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灵异思维(1/2)

加入书签

  有同事告诉吴为,单位有位四十几岁的小兄弟,体检查出糖尿病,心事重,压力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都渐渐瘦下来了,问他能不能找那个人唠唠。

  吴为便借机同那个小兄弟谈到,我有次去仙鹤湖参加会议,早晨在湖边漫步,看着湖水永不停息地拍击岸边的沙草树木,想到人死不过是回归于永恒。没料到那位小兄弟听了这话突然站起来,很干脆地道,回归大自然,以后该吃吃该喝喝。

  喝酒也有爽快过头的,达侠一喝酒就吵架干仗。

  吴为问道,你怎么一喝酒就想不愉快的事?吃饭喝酒本来是愉快的事情,大家乐乐呵呵坐在一起,干吗把自己和大家弄得不愉快?

  他也有些不还意思地说,的确,我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喝酒就想起不愉快的事,那天喝完酒与朋友去洗浴中心,在浴室里光着屁股与里面的服务员从二楼打到一楼,110都来了。朋友出面才把事平了。

  这时吴宋考上大学圆了吴为和宋柔的大学梦,吴为看到孩子入学通知书兴奋得睡不着觉,反复背诵通知书的那几行字。等到学子宴上,吴为说了一番话,他讲道,孩子考上大学把我和宋柔推上人生第二幸福高峰期,全场掌声雷动。

  第二天宋柔上班回来说,那句话说的好,在我们单位已经传为佳话。

  有人戏问他,幸福第一高峰期是什么?吴为想也没想说道,当然是娶妻生子了。

  又有人笑道,有人把40岁男人当做人生第二幸福高峰期,升官发财死老婆。

  吴为在席间谈起人生也有周期律,有规则重复出现的现象,可以帮助人在确立人生应对态度和策略选择方面,增加一些从容和坦然。有位女同学听了感慨道。我也想到过这个问题,我是逢6好运。

  吴为说,我上网特意查了,有位著名歌唱家在接受主持人采访时也提到自己的人生周期律,她是逢0有难,1970年因为演话剧补锅遭到批评被指为修正主义苗子;1980年演唱一首歌被指责为黄色歌女,那首歌一度被封杀禁唱,还没有解禁呢,她在上海演出唱完别的歌曲观众不停地鼓掌,她也看出意思来了。主持人经过请示,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向观众们道,欢迎她给大家演唱那首歌,她也巴不得早日解禁啊,结果唱完了观众一个劲儿鼓掌,让她谢不了幕,连续演唱了8次,观众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1990年她的徒弟把她告上法庭;2000年她任团长的歌舞团解散。吴为又接着道。以后再遇到逢0的年份她是不是会格外小心一些?

  吴为虽然经过艰难曲折的思考有所得,感到头脑里还是空虚,总是觉得缺少点什么。缺少的究竟是什么?缺少的是对人生、工作、命运的健康、健全的态度。反思自己的追求存在重大缺陷,由于过分追求和谐。思想深处太缺少批判性、自我否定性,缺少那种由于内在矛盾、紧张、对峙造成的思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