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疗治时代伤痛(1/2)

加入书签

  吴为觉得,只要你出于着真心、爱心、善心,没有沟通不了的话,没有不能理解的事。

  对内退兄弟姐妹们的命运,他是充满了理解和同情,他在单位开会时讲道,如果没有那些人的内退,我们今天的工资就不会这样高,对他们来反映问题、提出要求,我们要认真接待,不管提出的要求我们能不能满足,要好言好语对待。人都有恶性的东西,一是不要让它发作;二是要发作也不要冲着我们来;三是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消解转化了。对于离退休内退的职工,我们要做到三个必须,春节必访、有病住院的必看、红白喜事闻讯必到。

  吴为的做法,也得到了内退兄弟姐妹们的理解。他们想串联写信集体上访,去找郝汉,郝汉扬言,有老吴在那里当校长,我不会参与这件事。他们另找人写信,又找吴为的一家子哥哥领着他们上访,本家哥哥说,这件事必须让吴为先看看,我不能整他。看了信又说,我看就这一条有价值,我要问问吴为是不是那回事。他给吴为打电话约吴为去,又把信给他看了,吴为告诉他这条写错了,他们是不知情,不是那回事。吴哥说,如果这条站不住,那就白跑。我跟他们说,他们听我的。他们意思让我带他们去,要不,他们连门都进不去。那次有个人以找同学名义进去的,进去后却直接找领导去了。我可不跟他们去瞎起哄。吴为很感慨地对叶枫说道,在那样的情绪下写出来的上访信,一句也没有刮连到我。叶枫道,你对他们也太够意思了。

  内退人群中经常领头的良子对吴为也说,我们研究怎么写的时候,我再三说,说谁也不能说你,这么些年,通过许多事我们看出来了,那时你也说了不算。

  吴为道,不能这么说,那时处理这样的问题,大家都没有经验,如果让我处理,可能比这要糟糕呢。

  良子感激道,现在你非常理解我们同情我们,该做的都做到了,该想的都想到了,该争取的都争取了,有些事不是你能做的,所以在信里关于你一句话也不能有。

  吴为道,我对你们也没有什么隐瞒的,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们要不信我的话,可以继续找,找来找去,还不就这个结果。我说你们别再想这个事情了,多少年了,争来争去的一点效果都没有,还容易把自己心情身体搞坏了。

  现在事情过去了,大家也都彼此想开些了,变得比较容易说话了,再找就方便些了。吴为对良子又说道,过去我们的工作是存在一些问题,发福利票有克扣的;退养金的基数没有按照文件精神及时调整执行;娱乐活动组织偏少;慰问不到位等等,这些确实属于我们工作的问题,我们该落实解决的必须落实;按照政策改兑现的兑现到位;该是你们的钱,一分也不能占,确保用到你们身上。你们也别找了,就是写封信,无非转回来,无影无息,你们去人派代表,连门都进不去,事情真要闹大了,公安局还介入,闹事的干脆抓起来。看着你们这些年这个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找来找去都是徒劳,自己生着气窝着火既伤心又伤情,改变不了什么却把自己身体搞坏了。你们自己也清楚,折腾几年了,改变什么了?我就是因为看明白了,这是实话实说。所以再三再四劝你们别找了,你们就是找劳动部门、法院起诉,也赢得不了人家同情,因为你们退养金比我们当地平均工资还高,没有道义基础,不干活还有这么多收入,别再自找苦吃了。你们有人还议论说我压制你们,态度好就是不作为,要有希望我早就去为你们争取了。这样吧,我替你们找一找,争取争取,说明情况理由,结果不管如何肯定给你们答复。

  吴为又反复同上级信访办主任沟通商量,研究有没有补偿的可能,几经反复,最后还是因为没法单独操作,只好等待政策松动、局面缓解时再做主张。

  良子听了吴为反馈的情况,很感动地道,能做的做到了,能争取的争取了,能说的也说了,我们也就知足了。都是兄弟姐妹的,过去是,现在依然是。

  吴为又道,今后见面脸别挂霜、嘴别发冷、心别生气,难道一辈子就只转悠这些事情,就转不出来了?走吧,我们一起去吃点饭喝点酒怎么样?

  良子道,那天怎么没有安排,我们以为你的心也变黑了,连个同情的话也没有。

  吴为笑道,看你们那个样,吃饭喝酒还不噎着,不犯病?也不是光你们遇到不顺心事。天下不如意事多了,不管什么人都会遇到。你们不知,那年到学校的工作组组长成行长,也就是在大会上讲不要说哭出泪来就是哭出血来也没治的人,后来他自己也遇到了点麻烦,他后来有了升迁机会,任职文件都下来了,大会也宣布了,没想到前任找上边人硬是把文件废了,继续留任,结果他挂在省行硬是闲了半年,后来安排到别省任了两年,等那位前任正式退休才回来,干了也不过一年多,就退了。他的前任,你道他托了个什么人?下边单位的一个司机,司机的姨父在上头,他答应那位司机多少件事,这样找上去才成了,听说答应那位司机的事情有办成也有没办成的,事情就是这样,人生有那么几件如意事就不错了,哪有件件如意的,那不成了如来佛了。就是如来佛带了那么多亲传弟子,也难保个个如心如意。人来到人世间,想如意也要准备不如意,这样你就容易想开了。

  吴为同叶枫议论道,结果信还是上去了。上去了也还是无声无息,现在转回来也不见有什么明确的东西。

  叶枫道,这封信,领导批的要专门研究那句话,都不能让他们看见。

  吴为道,其实,看见也没有啥。我已经和人力资源部、信访办专门沟通过多少次了,好解释。他们提出的三条,一是重新回来上班;二是要提高收入,三是过早内退的损失要补偿。按照当时规定,想上班的下岗三年才能有资格通过考试重新上岗安排工作,还必须考试过关。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上岗,没有政策也没有程序支持。提高收入,现在已经有逐年提高的程序,下边说了不算,再说,反映的多了,上边该做的会做的。

  吴为想,现在的人普遍不满意,靠金钱能不能满足?其实,单纯靠金钱是很难满足的。对于很多人来说,钱比过去多多了,精神依然陷入痛苦之中,金钱并不是唯一的良药。如果心术不正,钱多了还想更多,张着如同血盆般的大口,依靠挤牙膏式的方式如何满足?人们存在的种种思想行为,在扩大和加深着痛苦,已经由痛苦繁衍滋生出仇恨,又在进一步发展转变成制造新的痛苦之源。

  吴为与叶枫闲聊,说起苦难已经够多,不要再去人为加深加重苦难。

  叶枫道,咳,还说那些,你没有听说,两个内退的女职工,她们俩本来非常要好,经常是形影不离,应该互相体谅,却偏偏弄出事来了。

  原来是霍杰替平英代领了一笔钱,给了对方后又留了收条。这都是好几年的事情了,偏偏平英就忘了,突然向代领的霍杰要收条,霍杰又因为中间搬了一次家偏偏忘记放哪了,平英就不依不饶地索要起来,又逼道再拿不出来就要起诉,霍杰着急上火却又苦于找不到收条。

  平英就来找吴为,说道,单位也有责任,为什么没有经过我本人的委托就让别人代领我的钱?

  吴为道,一个单位的人这个人替那个人代领的事情经常发生,也没有出现什么误差纠纷,怎么到你这里就出了问题?再说,替你代领的霍杰也不是那种小人,会把你的钱密下。你再仔细想想。

  平英从拎的包里拿出个小本子,说道,我的流水账上记得很详细,就是没有这笔钱。

  正说着这件事,霍杰就给吴为打来电话说,我找到她给我的收条了,我得起诉她,她那么埋汰我,把我都快整成精神病了。

  吴为一听,说道,太好了,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她打车很快就到了,一进门却看见平英也坐在沙发上,脸色立即变了,责问起吴为,她在这你为什么还让我来?那几天把我逼的,差点逼出精神病,翻箱倒柜,翻遍了就是找不着,谢天谢地终于找着了,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凭啥告诉她欠条找到了,欠条我就想上法再拿出来。

  吴为劝解道,我们这些内退的兄弟姐妹已经够痛苦了,不要再手足相残,增添痛苦了,我不知也就算了,知道不能装不知,所以让你们俩个来当面对质交接欠条,不要再纠缠此事。你们两个过去形同姐妹,相处非常好,经常在一起唠叨,要不怎么会代领?

  又对平英说道,这次出现这个问题,责任完全在你自己,条子是你自己的笔迹,你现在就向霍杰道歉。你当时想啥了,一点退路都不考虑,哪有你那么逼人的?

  吴为看平英还在犹疑的样子,又进一步说道,你要真诚地向人家道歉。

  霍杰听了顿时又火了,道什么歉,我不接受她的道歉,我要起诉她。

  平英忙给她跪下了,说道,的确是我的错,我这给霍姐道歉了

  吴为对霍杰道,人家都给你跪下了,你也应该消气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再说了,上跪天下跪地三跪父母,再无可跪之事,她能给下跪可见她的愧意之诚。又说道,你们都是下岗职工,经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互相体谅体谅吧。

  听他这番说,霍杰才显得有些平和了。

  吴为便领着平英去了财务室,对财务人员说,把代领的那个签字单据找出来,让她自己补签一下,以后记住这个教训,不能允许代领。她们先后走了。有人说吴为,象这类闲事管它干什么。吴为道,我不知道罢了,知道了还装不知让她们互相纠缠起来,太无聊了,这种事能看热闹么?

  吴为又对叶枫等人特别嘱咐道,老干部问题,我跟你们说两点,现在工作不好做,难做。一是单位办社会体制,从我们这茬人开始解体,人们心理承受不了,很多事情还来找你,你办不了、办不成,就对你不满;二是收入就是在我们这代人拉开差距了,同事多少年了,在一起干一样工作,能力水平都差不多,但就因为退休内退或其他原因离开了单位,收入就拉开了很大差距,人家就是不满,有想法,也是正常的,工作起来又没有多少资源可以利用,因为体制不允许你去做了。根据省政府文件,一般的退休人员每人一年的活动费才200元,你想,200元,说明退休了与单位的关系还有多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