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2)

加入书签

  番外一 血脉的延续1

  j年过去了,两人的生活有条不紊的进行著,他们在刚毕业那年就去国外领了结婚证,紧握的双手也套上了代表著相ai一生的结婚戒指。

  但是最近林默言发现方宇有些不对劲,对方时常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瞄他,而且近日来带回家的j份文件也是被严密的锁在书房的chou屉里,方宇以前是从未在乎过这些的,而且他也不会轻易的翻阅方宇的东西。

  不仅仅是这些,对方这j天还总提起关於孩子的问题,说是如果可能,真想给他生个宝宝。

  林默言哭笑不得,别说方宇这个绝对的男人,就算有著部分nv器官的他也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毕竟他们这麽些年做ai的时候都是不带套的,但是他从来就没有过怀y的迹象。

  他只能友好的提出领养一个或者找代理y母的建议,可是这些提议立刻就被驳回了,对方非常坚持的说只想要两个人的孩子,别人的才不稀罕。

  这一天晚上,经历了一场激烈ai的两人窝在一起闲聊著,方宇说著说著就又提到了孩子的问题:“宝贝,如果真的有可能,你能不能为我生个宝宝啊”

  方宇最近的状态让林默言实在是没法安心,他也不想再拖著了,今天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他抬头看著方宇满是柔情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真的这麽想要”

  “嗯。”方宇点点头,他是真的想要一个同时拥有两个人血的孩子。

  林默言不解的问道:“为什麽”

  方宇把林默言往自己身上揽了揽,下巴磨蹭了j下他的颈窝,才回忆似的说道:“想要一个家。虽然只有你就够了,但是如果还可以再多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小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倘若以後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很多的关心和照顾,一定让他由著自己的子做事,一定要把他宠到无法无天。”

  林默言看著方宇憧憬的眼神,低下头很长时间没说话,呼吸清浅的j乎察觉不到,良久之後,他才又一次对上方宇期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清晰回答道:“如果真的可以,那就要吧。”

  “真的”方宇惊喜的从床上翻起身,对著被他压在身下的人确认道。

  这样的回答让他无法不震惊,连续j天的试探,他都快要放弃了。毕竟身为男人,让林默言做出这样的选择很困难。

  “嗯。”林默言笑看著方宇一脸兴奋的样子,不由的心上就柔了j分。

  其实不是没有犹豫过,只是一想到如果方宇能够生的话,恐怕对方也是愿意这样做的,ai上对方,就希望尽其所能的满足对方的一切愿望,这j乎已经成了他们两个的本能。

  方宇低头给了林默言一个充满著感激的深吻,然後说道:“谢谢你,宝贝。”

  说完这话,他又亲了一下林默言的额头,留下一句:“等我一会。”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林默言心上打著鼓,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而在方宇拿著一叠文件爬上c,翻开递给他时,他的预感成为了现实。

  文件的首页上清晰的写著j个字──双人生子成功案例。

  或许是早就隐隐察觉到了什麽,林默言并没有被吓的无法言语,只是呆怔了j秒,便开始一页页的翻看开来,直到全部看完,他才长长的吁一口气,看向一直忐忑的观察他反应的方宇,微微笑了一下,淡然的说道:“我该怎麽做”

  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没有反抗,方宇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林默言,他以为虽然对方言语上答应了,但是行动上一定会有诸多的不愿,没想到对方竟然这麽容易的就接受了,他实在不敢相信。

  “宝贝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我竟然让你做这种事”方宇眼睛定定的看著林默言,生怕错过他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林默言放下手里的文件,拉过方宇的手,紧握在手心,轻语道:“方宇,我没有,之所以能这麽快接受,大概是因为我已经多少猜到一些了,只是不敢确认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方宇,我ai你,所以如果你想,那我就尽量去做,因为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如果我说想要你生一个,你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你也不会拒绝吧是不是”

  “是。”方宇轻吻著林默言的唇角,他是真的愿意为这个人付出一切。

  林默言仰首回应方宇的亲吻,直到两人的yu望上涌,才不舍的推开了方宇,额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开口问道:“那我要做什麽准备是不是还要吃y什麽的”

  “嗯,我明天会叫研究这个的医生过来看一下,具t要做什麽准备,等他看过了之後,才能确定。”方宇一手顺著林默言光l的後背往下,一手握住了对方已经抬头的yu望,上下撸动著。

  “嗯好。”林默言舒f的呻y著,可是他还想要更多,“方宇,再用力一点,我下面也想要”

  夜深人不静,yu望之下是浓烈的ai意。

  第二天,方宇陪著林默言等在家里,下午的时候,门铃准时的响起了。

  方宇搂了搂紧张的全身僵y的林默言,起身去开门,p刻後,方宇就领著一个男人进来了。

  林默言看著跟在方宇身後的男人,勉强自己露出一个微笑,向对方点了点头。

  带著眼镜的男人温和有礼的向林默言伸出右手,微笑著介绍自己:“你好,我叫江晨,江水的江,清晨的晨。”

  林默言回握住对方,礼貌的回道:“你好。”

  方宇看著仍旧有些紧张的林默言,搂著他的肩膀一起坐在沙发上,同时让对面的男人随意坐。

  “你们别紧张,我不会吃人的,而且今天也不会做什麽,只是认识一下,随意的聊j句,过j天我才会安排检查的事,再制定具t的方案,毕竟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江晨笑笑解释道,拿过茶j上面的水杯喝了一口。

  就在他放下杯子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了,他小声的对两人说了句“抱歉”,然後满脸笑意的接起电话,和电话另一端的人聊起来。

  “喂嗯,爸爸在工作啊,星期天也要工作的,赚多多的钱给你买书。嗯,好,告诉我很快就回去了。好,再见。”江晨挂断电话之後,晃了两下屏幕还亮著的手机,解释道,“我儿子,我生的。”

  林默言瞪大了眼睛,不太敢相信的看著江晨,怀疑的问道:“真的”

  江晨把手机屏幕按亮,递给林默言,伸手指著上面的照p,说道:“真的,他现在上小学了,好玩吗是不是看起来小小的其实我的身t和你一样,但是也有点差别,我是在没有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有他的,当时本没注意到。他的身t不大好,不过经过j年的调理,已经好很多了,现在和一般小孩子健康上没什麽差别,但是智商要稍微高那麽一点点,咳,我觉得他是从我这里遗传的。”

  林默言看著屏幕上笑的腼腆的小孩子,不自禁的开口道:“太神奇了”

  “是很神奇,不过这也是真的。”江晨接过林默言递过来的手机,又看了一眼,才放在了茶j上。

  话题就这样展开了,两个人因为共同的身t特点而越聊越多,直到江晨被儿子的又一通电话叫回去。

  这一天过後,林默言被安排进特殊的医院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接著拿到了一堆的中西y,以及为他量身定做的食谱,造人计划算是正式开始了。

  方宇从那以後,每天督促著林默言按时吃y吃饭,看对方喝中y时苦的脸都皱起来,他巴不得替对方喝了那东西,可惜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而方宇也在努力的和林默言做著有益身心的床上运动,每天至少一次。

  半年後,林默言一直长不胖的身t,多出了j分,显得整个人神神的。

  这一晚,当两个人做完了一场床上运动之後,方宇小心的从对方s淋淋的花chou出了软下来的器,但是上面的一丝红se却把他吓坏了,他对著闭眼休息的林默言急切的说道:“宝贝,你下面疼不疼怎麽出血了”

  “什麽”林默言也被方宇的话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坐起身,看著从他间溢出的一丝血,不明所以的回应道:“不疼啊这怎麽回事”

  “宝贝我好像知道怎麽回事了,医生说你有1的可能会来那个,这个大概就是”方宇低声说道,不敢看林默言,作为一个男人竟然来这个东西,太让人无法接受了。

  “”林默言被这一事实打击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傻的看著血在床单上形成了一个圆圆的小红点。

  方宇扶著林默言躺在床上,火急火燎的穿上衣f出去买那个叫做“吸血小蝙蝠”的东西。

  回来的时候,林默言正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方宇手上的东西,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才不用那个东西,我宁愿一直坐在坐便上。”

  方宇立马把东西往垃圾桶里一扔,搂著林默言往卧室里走,看见对方已经把床单换了,直接把人抱上c,一脸讨好的说道:“宝贝,床单这麽多条呢,你就在床上躺著好了,坐便多不舒f啊”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没睡,心中的滋味真是无法形容。

  不过幸运的是,林默言的下面只流了那麽一丁点的血,便停止了。

  两个月後,两人去医院做例行检查,得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林默言怀y了。

  或许是被那个东西刺激过头了,所以林默言这一次十分泰然的接受了。

  怀y前三个月,不宜做床上运动,就连从後面进入都被严令禁止了。

  方宇和林默言乖乖的禁yu了三个月,两人回到了最原始的解决yu望的方式──打手枪。

  不过不是自己给自己打,而是给对方打,这多少增加了双方的快感,但是林默言下面的两个小本无法满足,方宇只能用手指帮著对方纾解yu望。

  三个月之後,两人终於解了禁,但林默言的前面还是被禁止使用,只能用後面来获得快感。

  作家的话:

  3400字哟~今天没有二更了~明天会放上来大肚h、产h~希望不会让亲们失望tt

  今天的内容雷到没有来那个什麽的捂脸~

  谢谢abc610680、嘻嘻苏苏、流l的愚者、聿秋、oomm、qish、jin012的礼物~

  谢谢投票收藏留言的亲~

  番外一 血脉的延续2

  j个月过去,林默言已经怀y有七个月了,肚子挺的像揣了个p球,肚p绷得紧紧的,他时常有种快要裂开的错觉,总觉得下一秒锺孩子就会蹦出来。

  现在想起前两个月的痛苦生活,他还有些後怕,怀y五个月的时候,他的肚子就一天天渐大,原本没有任何怀y反应的身t,也开始折腾他。每天除了吐还是吐,但是一点都不耽误吃,吃完了依旧吐,本想少吃点免得总吐,谁知道本忍不住,最後g脆就不忍了,愿意吐就吐吧,他照吃不误。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个月,他才逐渐的没了这些反应,但是最近又开始嗜睡,而且yu望更强烈了,白天他总是逮到机会就眯一觉,晚上就开始不安分的在床上做起运动,方宇倒一点都不觉得有什麽问题,甚至觉得挺著肚子坐在他身上的林默言格外的诱人。

  这一天晚上,方宇陪著林默言洗完澡之後,先是把对方擦g送上c歇著,自己才又回到浴室快速冲了下,接著便乐呵呵的爬上了床。

  此时林默言正盖著被子仰躺在床上,方宇上了床之後,先是吻了他好一阵,才退到林默言的下身,掀开被子将对方的双腿向两侧掰开,露出光l的下t。

  已经兴奋的直立起来,顶端的小孔正在流著黏黏的前列腺,透明的t顺著柱t往下滑落,隐没在稀疏c丛中。

  下面的花往外流淌著一gs滑的t,这一处由於长时间没有被大的器进入,显得娇n小巧,犹如含b待放的蔷薇。

  最後面的小隐藏在t缝里,方宇看不见那里的靡景se,但据以往的经验,被持续t教了j个月的那一处一定早就动了情,恐怕正张著小嘴流著。

  方宇伸出炽热的手掌,握住林默言直挺挺的器,伸出舌尖t上对方不停冒著的头。

  “嗯”林默言的激动的跳了一下,虽然方宇在近j个月时常用这种方式帮他发泄yu望,可是每一次他都控制不了自己的那一。或许是怀y的关系,他不仅前後两个小变得敏感多汁,就连前面的都特别容易流出水,被方宇一碰就想往外东西,可是他又ai死了这种被yu望折磨的感觉。

  林默言的呻y声鼓励了方宇,他伸出舌头用糙的舌苔刮弄著圆滑的头,并将舌尖抵上对方头上那个小孔,把自己的舌尖当成针尖似的往里面戳刺,速度快的让他的口水都流出来,与上的融合在一起,淌进部的c丛中。

  “啊不要,不要刺,不要堵著,我我想”林默言来回扭著头抵抗连绵不绝的刺激,祈求方宇让他发泄出来。

  方宇却不让他如愿,他撤下舌头,用麽指堵著上面的那一个小孔,看著满脸c红的林默言说道:“宝贝,你真是越来越敏感了,我现在一碰你就,你会受不了的。”

  说著,他伸手从被扔在地上的浴衣上chou出光滑的带子,一圈圈的绕上林默言挺y的yu望,最後在顶端打了一个蝴蝶结,然後低头吻了一下,继续说道:“宝贝,我先让你下面的小花喷一次,好不好”

  林默言现在行动不便,只能任由方宇欺负他,不过他知道方宇最後还是会让他爽快的出来,想到那种被憋到极限突然喷发的快感,他的就涌上一g热流,却由於紧紧的束缚而难以冲出去。

  他揪著枕头边缘,不大情愿的轻哼道:“嗯下面痒”

  方宇轻笑一声,沈下身,在对方白n的腿上啃噬著,留下一个个浅淡的咬痕,当两边的腿上都被他的唾濡s後,他把舌尖顺著s润的缝上下t弄了一遍,然後趁著缝微微开合的瞬间,猛的戳了进去。

  “啊”林默言被这突然的进入刺激的想挺起腰,但肚子上的重量却让他难以做出这样的高难度动作,最後只能无力的绷紧了满是口水的腿。

  被猛然戳刺进去的花不可控制的收缩著,似乎是在欢迎方宇的舌头进的更深,方宇也并没有让它失望,他伸长了舌头顺著花的缩紧而往深处捅著,舌头在完全进入之後,并不满足於静止不动,而是用不平的舌面来回轻刷著平滑的壁,刺激壁又是一阵阵的收紧,并且渗出甜腥的。

  方宇一边刺激著花分泌更多的蜜汁,一边用唇裹紧柔n的花,将里面的汁水尽数吸吮进自己的口中,然後大口的吞咽下去。

  他的手指沿著对方部往下滑动,直到花的顶端,他小力的拨开上面的n,露出里面因充血而肿胀起来的小蒂,此时暴露在空气中的小y豆红彤彤的,方宇有指腹轻擦了一下,就惹来了林默言的一声高y:“啊不要”

  受了刺激的小y豆红肿的更加厉害,同时花的深处也被连带著激出一g水,全被方宇吸进了口腔,咽进了肚子里。

  方宇不顾林默言毫无诚意的抗拒,他用指腹再一次擦过那颗小y豆,并且加深了力气与速度,来来回回的拨弄著脆弱的小凸起。

  “唔不要弄”林默言只有通过扯弄枕头才能稍稍发泄这种不安的刺激。

  方宇的手指轻蹭著那颗小豆,舌尖在花里来回扫荡著,两相配合著带给林默言欢愉,下巴已经有些发麻,他撤出舌头缓了一下,在对方空虚的发出低声的呻y时,将手指捅了进去,同时舌头扫过那颗小y豆,并含进嘴里狠狠的吸著。

  “啊啊啊不要吸唔会破的”林默言突然尖叫出来,那种好像要被吸破的恐惧感太可怕了。

  但是方宇并不放过他,他嘴上不停的吸吮,进花的手指也配合著来回的捅进去chou出来。灵活的手指不满足於单调的直来直往,而是微微屈起,在撤出花的时候用指甲勾画著柔软的内壁。

  “啊,不要,不要”林默言也不知道自己叫喊的到底是不要吸上面的小y豆,还是不要勾弄他的内壁,总之他已经被这双重的快感推上了一个小巅峰。

  在方宇舌头和手指的不懈努力下,林默言的花深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