要求原话向全体传达,一时稳住。但事儿在那摆着,心总归有些发毛,一有风吹草动,便闹得沸沸扬扬的。调整也会给一些人带来财运,有搂钱方便的开始动了心思,管物的倒腾点东西,有门路的把自己安排出去,啥也捞不着的打打麻将,发发怨气。工作没心思干了,败象越来越明显。工作组要进入,究竟怎么个变法,大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猜测着。

  七月初,由省行新任主管行长成铁和教育处长、人事处长组成的工作组进驻学校,原来的省行罗行长到新组建的机构赴任。学校由漫长的等待期终于进入了重大的调整期,调整后的结局会怎样,谁也没有谱。

  朴校长面临的压力最大,又没有这个经历,关键是人员如何处理。工作组先同学校班子交换意见。

  会上,成铁行长先讲了省行方案的要点,调整期人员冻结,几个校长一个不动,总行确定的留人指标,如何留人可以在具备条件的人员中采取大家投票加考试的办法,允许买断工龄实行一次性补偿,提出调转申请的学校提供手续,后勤到年底剥离。

  成铁稍稍停顿了一下,观察参加会议的人员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反应。他又接着道,为了减轻调整后学校的负担,多余人员就地分流由市行安置连同离退休人员全部划归市行管理。

  调整的关键是多余人员的去向,这个问题一提出来,会场气氛忽然变得格外的肃静,根据总行确定的留人指标,学校的现实是多余出来的人员太多了,虽然大家过去就有预期,真正成为现实还是感觉形势非常严峻。成铁似乎感觉到了大家的心情,又特别说道,我们来之前先同市行打了招呼,市行专门开了党委会研究后表态,学校来多少人接多少人。成铁又很有感慨地说,听市行张勇行长说,他还是你们学校的学生,特别表态要为母校分忧解难,这样就好办多了。

  朴校长等工作组成员说完了,他开口就说,符合条件的都内退吧,内退后连同离退休人员还是由学校管。其他班子成员听了感到非常惊讶,既然上级已经决定全部就地分流,干吗另起炉灶大包大揽?下边有意见闹事就说省行决定的,市行那边态度又很积极,多余人员分流到市行一分散安置还比较容易消化,又给年轻素质较好的留条出路,不由得为朴校长捏了一把汗,感到此步太惊险了。转念又想,现在行里也在裁员,学校的人去市行不懂专业干不了什么像样的事情,都被分流到基层行,赶上行里再裁员一投票,即使去了也难逃脱下岗的命运,怎么看都没有什么好出路。

  成铁听了朴校长的意见,考虑了一下,又问道,够条件的就地内退怎么样?

  人事处长说,裁员有两条线,一条是按照内退掌握,年龄男52岁女45岁;另一条是按照撤并行对待,工龄男25年女20年。不够退养的留不下来的可以分流到市行安置。还有一部分工人,朴校长说,等年底后勤剥离时再定。

  在讨论时,吴为提出个问题,考虑未来学校的师资,是不是对那些骨干教师给予特殊考虑。

  有人提出异议,那不等于点名留人,留谁不留谁操作起来更会引起麻烦。

  后来商定,留人按照行政人员和教师一半对一半,考试、民主投票留人。调整的大局就这样定下来了。

  吴为感到朴校长迈出的惊险一步应该提醒一下,对工作组中的教育处长说了,他也感到有问题。会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