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女人今天第十七更(1/2)

加入书签

  颤抖的手放在她冰冷的脸颊,将她紧搂在怀里,看着地上那几十具尸体,看着刚才还鲜活的人,看着舒志清,舒老太……看着他们无声的躺在地上木莲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那凄凉的声音穿透云霄,落入天际。

  “舒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抱着香茗,木莲跪在地上,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下,湿透了她的衣服。

  舒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家人,没有保护好香茗,没有保护好舒大人,没有保护好,舒老太……

  你恨我吧,舒景,我无法面对你!我非但没有照顾好他们,反而还让他们就这样去了。

  我太过自以为是,我以为自己能救他们,可是,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手指扣在雪地里,她的哭泣声凄凉和悲愤,让在场所有的人够不由的流下了泪水,白衣一直站在边上,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心里觉得有些发痛,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面,泪水迷离的她,完全就不像那日在白绸上骄傲的女人,也不像平日老爱他开完的开朗女人。

  “景儿……”燕子轩蹲下身子,揽着木莲的肩膀,轻声的安慰道,“景儿,不要伤心了。”

  “对不起。”她抽噎道,身体在发抖,有些语无伦次,对不起舒景,我负了你。

  “景儿,这不怪你。”

  “是我,都怪我,都怪我自已为是,都怪我无能,我以为我能保护她们,可是,我的命却是香茗换来的。”她将头无力的靠在他宽旷肩上,突然好想再好好大哭,将所有的痛都哭出来。

  “是我的错,如果我来了,说不定就不会这样了。景儿,你还活着,知道吗?香茗她希望你好好活着。”低头吻住她的头发,他真的不敢放手了。

  “哈哈哈……”靠在他怀里,问着那淡淡的兰花香,她又哭又笑,笑的那么无助,哭的那么肆意,直到,夜色沉下来,直到她在他怀里哭得昏睡过去。

  燕子轩紧紧搂着怀里不停发抖的身体,一整夜,她身体都在发抖,像是在做一场可怕的梦,苍白的唇一只在重复着,“舒景,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他们。”

  他不懂,为何她要念道舒景这个名字?而且,在舒府的时候,她哭泣的时候,曾也说道,舒景我对不起你。她,不就是舒景么?

  或许……回想着以前的舒景,现在的她除了面容,他也无法找到她们的共同点。

  小心翼翼的理顺她脸上的头发,他花了一整夜,才将她的衣服和身上洗漱干净,可是,她的手指,却一直抓着他的衣襟不肯松开,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两人如此亲密的呆在一起,燕子轩心里有些苦涩,也不由的再度搂紧她,她的身体柔软而冰冷,那么的瘦小,但是,为何他老觉得她似乎背负了太多,那仅有半年存活的毒药,那一声我没能保护他们,那一声无助的哭泣。

  “景儿,我一定让你好好活着!”就这样搂着她,他不知不觉也开始犯困,这些日子,她老是生病,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