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晦气(1/2)

加入书签

  马车平稳的朝前驶去。

  滚滚马蹄,混着风声,还夹带了萧湛肆意的笑。

  萧湛心情极好,可是安容的心情很遭。

  因为萧湛笑之前,手还捏了下她的脸皮。

  这是在说她吹牛,脸皮太厚!

  有什么好笑的,等你笑岔了气,就该我笑了。

  此刻,安容心底就一个想法:挣钱,挣大把大把的钱,然后一大摞一大摞的银票丢萧湛跟前,他要再不信,就摘下他的面具,丢他脸上!

  安容斗志昂扬。

  一刻钟后,马车缓缓停下。

  安容掀开车帘,望着外面,只见通往武安侯府的路上,人来车往,甚是热闹。

  平常,从这里回武安侯府,连小半盏茶的功夫都不用。

  今儿,花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勉强看到侯府大门。

  心急的安容,干脆拉着萧湛下了马车,步行回府。

  远远的,安容就瞧见福总管带着七福迎接宾客。

  头顶上的匾额比之前更亮堂了,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见到安容和萧湛过来,福总管一边给人拱手作揖,让人领着他们进府,一边朝安容走过来。

  福总管脸上洋溢着笑容,请安道,“四姑奶奶、四姑爷来了呢。”

  安容见福总管眼睛有些发青,还有些血丝,就知道他这些日子吃了不少的累。

  “府里这么忙,辛苦福总管了,”安容感谢道。

  福总管这些日子是真辛苦,府里没有正经能管事的,大事小事都得他先操遍心,处理的妥当了,再去给老太太和怀了身孕的三太太过目。

  侯爷娶妻,是大事啊,比安容出嫁还要大,都他一个人忙里忙外,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这会儿站着,都有些吃力。

  不过能得安容这么体谅,福总管觉得浑身都是劲,笑道,“不累,新夫人不用一个时辰就要进门了,往后侯府内院有了当家做主之人,老太太也轻松了。”

  知道安容对新夫人满意至极,这些话,福总管说起来心也不虚,他真是这么想的。

  福总管要招呼客人,不能和安容多说。

  甚至今儿宾客来的太多,招呼人的丫鬟都不够使唤。

  安容把陪嫁的丫鬟带了七八个回来,这会儿全用上了。

  安容迈步要走,想起来一件事,叮嘱福总管道,“一会儿要是有人捣乱,直接乱棍打出去。”

  福总管听得愕然,“侯府成亲,还有人捣乱吗?”

  “以防万一,”安容笑道。

  福总管点点头,又忙去了。

  安容轻耸了耸肩,希望昨儿的事,给庄王妃一个警醒,别做螳臂当车以卵击石的事。

  进了侯府,走了没几步,就瞧见了沈安北和沈安闵,两人神色匆匆,瞧见安容,喜出望外啊。

  尤其是沈安闵,快步上前道,“四妹妹,酒坊的事你听说了没有?”

  安容点点头,见两人急切的模样,忙道,“我听说了,这事别急,先把客人招呼好,等喜宴散了,我们再议。”

  沈安北脸抽了抽道,“不急不行了,许多酒楼都派了人聚集在酒坊,要求降价,要么就终止合约,酒坊现在乱成一团粥了。”

  这些人,真是有够气人的。

  明知道侯府今儿忙,还添乱,有什么事不能等明儿再说吗?

  安容脸色也难看了,不会是庄王妃在背后搞得鬼吧?

  可是能招呼客人的人原就不多,要是大哥二哥走了,岂不是要把一堆人干晾在那里?

  沈安闵道,“我爹赶回来了,那些大臣有他照应。”

  安容想了想道,“三叔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要不酒坊就先关门吧,告诉他们,不会让他们吃亏的。”

  沈安北点点头,吩咐人去办这事了。

  结果他才转身,就瞧见一个七福领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走过来。

  男子手执玉扇,风度翩翩,挺拔如竹,风姿皓轩。

  沈安北瞧的一愣。

  安容也有些呆住,她能猜到裴家会来人,却没想到裴家来人居然是裴度。

  不是说裴家在准备换族长,似乎没几天了,等老族长退位,他可就是真正的少族长了,这时候他却来了。

  这不是一般的重视啊。

  这意味着,在裴家人心目中,裴语的地位不比继任族长低。

  裴度步伐从容,脸上的笑容温和而持重,他上前,笑道,“怎么一个个瞧见我这么诧异,不欢迎我来?”

  沈安北反应过来,笑道,“哪有不欢迎之理,裴少爷能来,我侯府蓬荜生辉。”

  裴度嘴角轻弧,“能让侯府蓬荜生辉的可不是我,我只是来贺喜,喝酒的。”

  说着,他对沈安北和沈安闵道,“你们别一直瞧着我,我会害羞的,你们忙去吧,我有几句话想和荀之兄说。”

  沈安北脸皮一抽,尤其是裴度脸不红气不喘说他会害羞,脸皮真厚啊。

  沈安北望着萧湛道,“四妹夫,麻烦你帮我招呼下裴少爷。”

  萧湛点点头,沈安北和沈安闵才急急忙离开。

  安容望着裴度,轻福了福身。

  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