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乐商(1/2)

加入书签

  吴为面对内退的兄弟姐妹们心无处放的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楚倾诉,使他痛感自己的渺小和无奈。世上也难于找到那种一语定乾坤的效力之语,可以引导人们找到心安的场所。

  吴为象穿越莽莽的丛林,又像抽丝剥茧一般,使他渐渐透过重重迷雾。他想,面对人们的痛苦,也应该有使人幸福欢乐的智慧,他把这样的智慧称作乐商。不久,吴为开始把自己写出的一些东西提交到一些网上平台发表,黄城d出版社的欧先生在网上看到吴为的文字,便通过电子邮件发来一封信,说他的文字功夫很好,可以给他提供某家公司造假的一些文字资料写成书然后由出版社出版发行。

  吴为见信后恰好赶上郝汉去找他闲唠,吴为便把来信让他看了,他说,你还需要用别人的东西?把你自己的东西拿出去就行了。

  郝汉说完,又笑道,你的自传都有人写了。

  吴为疑道,谁?

  郝汉道,我呀,谁有我对你了解。

  吴为也想何必加工别人的东西,便给欧先生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写出了一套有关乐商的东西,欧先生让他马上发过去。

  吴为特别加写了下面几段文字:

  在我们眼前曾经展现出一座座熟悉的各种殿堂,充满温馨、洋溢天伦之乐的家庭殿堂;令人心醉如痴的婚姻殿堂;充满理想而又紧张的校园殿堂;追求真理与神圣的科学殿堂;给人以心灵抚慰而又令人感到神秘的宗教殿堂;带给人们赏心悦目体验的艺术殿堂等等,都有人进行了研究和描述,但心灵中的欢乐殿堂还很少有人涉足。乐商向人们展示的是一座心灵的欢乐殿堂。

  这里所从事的是有关人类心灵世界、心灵活动的探险情。这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人类所从事的无限多样的活动中,人类自身完全能够培育和养成创造、赋予、感受乐趣的智慧和能力。

  一种被科学忽视的人类需求;一种在人的心灵世界中沉睡的智慧;一种长期受到人们曲解甚至嘲笑的心智表现;一种可以给人们带来全新幸福欢乐感受的新型智慧;一种对人类智慧领域进行全新透视的视角;一种有待开发的新型的心智能力;一种给人们带来欣赏视界全新变化的体验;一种有关人类智慧的新型研究品牌;一种继智商、情商、财商出现之后,代表人类智慧发展水平的一种新的结晶形式即乐商,适应时代的需要已经应运而生。

  乐商,将深刻地影响人们的生活观念。

  乐商,改变了人类心智能力进化的驱动力,由生存驱动向寻乐驱动转变。

  人类以往对幸福欢乐的追求,要么是象宗教那样的出世;要么是入世寻乐导致人性蜕变、;要么是经过入世艰难拼搏赢得乐趣,在乐中求进。本书追求的是第三种选择。乐商,架起了一座通往人类神秘心灵世界的桥梁。通过乐商研究,我体验到自己的内心世界获得了一种神奇的调适、平衡、超然的力量,这种力量有助于实现精神内在和谐的力量。这使我有理由把她展示给世人。

  欧先生看到发去的邮件后很快给吴为发来一封信,说他看了感到很有新意并同主编谈了,主编也感兴趣,决定修改后可以由出版社包装上市,同时提出修改建议,认为他的写法象政府工作报告和学术论

  文,这样的写法不会受到读者欢迎,人家可以自己去读报告和刊物上的论文。

  吴为通过与欧先生往来修改稿件,十几万字的书稿,经过反复多少次修改。对方修改后返还给吴为,加写了提要改写了后记,尤其文中修改经过清点达1880处,后来吴为又专门集中了一个礼拜天,从中午12点起一直修改到晚7点,主要是修改标点符号,共修改600处,后来电脑反应都迟钝了,点击键盘反应迟钝。他看到这个现象,感慨道,电脑还是不如人脑啊。

  吴为经过这一番改稿,有一种被套的很深、勒得很紧、喘不过气来、难以挣脱的感觉,是在自己下锅煮自己,经受了一番蒸煮式的煎熬,总算能够以轻松笔调写些感受,尤其是上网聊天,促进了写作风格的转型。上网你要用一个字或一个词组抓住吸引对方,然后才能吸引住对方同你聊下去,哪句话聊得不对心人家连招呼都不打就下网就跑了,这种崭新的文字交流方式使他感到特别新颖刺激,也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新的写作尝试,缺乏成熟理性的指导,还没有形成熟练的风格,特别是没有那种挥洒自如,反思自己的思想、行为有许多不通之处。

  吴为通过对阵痛问题的思考,达到了对自己心灵的净化洗刷,他通过自我反省积极思考,亲身体验改革阵痛,生成一种强烈的同情心,伴随而生责任感和使命感,使他萌发了应该告诉人们一些什么的想法,自觉承担社会结构调整和分化形成的思想重压,思考人生价值,化解人生痛苦,提升人生价值,为人们寻求精神上的出路,最终实现爱心道心的归一。他甚至不惜采用污浊的手段去实现纯洁的目的,他从内心憎恶的那些肮脏丑恶凶残的行为,这些行为也是人的行为,甚至就是他的上级同事朋友,他必须迎合甚至要为这些行为创造某种方便。这对他来说是痛苦的,用自己默默承受忍受的痛苦来实现对人的更大包容,包括包容人的肮脏污浊狭隘丑陋凶残,他为自己爱的竟然是充满了自私狭隘算计的人感到悲哀,也通过坚守自身的纯洁感到欣慰,运用教育乃至惩罚的方式实现净化洗刷,去努力实现职场的纯洁化从而使它更具人性化,这样做的结果会至少节制抑制那些职场毒素的蔓延,避免可能会引发新的调整伴生的更大痛苦。

  欧先生认为吴为写的乐商,思想好观念新,遗憾的是几经修改还是摆脱不了写法上显得刚硬、呆板的套路,使人感到紧张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让人读来感到疲劳,有一种累的感觉,如果转变成叙事的写法,至少能使人读下去。

  欧先生亲自动笔改写了一段话发过来:

  乐商这个名词,也许大家听到后都会感到新鲜吧?你感觉对这个话题有兴趣吗?其实这个问题对大家来说并不陌生。很早的时候我们就读过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也许你还曾经觉得阿q的精神胜利法是如此的可悲,可笑吧?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是一种乐商。虽然精神胜利法的外在表现形式令人不敢恭维,但它确实就包含了乐商的合理内涵。令人拍案叫绝的是从来没有人提出过乐商概念,但它的内容已经存在于人所熟知的精神胜利法之中。鲁迅笔下的阿q,生活落魄,那无奈、无状、无赖的形象,也许在今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可怜的混混,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也表现出强烈的对欢乐生活的追求和渴望:肚子饿了就去偷萝卜;饱暖思,他也想跟女人“困觉”并付诸行动;虽然对革命一无所知,但也想通过革命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但是最后这种追求却陷入四面碰壁而不得的境地。尽管如此,他依靠精神胜利法避免了自己毁灭自己的命运,没有去上吊跳河自杀。几代人对精神胜利法都是从自欺欺人的劣根性角度来评价的,可谁曾意识到并且明确提出过,精神胜利法就是使人欢乐的方法,能够让精

  神欢乐的方法难道不是智慧的产物?我们看到历史上那些伟大的科学发现发明,不都是发现发明者智慧的结晶,阿q有一种特殊的智慧才使他有一种惊人的调节自己心态的能力。

  吴为看到欧先生改写的这段文字,感觉很新颖活泼,可是通过自己通篇再一修改,还是摆脱不了原来的套路,依然有一种深陷巢臼之

  中难于自拔的那种苦恼。欧先生认为还有一定距离,仍是靠拼组、删削,建议放一放,整体没有什么显著改变。又过了几个月,吴为根据网上聊天经历虚构了聊天形式改写成q哥聊天,欧先生认为大部分虚构的聊天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干什么的,又太分散,通知他出版社决定不出了,并告慰他写的东西以后可以热起来。

  吴为开始致力于摆脱过去的写作套路,先后受到高人指点,又努力了一段时间,有一种摆脱过去套路的轻松感,便在书稿的后记中描述了这种感受。

  后记写什么?应该写真实的创作感受。

  终于能够以轻松的感觉来写这篇后记了。

  从面向市场的立意开始,从随笔式的散乱罗列的100多个“毛坯”到初步成稿,又几经修改,算是成型了。究竟自我感觉如何?不象站在讲台上,可以直接面对听众的反应,又不如一对一的信件交流,陌生的寒暄几句,熟悉的则可以进行有针对性的深入交流。乐商这个题目,我自己起个名堂,叫新式武器,既不象专业性的东西,有一个交流的圈子,又没有熟悉的大众语境。面向完全陌生的而且又很抽象的读者。现在的读者,无论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还是上班族、打工者,或是退休退岗下岗的闲人,更有专以书为审视研究对象的硕士、博士、院士,还有教授、专家、学者,在知识经济社会,这种新式的、非专业的读物,要想吸引他们的视线,现在叫眼线、眼球,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并不是自我解嘲。看一看、想一想,图书超市,图书展销的场面,几万册、几十万册甚至难以计数的书山中,让人家浏览一下,仅仅是浏览一下的机会,说得冠冕堂皇叫压力、考验,说得直白易懂,叫死得难看。粗制滥造肯定不行,精雕细琢未必就能通得过。于是都追求通俗化。这里有没有独立风格的一席之地?作者总是有专业的,他们的风格也势必体现在各自的作品中。这就是风格。我原以为乐商这个题意很宽,宽及整个社会,因为无论男女老幼,有文化没文化,自觉不自觉都在避免痛苦、追求欢乐。现在想来,这种想法未免天真、荒唐。难道研究古人的也把古人当作自己的读者、研究幼儿的把幼儿当作自己的读者?所以实际写出来的东西,达到宽意,就连小学生能看懂、没文化的人能听明白,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