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爱的感召(1/2)

加入书签

  宋柔对吴为再次表现出惊人的体贴与宽容。

  平时谈论起现象,宋柔开玩笑道,你也在外边找一个。

  吴为笑道,要找得你帮我找。

  宋柔笑道,好,我给你找个好的,不好的不能要。

  吴为说,找到了要经过你批准。

  宋柔说,好。

  吴为说,要找就还找象你这样漂亮的。

  谁知二人的笑谈竟然成真。有一段时间,吴为连续几天说陪客人没有回家住,本来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宋柔也就以为正常。吴为上下班也不用车,步行锻炼。偏巧这天宋柔感冒了,便和吴为打个招呼用他车接她上医院看看,等开车的小陈接了宋柔去医院的路上,宋柔很自然地问,这几天你们忙坏了吧?小陈挺奇怪道,不忙,也没有客人。

  宋柔一听,心里一切都明白了,却不动声色地去看病,医生说低烧吃点药就可以了,便正常开了药小陈把她送回家。晚上下班前,宋柔先赶到吴为学校大门不远处选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看看吴为的行踪。看到学校的职工下班陆续有说有笑地走出校门,那些常跟着吴为陪客人的领导同事也都正常下班了。又等了约半个小时,她才看到吴为穿戴整齐地走出大门,他向大门左右望了望,然后走到大街上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坐上去疾驶而去。宋柔也赶忙走到大街上往吴为去的方向截住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告诉司机跟住前边那辆车。宋柔跟着吴为乘的车行驶了十几分钟来到一个宾馆门口停了下来,便告诉司机停到宾馆对面,便故意磨蹭着拿钱,边注意吴为动向,只见吴为下了车向左右了看了看,然后走进宾馆。

  宋柔稍停了一会儿也下车走到对面的宾馆进了大厅,没有吴为的身影,宋柔便走到服务台打听是否有叫吴为的客人入住。小姐不假思索道,有,在208住。

  宋柔问道,对面的房间是不是空着?

  小姐回答,空着。

  宋柔说,给我开那个房间。宋柔就到了208对面的207房间。宋柔进了房间稍稍平静一下,然后便用手机给吴为打过去,等接听后便听他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啥事?宋柔一听有些发火,心想明知道自己病了连问都不问,接到自己的电话还有些不耐烦,便装着病怏怏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我刚才去医院了,现在烧的很厉害,头发晕。

  吴为一听,很着急地问,是不是需要上医院?

  宋柔说,你是不是还很忙?你要是忙,我就自己去好了。

  吴为忙说,我和客人打个招呼,马上赶回去,你等我。说完关了手机。这时宋柔走到门前通过猫眼盯住对面的208。不一会儿,208开了,吴为走出门来,后面跟着一个端庄丰美的女人,马上吸引住了宋柔的目光,还没等她看个仔细,只见吴为回身伸出双臂紧紧拥抱住对方,二人开着门也不看走廊里有没有人就热吻起来,宋柔眼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上不由气得一阵冲动,拉开门跑出去,可是,理智提醒她不能做那种傻事,她冲出去怎么做?上去撕打抓挠那女人?虽然那女人来自己男人却也怨不得人家,是自己男人上钩,自己不成了泼妇,吴为还会转而护着那女人自己岂不更难堪;上去揪扯自己男人,这件事本来对他就是见不得得人的事,自己一出去吵闹起来,自己男人就会把自己看成坏自己好事的坏女人,他不忠而自己盯自己男人的梢也是不仁之举,男人就会恼羞成怒,有可能把男人逼到绝路,一旦破罐子破摔后果不堪想象。这时她为自己有欠考虑的行为感到难堪,在这里看着他们亲热成了什么,出去也不是,看也不是,也就直起腰来。

  宋柔耳边仿佛响起单位男同事们不时议论的话题,这年头哪个男人没有,有说明男人有本事,外边没有女人的男人是窝囊的男人,男人在外边搞女人不能怨男人,只能说女人拢不住男人心,管不住自己男人。想到以前吴为出差每到一地都有给自己打电话通告行踪,单位同事还赞扬她有本事能管得住男人。自己也开玩笑让他找个好的,不想成了真。外边也有不少男人曾经对自己动心,自己心中却只装着他一个人,他也是知道的,可他自己却做下这种不忠的事,只能怨恨自己男人太对不起自己了,自己对这个家简直操碎了心。她在门里想着想着,门外听到了动静她又盯住猫眼,二人拥吻了足有十几分钟,仿佛是告别之吻,那女人先松开然后柔声细语地说了句,赶紧陪着人家去医院看看,明知人家病了还来我这里。看吴为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了那女人,吴为叹了口气依然不舍的神态,没办法,我赶回情况再同你联系。然后转身急忙离去。

  那女人就站在门口望着吴为离去的背影,被宋柔看了个正着,只见她身着粉红色衬衣,体态丰满,刚刚梳洗过的秀发,宋柔心想,女人是做了很充分的准备等吴为来了好亲热一番,结果被自己打断了。再细看那女人非常好看的眉眼,眼睛里水汪汪地透露着浓浓的情意,咋一看简直就像哪位美女影星,只是宋柔一时想不起名字来。宋柔看着这女人心里生出复杂的感觉,是嫉恨还是喜欢,厌烦还是欣赏,竟然一时忘了自己的来意,在那里端详起这女人来。正在那里看着想着,这女人不但长的好,看上去面善,应该也很贤惠,难怪能把吴为的心从自己身上移开。那女人已经转身回房间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宋柔的思绪也中断了,意识到需要马上去面对吴为。她也走出房间匆忙中没忘了结账然后赶紧往家赶。

  事发后一天,宋柔不吃不睡也不吵闹,只是静静地坐在上不时地擦着眼泪,吴为则一脸尴尬坐在那里,望着蓬头垢面、无精打采,仿佛瘦了一圈憔悴中的宋柔,想说什么又感觉说不出口,想安慰她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也默默地坐在那里,渐渐地心疼生出怜惜的意思,可是,还是感觉说不出口。

  小吴宋放学回家,宋柔便说,我得让孩子知道这件事。

  吴为忙拦道,别跟孩子说。

  说时已经迟了,宋柔把孩子喊了过来,哭诉道,你爸爸在外边找女人了。

  吴宋一时愣住了,很快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跑回自己的后屋哭起来,听到吴为和宋柔的争吵声,甚至还听到吴为说出离就离的话来,吴宋便哭叫着往外边走边说,这个家不能呆了。这才使两个人意识到孩子的存在,吴为忙拦住孩子,孩子便趴在上哭起来。两个人都沉默了。

  吴为养成的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会积极应对的心理准备这时很自然地发生作用,他想还是要先吃饭,就走进厨房做起饭菜,等做好了端到桌上,喊吃饭了。宋柔和孩子谁也不动。

  吴为便先去拽吴宋道,好孩子乖孩子懂事的孩子,要做让妈妈省心的孩子,你要不去吃你妈也不会吃,你吃了你妈就会吃了,忘了以前爸爸对你说的惹谁生气也不能惹谁生气了。

  吴宋哭泣着说,我妈不吃我也不吃。

  吴为说,你先去拉你妈过来。

  吴宋静了静然后去洗手间擦了擦脸又拿着毛巾走过去给妈妈擦擦脸,拉着宋柔的手心疼道,妈妈吃饭吧,你不是一天没有吃饭了?

  宋柔说,妈就看你的了。说完又抱着吴宋哭起来。

  吴宋道,妈妈别哭了,别把自己哭坏了。说完拽着妈妈的手道,妈妈去洗洗脸。宋柔跟着孩子站起来去了洗手间洗漱起来,然后跟着孩子坐到桌旁。经过吴为和孩子再三劝说,勉强拿起碗筷吃了几口,便放下说,我吃不进去,你们吃。

  勉强吃了饭,吴为收拾完招呼吴宋,来,咱们三口人打扑克。说完就做在茶几旁,吴宋便把宋柔拉到沙发上坐下,自己拿了那个小板凳做在对面,三人就抓起了扑克,三个人各自看着各自的牌,没想到孩子先哭起来,以前三口人多好啊。

  吴宋这么一哭诉,把两个人对过去的美好回忆也催生出来,不由得也哭起来,这时吴宋把扑克放回到茶几上,自己又跑到后屋去哭起来。孩子的哭声又唤回了两个人的家意识。

  吴为硬着头皮道,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你就是骂我几句打我几下能让你出气也行。

  宋柔说,还用说什么,我对你的一片心你还不知道么,全白费了。我在恨我自己,没有听我妈的话,这就是对我的惩罚,我心里的苦和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