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页(1/2)

加入书签

  他似乎是在无声地惊叫。

  身体,被瞬间贯穿。

  完完全全地占有。

  卫子璋双手捏着他雪白的臀瓣,终于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方祁连只觉得那火烫的硬物占领了他的身体,在甬道里摩擦出一阵阵让人激动的电流,他似乎要忘情,再也记不得自己的矜持,开口就是完全的□:“子璋……子璋……我……唔……恩啊……”

  他喘着气,眼神(shubaoinfo)迷(xinbanzhu)茫而空远。

  卫子璋却仰起脸,任由汗水流下脖颈,顺着他jing壮的上身滑下。

  房间里,一串串地撞击声,偶尔夹杂着yin靡的水声。

  一室迷(xinbanzhu)乱。

  两人都已经忘乎所以,方祁连脑子里什么也想不到了,而卫子璋的眼里只有他。

  他在他身体里爆发的时候只是抱住他颤抖的身体,将脸埋在他颈窝里,一遍(fanwai)一遍(fanwai)喊他名字。

  祁连,祁连……

  方祁连疲惫地睁开眼,眼前只能看到卫子璋的黑发,他闭上眼,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一夜好梦。

  卫子璋睁开眼,却发现chuáng上没有人。

  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自己太粗心,昨夜荒唐却还未洗过……

  他看到chuáng头柜上的钥匙,伸出手去拿起来,看了一会儿又放下,披了睡袍走出去,本以为能够看到方祁连,可是客厅里空无一人。

  阳台上的两只咖啡杯也没人收,一串钥匙放在两个杯子中间。

  卫子璋的心沉下去,他走过去拿过那串钥匙看了看,忽然之间转身去推开每一扇房门。

  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

  他开车去了方祁连的公寓,大早上的,楼道里很少人,那串钥匙没几把,很快就被他试出到底哪把钥匙才是开门的。

  “咔嗒”一声,锁开了。

  卫子璋极其缓慢地推开门,里面安安静静,一室的清冷。

  方祁连的公寓很小,里面也没有人。

  他回到了总参,心不在焉。

  秦启急急忙忙跑过来找他,“方祁连似乎是走了。”

  卫子璋看着他。

  “有人在机场看到他,只是我们查不到他到底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