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囚犯的精神光芒(上)(1/2)

加入书签

  吴为去见如来,如来问,你是谁?我是老吴。又问,从哪里来?乡下来。复问,到哪里去?到城里去。如来挥挥手,忙你的去吧。又来一人,一见如来召唤问有何难,心中大喜,知道如来神通广大要什么有什么,好不容易见到,助我度钱关,便爽快回答:我想钱。如来问,你收入多少?月薪5千。复问,放哪里了?放家里了。如来说,你放心里就好了,收入收入要收到心里。那人说,我总看别人太多我太少。如来说,你总把别人得的钱往自己心里放,没有把自己的放到心里啊。那人恍然大悟,原来钱这个东西,心里放别人的总嫌多,放自己的却总嫌少啊。

  吴为在乐业教育报告会上着重讲道,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囚犯的精神光芒。

  一听到这个故事名称,会场里哄的一声,然后响起七嘴八舌吵吵闹闹的议论声,不时传来怒骂声,讲的啥玩意儿。

  吴为道,大家静一静,大家一听到这个故事名称,也许先是绝对不信紧接着会激发起愤怒的情绪,愤怒的理由是那样的明显,是拿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来支持我自己的乐业主张,看,人在那种状态下都能做到乐业,我们的处境不知要比人所共知的奥斯维辛好上千万倍竟然达不到乐业,来愚弄嘲弄我们的弱智低能,来摧残我们的理解力和道德尊严,那你还不如给我们讲述被强奸女人的喜悦。这么一讲听众似乎被震慑住了,场面上听不到应有的嘘声和嬉笑嘲笑声响,零星还有议论的声音,渐渐地越来越小了。

  吴为继续讲道,也许,有的朋友听了我这样的说法,会感到惊讶,你疯了还是傻了咋的,怎么拿这个来说事?那是什么鬼地方发生的事情。大家的脑海中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想法,这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然我就没办法说服大家理解和接受我讲的故事了,所以,我先要提醒大家注意,平时我们议论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为什么不会相信奥斯维辛那样的地方也会发生这样的故事。又有人会想到,就算那个地方的囚犯的确奇迹般地发生了我们很难想象的阳光生活阳光心态。又能帮助我们解决眼前的什么问题呢。我们不需要拿别人的事情来说服我们接受什么观点主张。我们只需要解决我们面前所遇到的困难。你总不会想让我们去到类似奥斯维辛那样的地方去体验生活吧。我要说的是,奥斯维辛的囚犯,那是进入死亡倒计时的人们,他们会怎么想?他们想的是。即便走向死亡的时间哪怕只有1小时,甚至10分钟,就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会出现许多种可能,如果放弃了停止了思考实际上就等于提前进入了死亡状态,许多可能发生的就不会出现了,这就是绝望。会场上静下来了,气氛变得有些令人感到压抑,也许是因为涉及到死亡的话题。

  吴为想了想。有意缓解场面上的气氛,很诚恳地讲道,借这个机会,我对中年人生要多说几句。在座的青年朋友们也是未来的中年人。人生有许多关头许多环节,中年这一关最为重要。固然要看资质禀赋。看中年前的勤勉积累表现,但更要看中年正面突破所能够蓄积和激发的能力和表现。中年所能调动的是人生所能调动的最充沛的资源,是能够最大限度激发自身的潜能,中年人生,如果放弃努力,等于放弃了许多应该承担的责任,社会承继的链条会出现断裂,人间将增加许多苦难,减少许多应有的欢乐幸福。需要独自承受社会压力释放的重量,又要忍受难以倾诉的孤苦。中年人生,因为人生轨道大多已经定位固定,人生自然增加了一些固守和偏执,在人生选择上也自然增加了许多无奈和苦涩,许多不想割舍的却需要硬性的割断,也就难免有那种硬性割断的痛苦。中年人生的积累和厚重,也能够给中年人生的提升超越跨越,提供了能量、强度和力度。经过熔炉的冶炼,将使中年人生增添一种合金的品格,增加抗压的柔性,闪耀出夺目的光彩,给年轻的一代增添一种依托,给老年人生准备一份丰盛的厚礼。

  还是回到我们要讲的故事。我在今天这个场合讲述这样的故事,会使大家听到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人对没有听说没有见过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总会有好奇心,我们对这个故事首先要产生好奇,既然是故事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一种客观事实,是一种不管人们对它持有什么样态度的一种存在。这个故事的纠结是什么?是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场所竟然会发生欢乐幸福的故事,与人们的经验和良知太不相容了,无论是知识、经验、感情都无法接受这个故事。我读过一部中篇小说,题目叫幸福是不能策划的,里面讲述的,是一家残疾人工厂里发生的爱情故事,我读了后思考,作家为什么选择福利工厂而不是纺织厂,或者选择现代职场新生代的生活去描写,作家可能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