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蔑求粉红票(1/2)

加入书签

  芍药见安容喷饭了,还呛了喉咙,咳嗽不止。

  忙给安容倒了杯茶水过来,再不敢说萧湛被人污蔑的事了。

  安容喝了口茶后,道,“去查查,看是谁在背后污蔑爷。”

  芍药领了吩咐出去,安容看着被喷了一桌子的饭菜,额头几不可擦的抽了一下。

  冬儿几个过来把饭菜端走,然后道,“少奶奶,厨房重新烧菜,怕是要等一会儿,你……。”

  安容摆摆手道,“不用做菜了,把鸡汤端来就行了。”

  其实她已经吃了七分饱了,只是因为怀了身孕,每餐饭后,喻妈妈都会给她端一碗鸡汤来,而且必须喝完。

  丫鬟将饭菜端走,又端了铜盆过来,将桌子擦干净。

  很快,海棠就端了鸡汤。

  滚烫的鸡汤,冒着腾腾的热气和香味儿,叫人食欲大开。

  当然了,这个人不是安容。

  她都快要喝腻了。

  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估计闻着鸡汤都能吐了。

  安容用汤勺轻轻的搅着,心里想的却是鸡汤泡炒米,越想越觉得光喝鸡汤,有些索然无味了。

  安容轻喝了一口,然后吩咐海棠道,“给我拿些炒米来。”

  海棠望着安容,眼睛眨了眨,问道,“少奶奶,什么是炒米?”

  安容,“……。”

  海棠和芍药两个丫鬟分工明确,芍药主要任务是贴身伺候安容,寸步不离。

  海棠大多时候留在临墨轩,照顾安容的饮食起居,她时常进出厨房。还帮喻妈妈管账,她从没有在厨房见过炒米。

  不过炒米,从字面上听,像是炒出来的米?

  安容嘴角抽了一下,前世她最喜欢吃的鸡汤泡炒米,海棠居然都不知道?

  安容只好告诉海棠,炒米是什么。怎么做的。

  海棠一一记下。然后道,“奴婢这就让厨房准备,估摸着要到晚饭才能弄好。”

  说完。海棠便退了出去。

  安容将鸡汤喝完,正用帕子擦拭嘴角呢,芍药就回来了。

  芍药的脸色有些古怪,看的安容莫名其妙。“没查到?”

  芍药摇头,“查是查到了。只是……奴婢不怎么相信。”

  安容挑了下眉头,明亮净澈的眸底闪过些什么,闻到,“是谁传的流言?”

  “是靖北侯世子。”

  芍药说着。清秀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怎么可能会是靖北侯世子呢,他虽然纨绔胡闹了些,可在爷跟前。从来规规矩矩的,很听话啊。

  而且。为了帮爷筹备饷银,他连那么多的银子都拿了出来,怎么可能会是那种背地里破坏爷名声的人呢?

  好吧,不是背地里,是正大光明的破坏。

  芍药一出门,就打听到是连轩了,因为不相信,所以特地去了一趟紫檀院,找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打听,证实是连轩。

  可即便是如此,芍药依然是不信的。

  乍一听,安容说是芍药,她下意识的反应是,连轩又被人给栽赃了。

  可是等反应过来,这里是国公府后,安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也不由得抚额了。

  萧国公府的护短,已经一种境界了。

  连轩抹黑萧湛,是为了保护萧锦儿,也是为了保护萧湛自己。

  萧国公府在京都,绝对是一流的世家,在朝堂上,更是首屈一指。

  萧锦儿是萧国公府大姑娘,以她的容貌、才情和家世,嫁给太子做太子妃,将来母仪天下都足够了。

  可就是这样的身世,却要嫁给一介商贾,哪怕是大周首富,也会被人从骨子里质疑,到时候肯定会流言四起。

  连轩这样说,让萧湛背这个黑锅,还有谁会往萧锦儿身上想?

  至于保护萧湛,萧锦儿的亲事,确实是萧湛未经过萧国公府允许,私自许诺的,这是事实。

  只不过目的和连轩说的不同罢了,萧湛不是为了边关,而是为了救萧锦儿。

  另外,就是防备祈王了,以他的心狠手辣和心怀不轨,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都落了空,肯定不会甘心的。

  他肯定会在萧湛身上下手,抹黑他。

  只是连轩一上来就将萧湛抹黑了,祈王还抹什么?

  除了看热闹,他也别无选择了。

  只不过,连轩在京都是出了名的纨绔,他的话,又有多少人相信?

  他从小到大,除了坑人,还是坑人,连萧老国公他都坑,连皇上他都打,他越是说的信誓旦旦,可信度越是不高。

  安容敢打赌,京都街头巷尾,茶楼酒肆,绝对有人会因为连轩的话争吵起来。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

  尤其是那些被连轩坑过的人,肯定会找理由帮萧湛洗白,来证明连轩是个坑货。

  首先,萧湛缺钱缺粮食吗?

  他不缺。

  萧国公府就更不缺了。

  再说,萧湛这样做是为了名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