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初级程序(1/2)

加入书签

  吴为经过一番艰难迂回曲折的思考,终于实现了乐商与乐业两种想法的嫁接。他形容这样的结合难度有点象病毒元素嫁接产生新的病毒,是多少亿亿亿分之一的概率,这种结合是通过他无数次想象尝试后发生的,能够产生这样的联想对他来说是幸运的。

  勇智听到后说,把乐商与乐业结合起来好啊,可以在行里搞一次乐业教育巡讲,现在的员工太需要精神食粮了,平时也听不到关心的话语,你看那些领导,对客户对百姓对领导的态度恭恭敬敬的,就是对自己的员工反而太不好了,一张口没个好话,愿不愿干,不愿干走人;你不干让别人来干;你不愿意干就辞职我马上签字。当领导的应该爱护保护自己的员工,可现在却讨厌起自己的员工了,这是怎么了。由省行聘请你担任主讲,把你写的书作为乐业教育辅导教材分发到各行,你再好好准备准备。

  吴为意识到,自己几年前萌发的应该告诉人们一些什么的强烈心愿,终于有了还愿的机会了。

  勇智对黎杰说了吴为研究的成果,黎杰赞不绝口道,他写的书我也看了,题目选的好,研究的也好,对我启发非常大,随身携带,读起来很上口,有些段落能够背下来,依我看,发展下去能成为一个学派,几百年后都有人研究他的东西。

  勇智陪着吴为到各地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巡讲,有近万人听了他的课,受到热烈欢迎。场面可观,又是掌声又是献花。

  吴为的乐业教育也是别具一格。把大家带入到另一番意境中。他的开场白就很有针对性,他说。我没有权力提拔大家,也没有薪酬资源给大家增加收入,但我可以帮助大家在职业活动中找到乐趣。

  他讲道,乐业并不是我的原创,我们都知道马克思主义有三大来源,其中之一就是空想社会主义,在空想主义者里面有个叫傅里叶的,他认为未来劳动象游戏一样吸引人,我们现在是不是到了傅里叶说的那个未来了。我看是部分达到了,再努力一下会不会使更多人能够达到。马克思也说过,劳动始终是充满高度紧张严肃的活动,这是马克思自己的感觉,而且马克思还说过后来被写进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里的那句话,劳动是人们谋生的手段而不是乐生的手段,现在看是谋生还是乐生?也是那个结论,部分人当做谋生部分人当做乐生,是不是一定要挣年薪做高官才能把劳动工作当做乐生?不一定。做普通工作的人也可以做到把劳动当做乐生手段,或者就是愉快的过程,这里面不仅仅与劳动者对劳动的态度有关系,还有个大脑开发的问题。大脑对劳动过程的感受能力。他就如何开发大脑问题讲了一些他自己的体会。

  他又讲道,在我们中华文明演化的历史长河中,就积累了丰富的有关乐业的思想。老子的理想社会,老百姓安其居乐其俗。这个俗也当然包括日常的劳动。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其者。好其者不如乐其者,说的也是从中找到乐趣是最高的意境。梁老曾经做过敬业与乐业的演讲,黄老也提出过乐业,他提出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可见乐业的思想渊源是多么丰厚。那么多的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也都是乐业的典范楷模。

  黎杰行长曾经同我讲过两个十分钟的故事,说他刚上班时比别人早上班十分钟晚下班十分钟,提前去干什么?擦水扫地打开水,还给科室主管的水杯子里沏上茶,擦来擦去擦的兴奋了,走廊里也擦看别的门开着也进去擦,后来有人不高兴了,谁不高兴了?打扫卫生的,这样领导还不把他辞退了。说到这里下边就哈哈笑起来。

  吴为又接着讲道,他晚下班干什么,把一天工作得失梳理一下,积累起来。也别说,还有人不高兴,是当时和他一起入行的同事听了他讲的这个故事,不高兴了,我为什么没有当上行长,不就是因为当时没有打水扫地擦地给领导沏茶。黎杰通过这样干,赢得好口碑,形成人格优势,年岁大的同事领导有什么好的经验愿意对他说,加上他自己勤学好问,很快转化为专业优势,他后来提拔当了办公室主任,领着一帮人分秋菜大米扛液化气罐,他也跟着手提肩扛同大家一起干,他说这是他威信提高最快的时期。

  吴为又讲道,我也给我儿子讲了这个故事,后来我儿子说,他们在律所是开放式办公,大家坐在一个个格子里面,有清洁工,用不着打水扫地。我说,大家在一起工作总有许多年轻人应该做的事情,他点点头,后来集体出行律所的领导就安排他管管账目安排行程,春节晚会还让他主持,他自己也愿意为大家做些事情,第二年就被评上先进,他那里当先进,领导提名还需要面对大家演讲再投票。有位高官,有一天,书记让他写材料上报,偏巧那天书记去他办公室有什么事情要当面交代,一进他的办公室书记看到了感动的一幕,他坐在办公桌旁挂着吊瓶打着点滴正在亲自动笔写材料,原来他是患了重感冒,书记被感动自然会走哪带到哪了。听说有位女省委书记,后来出事了,她最初在林区招待所当服务员,大冬天的上边领导来了,晚上她把领导的鞋垫掏出来放到暖气上烤着,等早上看领导要出行了再把鞋垫垫到鞋里面,领导脚热心也热乎啊。他这么一讲下面立即哄笑起来,还有的交头接耳起来,兴许在下边衍生出什么话题。

  吴为讲到这,话锋一转道,职场上也不总是那么阳光灿烂,压力大烦心事多,哪有几件高兴的事。其实这也正常,我在很多年前听到西方人把人间叫做儿童的天堂、中年的坟墓、老年的乐园。当时还感觉奇怪,这些年每年春节拜年走访离退休老干部。每看到一位老干部都是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再一看眼前天天看到的上班族就大不一样了,职场上的兄弟姐妹们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我有位老乡大哥,当过支行行长后来提拔为市行总经济师,现在已经退休了,我讲他的故事不算他听到了我讲他也不会说我侵权。那年的五一期间,我们几个同学赶去外地参加一位女同学孩子的婚礼,这位同学很不幸,她的男人三年前因患癌症去世了。在酒桌上我对那几位同学说,你们都是当行长的,要象抓存款一样抓她的事情,赶紧帮助她物色合适人选,当时就有人提出我那位同乡大哥,这位大哥人长得很帅气精神,嫂夫人盯着怕出轨,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