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天天,我好像喜欢上你了(1/2)

加入书签

  清风徐徐,云波不移。

  片刻之后,白天端这一个精致的翡翠玉壶上来。

  周身青翠欲滴,上面有鎏金雕刻的龙纹,光彩夺目。

  白天盈盈一拜之后,径直将酒壶放到了桌上。

  按照王上的吩咐,他取来的是一种甜酒,喝了不容易醉。

  他知道,王上这是为了小公主的身体考虑。

  毕竟小公主还太小了。

  “好了,尔退下吧。”

  “是,王上。”

  眸光流转,一手一扬,酒壶已然落在某灵手里。

  虽然说她的酒品不怎么样,可是今天赢了银子,她激动啊。所以,必须好好庆祝一番。

  拿起酒壶,想都不想,对着壶嘴就往嘴里灌了下去。

  “小东西,你喝慢一点儿。”剑眉微拧,含着浓浓的担忧口吻。

  帝弑天回眸的瞬间,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眸光迷茫,水波荡漾。

  依旧是那一身如火的舞衣,洁白的脖颈高高扬起,束在丝中的彩色丝带径直垂在地上,好生唯美。

  虽然拿来的是甜酒,可是某灵的酒量确实烂的可以,三口下肚,桃花染面,步履蹒跚。

  身子前后踉跄着,看似要倒,可就是没倒。

  帝弑天一急,作势想要上前,却被灵儿开口制止了。

  “你不要过来…”倏尔猛然转身,眸光迷茫的望着帝弑天说道。

  凤眸一敛,眉心蕴上了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不要过来,天天…我…我想…给你…跳一舞…你…你…不要过来…”

  说话间,步伐左右晃动着,小手握着酒壶不撒手。眉眼浅笑,脸上写满了单纯的认真。

  “好好好!孤不过去,你小心点儿,别摔倒了。”

  这小东西,醒着的时候,他拿她没办法。如今醉了,依旧没办法。

  “嘻嘻…天天乖…一会儿奖励你一颗糖。”

  “……”帝弑天嘴角隐隐抽动。

  一颗糖?

  亏她想得出来!

  没办法啊,糖比较便宜…

  就在这时,一声曲调悠扬的嗓音响起。

  没有管弦乐器的融合,没有飞花落叶的陪衬。

  一人,一壶,一舞,一歌。

  红衣如火,彩带飘扬。

  恍如一团火焰,炽热的绕烧着。

  心,不由自主的跟着节拍变得炙热。

  眼神痴缠,早已陶醉。

  每一个动作,惟妙惟肖,将灵魂融到了意境中。

  美的那般不真实,好像一场绚丽的梦幻。

  血能解百毒,一手诡异的医术,能御万兽,能破难题,智斗南陵,巧解九连环,识的摆钟,惊天一舞…

  这个小东西,总是每日的变换不停的给他惊喜。

  他真不知道,这世上,究竟有什么能难住她了。

  不论是词,还是曲,都耳目一新。

  不过,其中都蕴含着浓厚的感。而且,能引共鸣。

  在这个小东西身上,究竟生过什么,她才能写出这样的歌曲。

  ‘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

  那个君王是谁,大唐又是哪里?

  莫非,在这小东西心里,还藏着一个人。

  大手,不由自主的附上心口。

  因为,狠狠的痛了一下。

  他只想过,用无尽的宠溺留住这小东西,却不曾想过,她心里有人怎么办?

  放了吗?

  可是,他能放吗……

  一曲毕,将酒壶一扔,灵儿旋转的投入了帝弑天的怀里。

  双手,熟练的缠上帝弑天的脖颈,伸手,一点点的描绘着他。

  刚毅的眉,邪佞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薄唇。银色的长随意披散在颀长身躯上,装点出冰山雪莲般的美丽。

  每一笔,都是上帝之手精雕细琢,完美到了极致。

  这样的男人,如今,在她的怀里。

  “天天,我今天…今天赢了好多银子哦。”

  许是因为醉了,说话没有了往日的不成熟,只是,多了些撒娇的味道。

  “孤知道,小东西原来这么喜欢银子。”回手,拖着着几乎木有分量的身子,帝弑天柔和的说道。

  “当然了…我最喜欢…最最最喜欢…的就是银子了。”傻傻一笑,灵儿身子配合着那几个“最”字,往后仰了仰。

  不知怎么的,此刻,他竟然有些羡慕那些银子了。

  呵,多好笑。

  于是想也没想,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除了银子,小东西还喜欢什么?”

  “金子。”

  “……”这有差别吗?

  这话要让灵儿听到,肯定会敲着他脑袋说,这差别大了去了。

  金子比银子值钱啊!

  “天天…酒壶…咯…酒壶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能不能…”

  “给你…”不用她说,他也知道这小东西的意思。

  醉了都忘不了银子,看来确实是真爱啊。

  “真哒?那那个…那个金手盆…”

  “给你…”

  “其实我觉得…觉得王宫也挺漂亮的…”

  “都给你…”

  “真哒?”灵儿瞬间睁大了眼睛,双眼泛着狼光。

  “只要是孤有的,只要是你要的,孤都给你。孤没有的,抢过来给你!”这不是一句糊弄的话,是帝弑天自内心的。

  此刻,他褪去了高高在上的疏离,卸下了周身冷厉的寒冰,一字一句,透露着宠溺和认真。

  人这一生中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打破你的原则,改变你的习惯,成为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例外。

  这小东西,就是他遇到的那个人。

  “天天…你知不知道…你是…是个傻瓜…”

  唔~忽然感觉好幸福。

  可是,为毛眼睛酸酸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她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可是,这个男人总是能勾起她的心疼。

  双手收紧,小脸扑到了帝弑天的颈间。

  帝弑天身子一僵,冰冷的嘴角勾出一抹温润的弧度。骨节分明的大手上移,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这小东西的丝。

  “什么都可以是你的,可是你,必须是孤的!”这一点儿,是绝对的。

  如果有一天这小东西不见了,帝弑天真的无法想象,他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许久,灵儿都趴着一动不动,还以为她睡着了呢。

  就在帝弑天想要将她放在床上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句低低的喃呢。

  帝弑天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刹那间,仿佛获得了全世界。

  只因为灵儿说:“天天,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一时间,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那个高高在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竟然不然有些不知所措。

  好像大脑在一瞬间停止了运转,四肢已经不受支配。

  就那样,呆呆的,傻傻的,一动不动。

  虽然只是醉话,虽然只是好像,可是他从来没有一刻,比此刻更满足,更喜悦,更惊喜了。

  只要能有一点点,只要能有一点点他就很知足了。

  “小东西…”

  “可是…可是我不敢喜欢你…天天你知道吗…我害怕触碰爱…因为…因为…曾经有一个…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说过…

  …是穿肠毒药,爱是…爱是过眼云烟。

  世界上最…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爱了…可是…可是我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心…呜呜呜…好失败…呜呜呜…师傅我对不起你…”

  语气断断续续,音调不高,可是足以让帝弑天听清楚。

  是穿肠毒药,爱是过眼云烟。一个很重要的人告诉这小东西的?会是谁?莫非就是她口中的“师傅”?

  可是,他遇上这小东西的时候,她貌似才出生没几天吧,哪里来的师傅?

  况且,兽兽还有师傅吗…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回旋在帝弑天的脑海中,无法探寻,因为无从下手。

  或许,这小东西本身就是一个谜。

  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带给他那么多惊喜。

  不敢触碰爱吗?

  想必是她的师傅受过伤,所以才会这样说的。

  没有关系,他会一点一点的融化这个小东西的心房,直到,她爱上他为止。

  “而且…而且我身上还背负着…背负着很多责任…我不能…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轰!

  一句话,让帝弑天的脑子炸开了。

  这小东西说什么?什么叫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她这是在告诉他,总有一天,她会离开吗!

  不行,他允许,他不允许!

  “不过…在没有解开…解开你身上的毒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这话,不知道是骗别人,还是骗自己。或许,只是某灵自己一直用这个理由,催眠自己心里的感而已。

  所以,解毒之后就要离开了吗?

  那他宁愿不解毒,这样的话,这小东西就会陪着他,走到尽头。

  “唔~难受死了…”酒精上头,肚子里翻搅的厉害,头也感觉很痛,灵儿嘟着嘴不满意的抱怨着。

  “白天,拿碗醒酒汤来。”

  伸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