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戏剧化的转变(1/2)

加入书签

  内退的事情即将见分晓,随着签合同的日期日益临近,矛盾不但看不到有缓解的迹象,而且在积累和加深着。

  学校这边也在紧急商量对策,吴为本来是个勤于动脑筋的人,善于出谋划策,写了那么多文章,又向地方党政提出过那么多有分量的建议,在地方是个风云人物,自家单位出了大问题,扪心自问,总得有点责任感,再说看着朴校长的难处痛苦也想帮助他分忧。吴为与贺飞、关景涛还为他张罗聚会,叫减压工程,力图说服他采取一些措施挽救困局,主要是利用单位的积蓄给予适当补偿,在确定补偿标准时应该根据职务、职称体现一定差别,这样做体现了对他们过去工作和个人成就的肯定。正在二人商量并开始同其他班子成员打招呼时,内退人员集合上来要求对话。

  郝汉先打头炮,慷慨激昂地说道,平时大家都好,我们也感谢你们过去对我们的帮助提携,但你们也是靠我们大家的支持拥护才坐上那个官位的,我们指望你们遇到困难时能够领着我们一起干,克服困难。但现在的情况变了,我们感觉不是那回事了,好像受到蒙骗了,通过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看,你们是把我们当做包袱甩掉为快,好去享清福,你们裁员任务完成了,我们却遭了殃。

  朴校长唉了一声,接过话头道,我们能有什么好办法?上边这么规定了,你还能把上边的规定改了,别这样搞了,全国不都在这样搞。

  郝汉冷笑道,上边的规定不是改不得,就看你有没有心去争取,你们去主动给我们争取了吗,看你们自己要提拔了才会去争取吧,如果你们自己也在裁减之列你们就会争取去了。有个县支行,上边宣布挂黄牌一年后撤销,那个行长为了一百多个职工免遭下岗的命运,与省行领导慷慨激昂地立下军令状,要求给他宽限一年时间改变面貌,如果失败甘愿辞职走人。还真打动了行长,专门开会给他的行宽限一年,人家回到自己行里后做了动员群情振奋,果然没到一年就见到了奇效,员工岗位、收入、福利待遇都保住了,更主要的是避免了支行被撤销一百多个员工下岗失业的命运,行长还成了先进,交流经验的材料就是我帮助写的,我了解了人家的事迹也非常感动。碰到咱们这个单位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与人家遇到的困难大同小异,怎么就没看到有人站出来,你们的级别比人家高出那么多,怎么连人家半点骨气精神都没有,只要你们站出来为我们争一争,就是争取不成,我们看着也痛快心服,哪还会来给你们找这个麻烦。平时你们那福享的,大房子住着,小轿车坐着,酒桌不落地喝着,赶上自己职工有大灾大难了,都像个三孙子式的,瘪茄子了。

  郝汉的这番话,竟然使在场的那些内退人员鼓起掌来,大家感到出了口恶气,场面好不尴尬。就连非常美丽、性情温和的菲子也面带冷色的站起来质问道,我看你们这些天连一句同情我们的话都没有说,你们还同情我们吗?我看电视知道有一家企业,因为一位老人住院喝了他们企业生产的饮料致死,死者家属打官司把企业告上法庭,造成这家企业产品在全国范围内零销售,以前的订货也纷纷退货,被迫裁员,员工由五十万一下子减到2万,却没有造成一例上访事件,人家非常注意做好善后处理,一位副总坐在办公室里耐心接待员工做说服工作,接待来访员工谈话超过一个小时的达到89人。你知道我们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心里没处放的感受,躺着不是坐着也不是,真有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可你们谁来安慰过我们?看你们,有耐心听我们倾诉吗?你们一见到我们,脸色难看,恨不得早早把我们打发了,你们这样对待我们,没有感到问心有愧吗?你们还有良心吗?我看你们的良心被狗叼走了!

  菲子气得脸煞白,一口气痛诉下来,仿佛才解了气。还没等她坐下,*律的英萍也站起来道,你们这样做合法吗?我研究了劳动法和上级的文件精神,要求是员工自愿,你们问过我们吗?

  平时看着别人有好事心发痒的潘陛,在学校做着打零杂的工作,却不甘心自己被别人无足轻重地对待,过去想进步表现的很积极,刚开始发奖金那个年代每次也就是发三、五块钱,大家都照领不误,他却在那里唱高调,以示高风亮节道,谁要你的资产阶级臭钱,工作积极性靠的是主人翁觉悟,怎么能靠金钱?但看着大家都心地坦然地签字领取,心机一转唯恐吃亏,脸不变色的签字照领。后来凡是遇到评先进、调工资、发奖金、分福利用品,总是与别人攀比,不时惹起事端,经常给领导制造麻烦,平时却又喜欢打听领导行踪,看到领导们开会,便好奇地问,领导又开会研究什么了?潘陛本来不够内退年龄,却因为当年为了早上班改了户口虚长两岁,现在刚好进了内退年龄段,他又不甘心自吞苦药,想化解又无路可循,政策界限明确一时又找不到攀比的对象,这时也不知从哪个渠道得知其他同类学校的情况,问道,有的学校对内退人员的补偿标准非常高,你们校方也去人家那里走走学学,看人家怎么处理的。

  潘陛这样一说,使大家的矛头转向校方的少作为不作为上,等于充满火药味的现场忽然被点燃一般,内退人群中顿时七嘴八舌地热议起来,话语的针对性也越来越明显、火药味也越来越强烈,是啊,他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处理,怎么不去看看别人怎么操作的?人家为什么能做的那样好,我们凭什么就遭这个罪?哼,他们根本不考虑我们这些人,只图省事来个一刀切,把我们象切西瓜一样了事,他们自己落个享清福;他们这样做丧良心,生孩子都不长屁眼!他们不让我们好受,我们也要让他们难堪!

  场上的形势在恶化着,看起来还要继续发展下去。自从公布方案以来的几个月,校方只是一味的穷于应付,指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退人群的情绪会渐渐地趋于冷却淡化。其实,面对这样的问题校方早已经意识到陷入了荒谬的道德悖论之中,裁员自然是很残酷的,面临着道义上的压力,可是不裁员人浮于事,无事生非,长期低效运行,功能逐渐萎缩,最后被撤销,象对待撤并机构、破产企业那样对待,结局会更加可悲。可是,在这样的场合根本不能挑起这样的话题,又不能任其发展下去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这时,吴为已经与朴校长等人简单沟通了,朴校长说,让吴为对你们说说。吴为便站起来很动情地讲道,各位兄弟姐妹先冷静冷静。我们和大家一样,面对这样的形势,确实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有些考虑是不是欠妥当,现在还不好说,但是有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