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1/2)

加入书签

  31

  两日下来,该我完成的工作也基本上尘埃落定了。

  我一大早和萌妹子溜达到了许智博的小楼里等任务。

  李大人还在吃早点。

  许智博又是牛奶又是面包的送得殷勤极了。

  李大人也一改常态,送啥吃啥,吃不下了,才手一挥,结束了许智博的劳碌奔波。

  我是看在眼里,闷在心里。

  我送的早餐就不需要,许智博送的就吃得香,什么道理嘛!

  什么道理?什么道理?什么道理?……

  心里无数个疑问蹭蹭往脑袋瓜里钻个不停的时候,我突然地意识到了一个一直以来被我忽视或者说刻意不愿意去想起的问题——

  李大人,需要的或许根本就不是我这样的同性。

  好像被一道巨雷劈得动弹不得。

  我有多喜欢,有多爱,有多可以等,又有何用?

  什么道理,男娶女嫁就是道理。

  我是可以不在乎,不在意,因为世上除了最亲的奶奶,最不可舍弃的小,我没有可在乎的人,可在意的事。

  李大人又怎么可能不在乎,不在意?

  有多离经叛道,不是不知道,以为求得奶奶的同意小的理解我就可以放心追逐,却拿不敢当忘记,自欺欺人地缩在自己的世界里祈求心里念着的人某一时某一刻的蓦然回。

  如若李大人心里无此念头,就算是千百回的蓦然回,我不也还是我,只是王小南,永远也不可能在她的心里打下印记,更枉论成为她的爱人了!

  可是,可是,一句“喜欢”已被推得很远很远,远到差点走不回来,我又如何敢说下一句“爱”来掐死自己刚刚得来的短暂停留呢?

  流蜚语有多可怕?

  他人非议可躲多远?

  家不能进,亲不可认的境地能承上几分?

  事业走远,理想抱负受锢之时,爱又可撑上几许?

  这些在我心里不是问题的问题,在李大人的心里又当如何?

  我之所以百无禁忌,是因为我认定了李大人。

  而李大人,又凭什么来认定我?

  李一凡。

  许智博。

  或许还有我不知道的甲、乙、丙、丁,他们都会是李大人的选择,而我又凭什么来赢?

  朗朗晴天,我确是乌云压顶,再也没有了快活可。

  李大人依旧在和许智博谈笑风生。

  李大人的笑容依旧美得让我错不开眼。

  我不错眼地看着他们,却连李大人好听的嗓音也听不进了耳中。

  慢慢地退着往后走,孩童般顽皮的举止,惶惑不已的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爱不能。

  罢不能。

  走不远。

  守不住。

  不能忘。

  不想忘。

  作茧自缚,无处逃脱。

  身体倚上门板的时候我抬眼望天。

  天空总是我喜欢的蓝色,洁净的云,很薄,很淡。

  吞咽着口水把瞬间冲得我直不起身来的绪狠狠地压在心底,我还是鼓足勇气往前站到了李大人的面前。

  李大人说,“智博有心招待,茶点还不错,小南还想吃点吗?”

  我摇头说,“不了。”

  李大人也不再勉强,只是朝着许智博微笑着的眉眼微微刺疼了我的心。

  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该让负面的绪将自己占据。

  李大人说,今日要在县城里召开县、镇、村三级协调会,早上会有一场硬仗要打,让我打起精神来。

  我不明白协调会怎么会和“硬仗”扯上关系。

  不过待我大中午餐桌上摆着比水浒传里三碗不过岗的大碗还要大的红高粱酒的时候,我深刻地明白了李大人这话的意思。

  共~产~党的党国政事,谈的就是这点酒桌文化。越是往下,酒桌文化越是源远流长。

  许智博私下里说,一碗净再谈事是安县这位县太爷规矩,就是人倒了,规矩也不可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