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被人乱入的开篇(1/2)

加入书签

  “桐谷,我们传唤你来这里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讯问室里松田坐在桌子上俯视被他们带回来的嫌疑人。

  “我并不清楚。”这个叫桐谷的人摇摇头。

  “你是钉子与蛇的粉丝吧?”松田抽出桌子上的一张照片来:“来解释一下你出现在板垣洛克参与活动的现场这一行为吧。”

  “我是去看别的偶像歌手呢,不行吗?”桐谷说:“难道板垣那个叛徒申请了不准我靠近的禁令?”

  “那倒是没有。”松田接着拿出第二张照片来:“当天晚上,也就是板垣洛克失踪的时候,你为什么又会开车经过杯户中央大桥?我们在桥下打捞出来了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

  “我不知道。”桐谷还嘴硬的说:“我什么都不清楚,可能就是这么巧合,我相信恐怕也不只是我一个从会场开车经过那里的人吧。”

  “说还是不说都是你的权力。”松田冷笑一声说:“不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犯人抛尸的位置,那么在那个范围内进行打捞一些证物也是肯定的。啧啧,你这脸色很不好看啊,别告诉我你真的有在那里丢下什么东西去,那行为可真蠢透了。”

  “还有现在我们鉴识课的同事现在正在对你的车进行全面的检查,如果犯人是一个人的把,把一个成年人的尸体搬到车上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猜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呢?哦,还有第一现场也需要确认,只要我们确定了一个人的范围,找出他的活动轨迹也是相当简单的事情,你现在确定还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要知道自己说出来和我们找到可是两回事啊,桐谷先生。”越水适时的在旁边补刀。

  “我、我说。”桐谷还是没抗住,把自己怎么杀害板垣洛克的行为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

  看着桐谷被带走,松田嘱咐两句:“确认了第一现场,找到凶器就差不多可以结案了。到时候你来整理一下送去检察院。”

  “好的。”越水点点头:“这次的审讯很顺利啊。”

  “顺利是建立在我们前置工作完善的基础上。”松田说:“别忘了我们从那些影像资料里看了多久才把目标锁定到他身上,又是怎么样把他的身份确认下来的。警察并不像是侦探那样过于的依靠灵光一闪来破案,工作的性质本来就是这样枯燥无味的厌恶性工作。侦探破不了案,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顶多是良心过意不去一段时间,可是我们要面对的可是受害者的家属责难和公众的质问。”

  “小生知道了。”越水很正经的说:“前辈板起脸的样子也是帅呢。”她当然最清楚松田这段话的意义,当年要不是松田在薰衣草事件里给她的朋友还了一个公道,她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来。

  回到搜查一课,松田正准备让自己的眼睛好好休息会儿,白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说:“松田警官,你负责的那个杀人事件怎么样了?”

  “你想接手?”松田斜了他一眼。

  “不,只是板垣洛克这样的人气偶像被害我们警视厅的压力很大。”白鸟说。

  滚蛋吧你,压力大你倒是上啊。松田心里嘟囔一句,抱起胳膊看着他要整什么妖娥子。

  “有人来我们这里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白鸟往后面一指,然后很无所谓的说:“你不妨听一听,我觉得很有必要。”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松田直接越过白鸟然后看到了正坐在那边的毛利一家子脱口而出:“我去,不会又有人死了吧!?”

  “不是,是有关板垣洛克的。”白鸟拍一下松田的肩膀,满严肃的说:“如果你那边没有进展,还是听毛利怎么说吧,抓到凶手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话是没错,道理我也懂,可是把我拉出来为了所谓警察的颜面让和小五郎打擂的不是你们吗?这么快就怀疑我的水平了?松田摇摇头才走过去,看到除了毛利父女、柯南这个死神外还有三个陌生人。

  “他们是?”松田指指那三个人。

  “这个是小女的高中同学本堂瑛佑,另外两位是今天来我这里的委托人。”毛利说。

  “额,这是?找侦探找到警察局了吗?”松田不能理解。

  随后毛利呜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什么什么这个小孩子看到了锯子、锤子、钉子之类的东西,他们怎么样去现场怎么样调查的。

  “停!停!停!”松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