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吴为与薛仁关于乐业的对话(1/2)

加入书签

  吴为约薛仁就乐业问题进行了一番对话交流。

  薛仁道,你不管自己的收入高低,也不管别人对待你好赖,只是一个劲的去工作?

  吴为说,我只是相信我这样做下去,不但对自己有好处,对大家也有好处益处。

  薛仁道,你说说,你能够给大家带来什么好处益处?

  吴为道,我能带来的是精神上的益处。

  薛仁问道,怎么理解你的精神益处?

  吴为道,电脑上的程序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是编制程序,编制的是精神活动程序,人要安装上这个程序,能够清除洗刷掉头脑中一些不合适的想法、念头,植入一些新的理念,有了这些新的理念再来控制人的精神活动,就可以减少避免痛苦,增加幸福欢乐。精神活动程序就能够产生这样的作用,也就是告诉人们应该这样想而不能那样想。想法可以成为痛苦的根源,也能成为幸福欢乐的开始。

  我们两个人谈论这样的话题,我感觉是越来越明确透彻了,你的感觉怎样?

  薛仁应道,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道理,但是一旦遇到具体问题会怎么想,可没有把握。

  吴为又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面临的具体问题,但是树立这个程序意识是非常重要的,它告诉人们的是无论面对生活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问题,都存在合理的程序可以帮助人们度过难关,要带着积极的态度去寻找,然后一点点一步步地建立形成一些崭新的想法,积累起来就会产生突破,凝结成某种精神硬核,也就是某种观念,那时就会给你带来全新的感觉,有了这种硬核就能产生源源不断的精神动能。如同核裂变一样,信心感、力量感、成就感、愉悦感就出来了,看上去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要有信心、勇气,也要讲方法。

  吴为又道,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主讲的乐业教育引发了一些人复杂的精神反应。是谁把他们引入了精神迷宫?谁来为他们的精神迷茫承担责任?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是自己的乐业教育反而使他们陷入精神的迷宫,本意要把他们从那种迷宫中引领出来,反而使一些人深陷迷宫之中难以自拔。我也想过用人是分等分类的方法来安慰自己。有些人也许会永远地陷入精神苦境之中,但我不会如此简单地用逃避的方式使自己获得轻松生活。我还要继续进行新的精神探索。

  薛仁很佩服道,你遇到噪声还能这样想,说明你的高贵。听你说,你自己有一种神奇感觉,你最好向大家描述一下你自己面对具体问题是怎么应对的经验,不是更有说服力?

  吴为道,我听到对我的想法发出的反对声音,有一种自责愧疚引起的不安。

  薛仁惊讶道。那是他们心地狭窄,自私,甘心陷入泥淖之中不能自拔也不愿接受别人的出手救助,你的本意不就是要帮助他们脱离精神困境?

  吴为道。我不但没有帮助他们脱离精神困境,反而使他们增加了对立情绪,越陷越深,增加了救助的难度。说明我的想法还不完善。

  薛仁道,你是不是太理想化了,你也知道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良医良方良药。经过你的努力,许多人已经接受了你的观点,他们受到了启发和鼓舞,你就没有必要因为另一些人拒绝接受甚至反对你的思想而苦恼自责。

  吴为无奈道,照你这么说,也是一种自我解脱的办法。

  薛仁很诚恳道,你也不能自陷苦境之中,如同那些高明的医生也不能因为医治不好绝症自陷苦境之中。

  吴为道,可这样的问题放在那里不解决,心也难安。

  薛仁真诚地道,我感觉你是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其实,自己能够尽力尽责尽心也就可以心安了,也不要用那些东西来折磨自己。

  吴为道,我为了寻求精神出路,也曾经仔细读过圣经、金刚经、道德经,得到一些启示。

  薛仁道,人类从中得到很深的教益,有些人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去读的,相信自己的阅读也会得到什么启示。我想,你读这些经典应该会有些新的感悟。

  你说你由欠心向爱心转变,是很不容易的一种转变,对于有些人来说,常有欠心就很不错了,情债如山,这样做会让人感觉活的很累。有些人为了自己活得轻松些,想办法打消自己对别人的欠心,把别人对自己的帮助看做是应该做的,就消解了欠心,如果认为别人没有尽心,尽心会做的更好,自己会得到更多的益处,那就不但消除了欠心,甚至感觉帮助自己的人反而欠自己的,努力得不够帮助得不到位,自己就会反而怨恨帮助自己的人。人的想法转变真是奇特的。这样的思考很有意思,也很有价值。我想,你这样的思考,是为你的乐业主张进行了很厚实的思想铺垫。

  吴为欣慰道,你能这样理解,我非常高兴。我把乐业就当做需要坚守的信念,是心灵活动的坐标,是不朽的人生之路,是永恒的成功之路。

  薛仁道,你的经历就很有意思,有过那段经历的人多了,却唯独你受到那样一番触动并开始了一番艰苦的精神探索历程,还形成了乐业至上这样的成果。看起来它不是偶然的。

  吴为感慨道,是啊。几年前,我曾经为自己确定一个目标,在人生与宗教之间搭建一条相通的桥梁。从社会、政治、文化角度考察宗教问题,已经存在过各种形式的相通相容和谐共存。相通相容并不是目的。通过相通相容,是从教化的意义上对宗教与人生的关系建立一种新的理解,从中寻求教化人生的源泉。这也符合现代宗教泛化、扩张的趋势,以便引导二者走向健康和谐轨道。现在,从传统文化角度开发教化人生源泉已经成为时尚,解决当下社会存在的有关人生价值问题。这个动向很值得重视和研究。宗教的长期发展过程,也蕴涵积累了丰富的教化人生的源泉,是不是也可以从那里开发提炼教化人生的源泉。

  薛仁笑道。你还挺幽默的,是在自我解嘲?你是怎么由宗教与世俗人生相通的话题转向乐业方面的?

  吴为道,乐业就是实现宗教与世俗人生相通的桥梁。如同职业具有的多样性,同一人从事不同的职业和不同的人从事同一职业的感受也具有多样性,有些人敬业乐业,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乐一行,有些人却厌业苦业恶业,我把后面这种倾向叫新型职业病。如果有职业而存在着厌业苦业恶业的心理,造成业绩下降、人际关系恶化,就会增加失业的可能。那么,失业后这种心理倾向极有可能演化为厌世悲观的心理。到那时方知有业的可贵,才去珍惜职业,恐怕为时已晚。也许有些人非要经过失业那番痛苦的洗礼才懂得这个道理。为了减少减轻甚至避免这样的痛苦经历,惟有在有业在业时努力树立乐业的观念,带着积极的态度去努力工作。克服新型职业病的关键是树立乐业观念。职业观念决定职业感受。对职业的感受也是决定职业活动效率和质量的重要因素。能否达到乐业的境界、状态,存在一种认识上的误区,以为能否在职业活动中感受快乐,是由客观因素决定的。如收入多少、压力大小、环境好坏、人际关系是否和谐等因素。其实不然。乐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从业者的主观感受,这种主观感受完全可以自己调节,也就是可以自我决定感受的性质,这种自我感受又会进一步起到自我增强的作用。也就是好的感受会感受更好,不良感受将进一步恶化。良好的职业感受有助于提升业绩、改善人际关系、增加收入,自然会产生正向效应,乐业使人幸运。增加人格魅力,有助于增进人生的幸福感,提升业绩水平。增强竞争力和软实力。

  乐业是一个大概念。乐业至上讲的是从业人不管职业前提如何、从事的是何种职业、技能资质如何,追求的是通过自我努力自我学习自我调整达到一种乐业的境界,学会和善于把自己的主观感受调整到乐业境界、乐业状态。惟有这样才能利己利人利业,可以活化人的思维、启迪人的智慧、最大限度释放人的潜能、激发出高水平的创造力。要树立乐业本身就是效益的观念。许多人尽管在经济上非常富有,在精神上却陷入深重的苦难之中,难以摆脱;有些人想花钱买来快乐,却难以买到快乐。

  我写的书,借鉴了宗教、心理学和其他学问提供的途径和方法,是促进心性文明进步的一种崭新的尝试。这种尝试需要对我们自身的经历经验和已经拥有掌握的文化资源进行重新审视,我们将会了解体验感受到许多积淀、积累起来文化因子通过新的视角、新的方式进行整理,会获得增殖的特性,赋予崭新的时代特质,进而带给我们新奇的体验。如果读者能够与我一起分享这种感受,那将是我的莫大愉快。这本书采用的是类似于散文的写法,希望并力求奉献给读者精美可口的精神食粮。

  薛仁道,看起来,思考乐业也的确极大地丰富了你的人生,通过乐业你又是怎样看待人生的?

  吴为道,由乐业我想到国民性的问题,中国人是不是乐生的。

  我曾经带着一种极其敬畏的心情,通过阅读伟人传记,开始了特殊的人生精神之旅。展现在我视野中的那些生活于不同时代背景的传记人物,他们鲜活的精神特性和不同的命运,深深的感染着我。他们的精神之旅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个性烙印,个性化的精神矛盾、冲突,经过调适产生不同精神特质、精神状态。漫漫的乐生精神之旅,有的人可以成功化解人生精神危机、消解精神痛苦,精神得到张扬和实现;有的则长期承受精神压抑、抑郁的折磨;有的人精神堕落;有的人则发生精神变异、产生精神病态。精神的健康表现,取决于他们个性化的调适、兼容、整合的结果。如果能够成功度过人生各种危机,可以保证精神旅途的和谐平安;如果形成某种兼容整合障碍,则将忍受终生精神之苦。

  薛仁道,思考、阅读、写作这类事情,别人感到很枯燥的事情。或者把这些事情当做敲门砖,当做生活的调味品,也有一些人在人生某个阶段上坚持不久也放弃了。你却一个题目研究完了马上又投入另一个题目,没有人给你下达任务,一切都是出于自发自觉,看上去简直浑然天成,感到妙趣横生、乐此不疲。你需要大量阅读,需要一个人坐在那里沉思,思考感觉成熟些了要写出来,写出来的东西要给人看。自己还要按照写的那样去做,让人感到一辈子都在这种状态中生活,简直难以想象。你自己不仅要有兴趣,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