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痛不如短痛今天第十一更(1/2)

加入书签

  片刻之后,身下传来一个压抑的疼痛声,低头看去,对上一张,好似雕刻办雕刻般的俊逸面容,轻蹙的剑眉,浓密的睫毛,直挺的鼻翼,还有漂亮的薄唇。

  而那个人,却正式燕子轩,他的衣服上还有一丝与地面相擦所溢出的血迹。

  “啊!”木莲惊呼一声,猛的推开燕子轩,摁住乱了节奏的口。

  舒景,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逼我想起你的记忆!

  舒景,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何要给我这些记忆,难道你是因为那个时候爱上燕子轩的吗?

  你给我这些记忆,是在强迫我吗,也要我爱上他吗?舒景,我不要,我要离开这里。手用力的扯着头发,她努力使自己不要想太多。

  “景儿,你还痛吗?”温热的手掌轻柔的覆盖在头上,心猛的一滞,她抬眸,怔怔的看着他。

  似乎看到多年前的他,忍着伤口的疼痛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询问道,‘你没事吗?’阳光从他身后绽开,他笑容明媚。

  “不痛了。”鬼使神差的,她小声的答道,任由他的手放在她额头上。

  “不同那就快起来把,你都睡了三天了。”他咧嘴一笑,将她额前的头发拨开。

  “你陪了我三天?”

  “你醒了就好了。”将她零乱的头发整理好,他转头将香茗唤进来,“打水来,给王妃洗漱。”

  水端上来,他又吩咐她们退出去,自己将盆子放在床头,拧着帕子,替她擦拭着手……他动作轻柔而细心,眼神格外专注,紧抿的唇像是在做一件及其神圣的事。那修长的睫毛缀着晨光,一闪一闪的,看的她觉得心酸。

  当他换了条丝巾,擦到她脸上的时候,她脸一侧,试图躲开,却被他轻柔的扣住后脑勺,眼神也略带责备的瞧了她一眼,像的再责怪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终于,她鼓足勇气问道。难道是同情她?

  他嘴一勾,笑了笑,却是不语,手上仍轻柔的擦着她绯红的脸。

  “燕子轩,我不习惯你这么对我!真的,我还是比较习惯你骂我,想办法折磨我,想办法羞辱我,而且,我对你一直都很厌恶了,和以前一样,也不要试图对我好,就弥补我,让我原谅你,像其他女人一样可悲的爱上你,你这个温柔陷阱对我没有丝毫作用。”她转眸看向门口,冷冷的说道。她明白,她的言语刺激不了他,不过她真的受不了,他待她如此之好,她真的怕自己迷失,迷失在一颗心下。

  执着帕巾的手不自觉的颤了一下,他收回手,看着她的侧脸,起身,将帕巾扔进盆子里,转身走了出去。

  那欣长的身形在阳光的照耀,透出一抹长长的倒影,有些沉重,那影子越拉越长,一只在变动,走到门口却突然停了下来。

  “舒景。”他低压疲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之所以这么待你,只是因为,你是本王的王妃,是我的妻子。”说罢,那身影便消失在门口,诺大的屋子便之剩下一只呆坐在床上的她。

  心口猛的一疼,像裂开了一样,痛得她倒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