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1/2)

加入书签

  发小说:“我会等你出来,一定要好好的出来。”

  喻晓笑着闭上了眼,拉着发小的手也缓缓地松开了。

  手术室的寂静让我们能很清晰地听见手术车快速滑入里头的声音。

  发小在手术室门关上的一刹那重重地倚在了门上,“怎么会这么严重?不一直都好好的吗?”

  发小不是在问我,似是在问自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阿古快步地来回走着,尽显她的焦虑不安,并没有注意到发小的疑问。

  时间因等待而显得更加的难熬。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当指针指向凌晨手术室里依然毫无消息的时候,阿古急得几乎要冲进去了。

  我也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地往坏的方向想,这么久了,什么样的手术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发小突然地蹲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赶忙跟着蹲着,才发现发小的脸色白得吓人。

  “姐,你怎么了?”

  我扶着发小起身坐到休息椅上,发小捂着肚子摇了摇头。

  我猛然地想起我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吃东西,甚至没喝一口水,发小该是饿到了,而什么时候发小也有了和李大人一样的胃病呢?

  我始终觉得我和发小没有分开,而其实,分开这么多年了,我对发小的了解又有多少呢?我早已不再是发小一皱眉头就知她心思的那个王小南了。

  “我去买点吃的,你先坐会儿。”我起身准备离开,发小却拉着我也坐了下来。

  “不碍事,帮我把阿古叫过来。”

  我赶忙起身去抓对着手术室门望眼欲穿的阿古。

  阿古以她们民族特有的仪式祈祷着喻晓平安度过难关。即便我拖着她到发小的身边,已经保持着虔诚的祈祷姿态。

  发小指了指身侧,我推着阿古坐了下去。

  发小皱眉紧盯着阿古问:“你跟我说实话,喻晓怎么会病得如此厉害?前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阿古纯净的眼里也就有了困扰之意。看来定是喻晓对她有过嘱咐的。

  发小并没有去逼着阿古,只是叹了口气说:“你不说我也是要知道的,她不是最想见我吗?那这般瞒着我又是为何?”

  阿古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般地一股脑全都说了:“她是先天性的心脏畸形,根本不是什么早搏,唯一的根治办法就是换心,心脏哪有那么好找的?高教授他们研究室研究了这么多年目前也只能做出手术延缓病发的方法。她根本就不适合医生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而她还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还上了高原,能不病得厉害吗?”

  “先天性的?”不仅是我,发小也不能相信,毕竟我们认识了喻晓这么多年,却从来不曾听说。

  “对啊,不然以高教授的声望和他在心脑血管疾病领域的造诣,能被难成这样吗?这种先天心脏畸形,如不是高教授在,晓姐姐早就……”

  阿古没有再说下去,我和发小想也知道后果。

  发小也就更加地安静了,几乎连呼吸起伏都被压制在了内心里。

  我看着成了雕塑般的发小,发小很少提起喻晓,而喻晓更是几乎不提发小,我从来不知道她们之间会有怎样的牵扯,是我太愚钝,还是她们原本就都是习惯隐藏隐忍的人呢?

  我迫切地觉得我该去做点什么已打破我心里的不安,疑惑,还有呼之欲出的焦躁。

  我跑出去买了许多的东西,吃的,用的,不管有用没用。

  当我提着满满的东西再次来到手术室前的时候,手术室的灯依旧亮着,手术室的门依旧关着,而发小和阿古的脸色都愈发地难看了。

  “吃东西……吃东西吧……”我把吃的塞满她们的怀抱,她们却也只是拿着,却并不吃。

  “阿古,吃!”我几乎半强迫着把手中的汉堡塞阿古的嘴巴里。

  阿古机械似的咀嚼着。

  天都快亮了。一夜快过去了。

  又过了不知有多久,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闭过眼,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出来的不是高教授,是高教授的助手,手术帽下湿漉漉的发根可见他刚刚打了一场硬仗。

  我们围着他,他疲倦地脸上露出笑意,只在一刹那间,我心里的焦灼被他脸上的笑意抚平。

  他说:“手术很成功,只是大出血导致她失血过多,幸好抢救过来了。晚点会推她出来,暂时还没有醒,待会麻醉师会跟她一起出来,随时观察状况,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我压在心里沉甸甸地石头瞬间落地。

  阿古高兴得露出了孩子般的笑颜。

  发小的眉头也随着助手的话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

  很快地,喻晓便被推出了手术室。

  天,也已经亮了。

  发小还是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我们三都被隔离在外头了。

  放松了心情地阿古很快地在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