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高飞力荐吴为出任行长(1/2)

加入书签

  高飞,吴为的好朋友,两人是同龄人,他与吴为开学术会经常见面,情投意合,他从煤城调到嫩水市任r行的行长,两人有了进一步接触的缘分。

  高飞来了以后,很快便约请吴为做客。他对吴为道,你们学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也没有多少工作,我们在一起搞搞课题,其实是请你来帮助我们提高研究能力,搞出点像样的东西。

  适逢省金融学会创新学术活动,首次搞重大课题招投标,高飞对吴为道,请你来也是帮助我们选好课题组织攻关,如果拿下特等奖,我们给你重奖。他又责成学会秘书长配合好吴为。吴为果然不负重托,他确定的两项课题连同他自己上报的课题包揽了三项重大课题特等奖,引起震动,后来各家金融单位纷纷效仿,引进大学教授社科院所专家帮助各家金融机构进行课题攻关。省金融学会对吴为执笔的课题又格外重视,特意派人陪着他赶赴黄城找到金融研究编辑部的主任,主任看了稿后表示满意。

  吴为与高飞的首次合作取得成功。高飞在庆功酒宴上,对吴为道,你们学校的学历教育没有了,一年到头也就是办一些短期培训班,我看你在那里也就是忙些应酬事务,发挥作用的空间太小了,渠道太窄,干脆下决心出来干几年怎么样?

  吴为摇摇头,道,我出来也做不了什么,在学校感觉已经非常好了。

  高飞说,我来了以后了解到,你在市里很有影响,在市里的主要领导那里都挂号,听说政协还想推荐你,你又在嫩水银行当过独立董事,我听到他们对你评价也非常高。

  高飞又问道。你同你们省行黎行长关系怎样?

  吴为说,非常好。

  高飞问道,他对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吴为说,他对我说过,也别光想着你们学校那点事,省行党委要专门研究我的问题。我理解他的意思,想调我到他身边工作,你也知道,调动一个人也许会挤着谁伤着哪个啊,当时我就对他说。我现在感觉已经很好了,千万不要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他也很理解我的意思,说,那就暂时放一放。

  高飞道,我在这里帮助你做做工作,我同市委书记市长都能说上话,看能不能给你找个合适位置,我就担心你们省行特别黎行长能不能放你出来。你一想出来他会不会问你想干什么,提出干脆在行里用你,你也不好意思出来也用不着出来了,假如硬出来会不会伤感情我考虑考虑再说。

  吴为说。这样的事情不必着急,前几年沈重曾经想要我去他们行,因为内部反对结果没成。

  高飞说,现在沈重要退了。我这边再试一试。

  吴为说,再等一等。

  这时,高飞来了改善r行的办公环境和干部职工住宿条件的努力见效。职工的住宅楼已经落成。高飞与吴为闲谈道,来到这个行以后,感到这里干部没有安排好,该提拔的没有提拔,该处理的没有处理,干部普遍有怨气,自己都不敢接触,感到很孤寂,同事关系难于朋友化,工作关系不敢往朋友方向处,顾虑的是,一旦不如愿,会反目成仇。干部不称职问题挺严重。

  高飞与吴为谈了吴为工作的事情不久,高飞的爱人特意来到嫩水市找吴为,请他帮助设计对她的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经过反复商量,吴为又请比较熟悉这方面的李华帮助参谋,很快搞出了方案。

  高飞对吴为道,他的爱人想给吴为安排个职务,投点资,每年可以分点红利。

  吴为听了为难道,现在买了新房后,没有余钱。

  高飞听了,惊讶道,怎么就那么点积蓄?你这些年搞学术,搞的也太清贫了。那你还真得出来,有利于你做事是一方面,也好彻底改善改善生活,要不你这辈子也太亏了,你现在的收入同你的实际能力、水平反差太大了。依我看,你真应该下决心出来干一干,看看学校外边的景色怎样,再说了,研究金融的,也应该体验财富是怎么一种感觉啊。

  听了他这样一说,吴为心思有些活了,不过,他对高飞说,近年来省行对我的收入格外重视,开始有了大幅度提高。

  高飞笑道,你在学校的增收幅度再大也大不了哪去,不用同嫩水银行比,就是同你们自家银行同级别的收入比,差距也一定很大。我估计经过做工作,这边的接收安置不会出现大问题,问题是你那边如何说服黎行长,既能让他放你出来又不至于伤害你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再有就是你要出来你现在的学校有没有现成的人接替你。

  吴为说,头一个问题,我找黎杰怎么说,想一想然后试一试,另一个问题更不成问题,现在就有现成的人接替我。

  高飞说,那就好办了,问题越少越好办越容易办成,如果你感觉和黎直接谈不好说,没有把握,我去上边找人帮助说说。

  吴为说,还是我自己直接说感觉好些。

  吴为心里盘算,怎样才能说服黎杰。要有针对性,假如黎行长想就地在行内安排怎么说,自己就说就地安排会抢别人的饭碗位子,招人烦惹人恨,给黎杰添麻烦,这样说也许能打消他在本行使用的意图;更重要的是,吴为自己的研究成果,虽然在行内得到推广,但他感觉比较适合在一个中等规模的单位进行试验,效果可能会更好,在象省行这样大的系统推广,层次太多影响限制的因素也太多,难以控制把握,从乐业研究成果的深入完善推广和应用的角度看,如果出来找个合适单位再试一试,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又想离开a行就当打造乐业试验田去了,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在自己长期工作和生活的系统中去研究推广乐业成果,会受到很多复杂因素的困扰和牵扯。吴为又反复推敲了这些想法,感觉比较成熟了,与黎杰谈了自己想出去干一干的想法。他竟然非常爽快就答应了。

  黎杰道,我也理解你的苦心,如果你不是考虑我的感受,你根本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