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趣谈八种人(1/2)

加入书签

  吴为研究改革学时,他对社会结构还没有脱离阶级划分的思维方式,他认为三大差别以及后来出现的贫富差别,会长久地存在,但他认为阶级解放和个人解放可以不一致,这样会给每个人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个人通过自我努力可以实现先行解放。

  吴为的这个想法,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的说法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认为这会增加社会结构的弹性和活力。当他转向研究市场经济时,看到市场经济对社会结构带来了新的影响,竞争型的社会,供给制的破除、企业办社会的解体,个人还原为原子般的存在,借鉴空想社会主义的成分,他把人划分为四类。

  第一种人,陷入为衣食为生存而竞争的状态中,一辈子忙忙碌碌,养家糊口,回首往事一事无成。某大学的同学会,毕业几十年了,大家欢聚到一起,有的当上省部级干部,当企业家,科学家的,也有极个别的,看到自己一生一事无成,不禁悲苦起来,哭着哭着竟然就哭过去了。对这种人,社会需要合理安排,尽可能使他们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使他们免去衣食竞争,这是社会进步非常重要的标志。

  第二种人,建功立业的人,回想往事,这楼是我盖的,这片小区是我开发的,那条路是我修的,这个办法是我起草并推广的,如数家珍地诉说着曾经获得过哪些表彰奖励,再大的建功立业也不过是放大了倍数而已,这种人是社会主流,中坚,他们大多数是经过衣食竞争的磨难把自己提升到这种状态,他们要不断发展智慧才华提升道德水准,不然他们就可能掉落到第一种状态,回落为第一种人,他们不想让子女重新经历自己经受过的苦难折磨,宁可自己再经受一番折磨,他们渴望自己的下一代既不重遭二遍苦再受二茬罪,又养成不怕吃苦自主自立自强的精神,他们自己也需要努力防止为时代的掉队人落伍者牺牲品。

  第三种人,既为道又为人的人,都说现在经济上比过去富裕多了,可感受到的精神苦难却比过去深重多了,却很少能够听到,有谁去倾力探索帮助人们从精神苦难中走出来的途径和方法,这样的人比较少见。吴为把自己算作第三种人。

  第四种人更加少见,完人,伟人,先知,圣贤,创教者。

  吴为后来感到这四种人的划分不简便挺让人费解,使人们不好把自己归类。于是,一次开会就餐时他对一桌子行长们戏说道,我从人格角度把人划分为八种人,大家自己对号入座,看看自己属于哪一种,给自己定格位。

  大家听了好奇地问,哪八种人?又议论说行内从防范风险角度提出对七种人要重点防范,你怎么提出个八种人?

  吴为边说边用手指一二三地比划着,低劣、粗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