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花露(1/2)

加入书签

  原本朝倾公主的话,很坦荡从容,她主动提出去东延,是解大周之危。乐?文小说?w-w-wlwxs520c-o-m。

  这样的善举,叫人刮目相看。

  可仔细想,却有牵着大周鼻子走的嫌疑。

  安容不知道她这样说,是想以进为退,还是真的想去边关,给这场战乱再添把火?

  安容想,以退为进的可能性更大些。

  清颜再如何心性沉稳,到底只是个女儿家,她也怕会被送去边关,她主动提出来,是全心为大周考虑,大周掳劫她在前,她摒弃前嫌,大周还拿她换边关的安宁,活脱脱小人行径,枉为君子

  安容在走神,萧湛则在凝眉。

  老实说,一路从北烈回京,他对朝倾公主真是刮目相看。

  不论是传言中的顾家大姑娘,还是传闻中真的朝倾公主,在她身上都见不到影子。

  她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只和安容记忆相吻合的人。

  她的胆子很大,不论身处何地,她都从容不迫。

  完全不像一个养在深闺中没有见识的大家闺秀。

  还有她执意来大周的目的,也叫人琢磨不透。

  若只是为了弄清楚前世,她要见的人只有安容一个。

  现在人也见过了,她该回北烈了吧?

  萧湛瞥了朝倾公主一眼,问安容,“她什么时候回北烈?”

  萧湛忽然来这么一句,惊了安容一跳。

  安容摇摇头,“我没问,她也没说。”

  说完,安容望着萧湛,修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两下,问他,“她什么时候走,不是朝廷说了算吗?”

  在安容看来,朝倾公主是没有选择的。

  “北烈墨王世子不会真的来给靖北侯世子赔不是吧?”安容眼睛睁大三分。

  老实说,这样任性的举动只有靖北侯世子做的出来。

  墨王世子得有多喜欢朝倾公主,才愿意为了救她从北烈千里迢迢来大周赔礼道歉,指不定还要送上自己高贵的臀部,让靖北侯世子赏一脚?

  安容可不信,北烈皇帝能约束的了墨王世子。

  若是可以,又哪来朝倾公主绝食最后差点香消玉殒的破事?

  萧湛听安容的问话,眉头轻陇道,“当时的情况,并非那么简单,连轩抓朝倾公主,任性只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想替我报仇。”

  “报仇?”这两个字成功挑起了安容的好奇心。

  谁和萧湛有仇?

  萧湛点头。

  当时情况危急,一边是东延太子,一边是北烈墨王世子。

  他就算带了暗卫去北烈,能带多少人?

  若是不绑架朝倾公主,他们根本离不开北烈,墨王世子肯定会将他斩杀一雪前耻。

  有朝倾公主这个人质在,北烈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要墨王世子亲自来赔罪,连轩确实是故意的,他们在北烈,着实过了两天东躲**的日子,连轩是要墨王世子也尝尝被追杀的滋味儿。

  就凭墨王世子毁了他的容貌,他刺了墨王世子一剑。

  北烈和大周迟早会有一战。

  安容听着,忽然,心跳的极快,有些慌乱。

  她好像捕捉到什么,又极快的消失了。

  那边,皇上让朝倾公主坐下,对她道,“公主且在我大周玩几日,等北烈的使臣来,朕会送你们回北烈。”

  朝倾公主福身道谢。

  等她落座后。

  宴会才真正的开始,歌舞缭绕,瓜果飘香。

  朝倾公主吃了两口糕点,凌阳公主就过来了。

  和她共坐一桌,和她说笑,谈论大周和北烈的风土人情。

  说着说着,凌阳公主话题一转,问道,“之前比试书法时,你用了北烈的简体字,有什么规律吗?”

  闻言,朝倾公主眉头轻轻一斜。

  嘴角流过一抹笑意。

  之前在北烈,她没有完成的心愿,或许能通过大周来实现?

  要是大周使用简体字,父皇还会说她干政吗?

  她就想不明白了,有繁从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父皇偏反对,害得她要写繁体字,又怕露陷。

  要不是母后宠爱她,她估计早瞒不住了。

  现在凌阳公主“奉命”来刺探,朝倾公主决定“装傻”上钩。

  两人详谈甚欢。

  因为朝倾公主是被掳来的大周,朝廷和她也没什么要商议的,这接风宴,只是接风。

  一个时辰后,歌舞看腻了,也吃饱了,就散宴了。

  安容跟在萧湛身后,朝马车停顿的地方走去。

  半道上,有丫鬟急急忙追上来。

  那丫鬟有些眼熟,安容认得她是凌阳公主身边的丫鬟。

  丫鬟福了福身道,“萧表少奶奶,朝倾公主和你一见如故,公主让你务必从她口中问出所有的简体字,这也是皇上皇后的意思。”

  安容眉头陇紧,她望了萧湛一眼。

  萧湛没有说话。

  丫鬟传完话,转身便离开了。

  安容这才道,“让我去和朝倾公主套话,还套出所有的简体字,皇上是不是太为难我了?”

  之前,朝倾公主让她写秘方,她都嫌弃字太多,拒绝了啊。

  这会儿如何好去开那个口?

  而且,皇上未免也太操之过急了些吧?

  要是北烈真的施行简体字,大周大可以派几个人去学,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