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美感(1/2)

加入书签

  安容吓的站在那里,除了惊叫外,根本就不知道还可以往旁边躲闪,试着避开。

  萧湛在药铺前,不知道暗卫说了什么,他的眉头皱了皱,等他听到安容的尖叫时,忙反应过来,要去救安容。

  就在这时,暗处飞来一把匕首。

  挡住萧湛上前救安容。

  本来可以避开的萧湛,为了救安容,只略微侧了侧身子,那把匕首从他胳膊处划过。

  再说,安容觉得自己要被撞定了,她不怕被撞,可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想着,她的手就捂着了肚子,就在那大胖子扑过来时,胳膊忽然被抓紧,然后身子一旋。

  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

  只一声,那胖子便晕了过去。

  安容被萧湛抱在怀里,紧紧的桎梏着,她睁开眼便瞧见两米远处,那大胖子撞在地上,头破血流的场景。

  顿时,安容的胃便翻江倒海了起来。

  她推开萧湛,捂着胸口作呕起来。

  萧湛的暗卫四下散开,去找那刺客。

  而敞开的窗户处,露出一张脸,有些阴沉,最后阴沉散去,脸上带了不解和疑惑。

  “安容?”楼道上,传来一声轻讶声。

  那声音耳熟的让安容有些咬牙切齿。

  她侧过身子,便瞧见二老爷站在窗户旁,眸光温和歉意中带了些许寒冰冷意。

  安容气的咬紧牙关,拳头握的紧紧的。

  她原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是她倒霉。

  如今瞧来,这根本就是二老爷故意的!

  方才,她和萧湛进药铺。背后那股强烈的杀意,绝对是二老爷无疑!

  只有瞧见了她,才会那么的想杀她!

  萧湛站在安容身侧,他注意到安容云袖下遮住的红玉手镯,露出一角,此刻正泛着乌黑的光泽。

  萧湛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此刻比手镯愈加的黑了。

  之前镯子变黑。安容说有人要杀她。这会儿,木镯又变黑了。

  他望着二老爷,眸底有抹杀意一闪而逝。

  二老爷倒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地。该道歉道歉,该赔礼赔礼,仿佛刚才那就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意外了,至于安容受惊吓险些被砸。只能自认倒霉了。

  安容捂着鼻口,看着二老爷那道貌岸然的样子。觉得呕心。

  她知道二老爷今儿为何格外的想杀她,不用说,也知道是因为沈安孝的缘故。

  沈安孝是他的儿子,却因为她的出嫁。分了丫鬟们的心,以至于照顾他儿子不周,致使他夭折了。

  这会儿。二老爷是膝下无子了,两个儿子相继去世。这股子恨意,若是可以,二老爷绝对会将她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那大胖子是他故意丢的,至于暗处飞来的匕首,阻拦萧湛救她,更不可能只是一个意外,绝对是二老爷的同伙!

  不是庄王府的暗卫,就是齐州沈家的暗卫!

  想着,二老爷差点点害没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安容就近乎癫狂了。

  不过她忍耐心够好,但是她忍受不了二老爷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安容笑了,笑的恍如牡丹绽放,那一瞬间,让二老爷眼神都凝了起来。

  他讨要安容的笑,那是一种揭破阴谋后,胜利的笑容。

  但是安容的话,他更是厌恶至极。

  安容笑喊了一声二叔,然后一脸悲痛道,“二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昨儿才出嫁,今儿听三皇子说孝哥儿夭折了,是真的吗?”

  安容这一把盐撒的极好,二老爷极力忍耐的脸色,瞬间忍不住了。

  安容清楚的瞧见,他搭在窗户上的手紧紧的握着,似乎要将窗户给捏的粉碎。

  但是,安容觉得还不够,她道,“若不是廷哥儿过世,二叔急着搬离侯府,以二叔对孝哥儿的疼爱,绝对会照顾有加,他又怎么会……。”

  说着,安容叹息了一声,道,“都怨那该千刀万剐的贼,将大夫人杀死在密道中,让孝哥儿见到大夫人的死状,日夜梦魇,二叔,你也别太伤心,找到那杀大夫人的贼,灭了他,就当是给孝哥儿报仇了。”

  安容的话,轻柔而温和,却如一把把钢刀,插在二老爷心口,鲜血淋漓。

  饶是千般心痛,二老爷也笑着回答了一声,“是呢。”

  这两个字随风而动,刚刚飘到安容的耳畔,二老爷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

  他的眸底染上一抹乌云,浓密的像是顷刻间便能大雨倾盆一般。

  安容微微挑眉,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几米远处,有一暗卫走过来。

  安容眼神微凝间,有些明白了,她笑了。

  不用说,那暗卫铁定是当日要了二老爷一只手的暗卫,如今认出来了,二老爷想报仇了。

  偏偏那暗卫是萧湛的。

  元宵花灯会上,二老爷刺杀了三皇子,之后便逃命,暗卫一路尾随他,自然知道二老爷刺杀三皇子的事。

  这是个把柄,足矣要了二老爷的命。

  他就算怒气再重,也不敢当众表露出来,更杀不了萧湛,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

  萧国公府的怒气,别说是他了,便是大周任何一人,哪怕是当今皇上,怕是也承受不起。

  以二老爷的心性手段,他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

  他更不会猜不出来,在那之前,在密道里,那些暗卫都是萧湛的。

  也就是说,他所有的秘密,萧湛和安容都知道,包括他和大夫人偷情,他杀大夫人。

  想着大夫人的死,二老爷的手攒的更紧了。

  若不是暗卫点住了他的穴道,他绝对会放大夫人一马。大夫人不死,他也不会和二太太吵起来,误害了廷哥儿,更不会有孝哥儿的夭折。

  这一切,都是安容和萧湛害的!

  如今自己狼狈不堪,犹如丧家之犬,他们却夫妻和睦。如那蜜里调油一般。

  虽然安容站在下面。可是她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