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打架(1/2)

加入书签

  苏君泽站在安容跟前,将她的去路挡住。

  而他难得一见的冰凉脸色,和前世清颜倒下时的一般无二,只不过那时的他,还带了焦灼担忧。

  一想到前世,安容心底就堵了一团火气。

  前世,她自作自受,她认了。

  这一世,他们没有交集,他凭什么对她冷眼相待?

  “东钦侯世子,我和你无话可说。”

  他脸色冷,安容的脸更冷。

  苏君泽眸底一沉,手一伸,把安容拽了过去。

  芍药出声阻拦,“东钦侯世子,你快放了我家少奶奶,不然我就叫……。”

  暗卫二字还未说出口,苏君泽便道,“不许跟来!”

  安容的手腕别抓的有些疼,气的她直拍打他的手。

  苏君泽把安容拽着朝前走,芍药跟上,他回头瞥了一眼,眼神如刀,吓的芍药不敢前进一步。

  夏儿脸色微白,道,“芍药姐姐,现在该怎么办?”

  芍药摇摇头,语气笃定道,“他肯定是疯了!”

  少奶奶出门,至少了带了七八个暗卫不止,他上回抓少奶奶,少爷虽然没对他怎么样,却很生气了,他还敢犯同样的错,这是找死!

  再说,安容被苏君泽拽着一直朝前走,安容咬了牙道,“我都说了和你无话可说,你为什么要拽我?!”

  苏君泽不说话,直接把安容拉倒了附近的凉亭处,方才松开她。

  安容低头揉手腕,手腕都有了淤青之色,碰到都有些发疼。

  安容轻咬唇瓣,不明白他怎么就忽然发疯了,前世的他,从来不会这样的。

  苏君泽拳头攒紧,温朗的双眸,满是冰块,他问道,“以前的你见了我会脸红,会害羞,从什么时候起,你见到我只有疏远和淡漠?”

  安容被问的眉头一紧,她轻抬剪水瞳眸,里面夹了疑窦。

  她还没问为什么,苏君泽就冷冷一笑了,“是不是从你重生那日起?!”

  安容脸色一变,“什么重生,我听不明白!”

  苏君泽笑了,他确定安容在撒谎,因为她脸色变了,眼神在飘忽,在躲闪,不敢看他。

  苏君泽朝安容走近一步,安容吓的后退。

  他一步步前进,安容一步步后退。

  低到凉亭柱子,退无可退。

  苏君泽伸手擒住安容的下颚,问道,“你前世是我的嫡妻,是不是?!”

  他的声音很急促,很迫切。

  “不是!”安容的回答,短而坚定。

  两个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插苏君泽的心口。

  真的有前世。

  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初她对自己意有所属时,自己视若不见。

  等再后悔时,她已有羁绊。

  他原想,这一世不能拥有她,或许来生可以。

  想着,苏君泽笑了,笑容凄凉悲痛。

  原来他前世曾拥有过她!

  苏君泽望着安容精致带着疏远的脸,还有那清澈的眼睛,忍着痛心,道,“上一世,我们夫妻情深,琴瑟和谐,你重活一世,却抛弃我,重投萧湛的怀抱,只因为我前世没有他的权势?”

  安容听着,本来就很冷的脸色,此刻冷凝成寒冰了,还是那种千年不化的寒冰。

  她笑了,笑容讥讽,还带了厌恶之色。

  不只是针对苏君泽,还有朝倾公主。

  安容重生的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她前世嫁给苏君泽的事,更是连萧湛都不知道,除了存心搅乱大周的朝倾公主,她想不到别人了!

  她努力活的平静,努力离苏君泽远远的,努力忘记前世。

  她却将苏君泽推向了她!

  将她心底愈合的伤疤层层撕裂开。

  安容一把推开苏君泽,冷笑道,“别跟我提前世,你更没有资格质问我!夫妻情深?琴瑟和谐?不过是场笑话罢了,你爱的人,是告诉你我重活一世的人,不是我!”

  安容觉得可笑。

  前世,她相信,她和苏君泽是夫妻情深,琴瑟和谐。

  这一世,相信他们夫妻情深,琴瑟和谐的却换做是他了。

  这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吗?

  安容转身要走,却再次被苏君泽抓了胳膊,他道,“前世的你,为了我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甚至是医术?”

  安容没有回头,她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没有!”

  苏君泽不信。

  话说赵成在暗处守着,正犹豫怎么办好,苏君泽对安容动手动脚,要换做旁人,早一剑了结了他。

  可他是苏君泽,和萧湛打小就玩在一起,能称得上兄弟情深,不然那日在大街上,他握着少奶奶的手,爷没有拿他怎么样。

  赵成想冲出去,可就在他要出现的时候,却听到这么惊悚的事,惊呆了他,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他伺候在安容和萧湛左右,对于安容重生的事知道一二,只是他没想到,安容前世嫁给了苏君泽。

  现在,人家前世的夫君寻来质问了。

  还有少奶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全是为了他学的?

  这要叫爷知道了,还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还有,少奶奶前世嫁给了他,为了他学这学那,为何重活一世,却不再理会他了?

  不会是东钦侯世子前世负了少奶奶吧?

  赵成觉得真相了,不然少奶奶该续前缘了,至于说她为了权势才和少爷在一起,纯属扯淡,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你知道爷娶个媳妇有多难么?!

  赵成觉得他有必要防止安容和苏君泽藕断丝连,哪怕只是苏君泽单方面。

  所以,赵成纵身一跃,便出现了安容身侧。

  安容赶紧躲他身后,赵成对苏君泽道,“苏世子,你别为难我们少奶奶,有什么事,你大可以找我主子谈。”

  苏君泽冷了脸色,瞥了赵成道,“我与她的事,与萧湛无关。”

  赵成也笑了,“我不懂什么前世今生,我只知道,她现在已经嫁给了我主子,世子若再强求,就别怪我不念你和我主子的情分了。”

  赵成说着,手一抬,暗处出现八个暗卫。

  苏君泽面冷如霜。

  赵成带着安容离开,他双拳紧握,双目充血。

  等走远了,安容才对赵成道,“今儿的事,能不告诉萧湛吗?”

  赵成早料到,安容会提这样的要求,赵成很为难道,“对主子毫不隐瞒是属下的职责,今儿是属下强逼,苏世子才退让一步,若是他日……。”

  赵成话到一半,便停了。

  不用说明,安容也知道。

  苏君泽有时候比她还固执,他肯定会去找萧湛的,赵成帮她隐瞒,将来他会被萧湛责罚。

  安容轻咬了下唇瓣,没再说话了。

  朝前走了一会儿,安容便瞧见夏儿急急忙跑过来,神态焦灼,像是出了什么事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