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密道(1/2)

加入书签

  芍药更呆了,“为什么大丫鬟要陪嫁,我就不行了?二等丫鬟也要陪嫁啊。”

  海棠无奈轻笑,芍药这丫鬟机灵的时候比什么都机灵,呆的时候比谁都呆。

  大丫鬟那是要帮着姑娘打下手的,比如看铺子、庄子什么的,芍药那是要嫁进李将军府的。

  海棠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免得芍药跳脚。

  海棠笑道,“你瞧哪个大丫鬟只认得几个字?姑娘想提拔你,偏偏你不大识字啊,所以涨了你大丫鬟的月例,没给你大丫鬟的身份,白白便宜我了。”

  芍药听得脸一红,狠狠的跺脚。

  谁只认得几个字了,她认得好些字了!

  不是大丫鬟就不是大丫鬟呗,反正姑娘最信任的还是她,这便足够了。

  尤其是她也有大丫鬟的份例。

  其实这样安排,芍药反而轻松了,她和海棠是好朋友,两人约好了一起做大丫鬟。

  要是她先做了大丫鬟,海棠还是二等丫鬟,她心里不舒服。

  “我还睡原来的屋,你也不许搬,”芍药很霸道。

  海棠压根就没想到这上面去,她也不想搬。

  秋菊咬了咬唇瓣,她让姑娘挑大丫鬟,就是为了自己能有个伴儿,现在如意算盘打空了,晚上,她该怎么睡?

  一夜安眠。

  第二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这一天,侯府格外的喜庆热闹。

  今儿是除夕夜。

  一大清早,安容吃了早饭后,也不急着去松鹤院给老太太请安,张罗着丫鬟将窗花和对联贴起来。

  还有买回来的各式各样的灯笼,将玲珑苑焕然一新。

  看着自己布置的玲珑苑。安容甚是满意。

  海棠倒了茶过来,笑道,“姑娘忙了半天。口渴了吧,喝杯茶歇会儿。”

  安容还真的口渴了。海棠心细,她端上来的茶温度适中,安容一口气全干了。

  喻妈妈过来道,“快到吃午饭的时辰了,姑娘要去松鹤院陪老太太用午饭,再不去,该赶不上了。”

  安容抬眸看了看太阳,快到正午了。安容忙把茶盏塞给海棠,稍稍整理了下裙摆,就带着芍药出了玲珑苑。

  路上,丫鬟婆子哪个脸上不是喜气洋洋的。

  虽然只一日没见,侯府好像忽然就热闹了起来,与昨日全然不同。

  安容觉得这样的侯府才是她所希望见到的,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安容轻快着脚步,见前面两个小厮抬着梯子过来,把路挡住了。

  便踩着石头,从假山里过去。

  走了几步后。芍药鼻子一嗅,眉头扭了扭,又狠狠的陶醉的嗅了好几口。“好香的味道,好像昨晚吃的烧鸡。”

  烧鸡这两个字,极容易挑起安容的神经。

  谁会在假山这里吃烧鸡?

  那日暗卫就是在花园假山这一块消失不见的!

  安容顿住脚步,再不敢往前走了。

  安容刚想转身,却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安容想走,可鬼使神差的,她往前探了探身子。

  瞧见一身玄青色锦袍,还有那银光灿烂的面具时,安容的脸又爆充血了。

  “你怎么又来了?!”安容脱口便是质问。

  萧湛眉头皱了一皱。

  他知道这里有人。但没想到安容会在这里,他还以为是路过的丫鬟。

  看到安容那满是不欢迎的神情。萧湛神情很冷,“我是在追查刺客。”

  安容脸又红了三分。听了萧湛说这话,安容越觉得方才她的质问是自作多情,人家不是来找她的!

  安容心堵的慌,她本该调走就走的,可越想越气。

  凭什么她要走?

  这里是侯府,是她的地盘!

  就算要走,也是他走才对!

  安容一扭头,吩咐芍药道,“给我闻闻,哪儿有烧鸡味儿。”

  芍药囧了。

  姑娘这是把她当小狗了呢,闻东西那是狗狗的强项啊,不是她啊。

  她要不要回去抱雪团来?

  可是把姑娘留在这里,独自面对萧表少爷好像不厚道,虽然她也帮不了什么忙,可是两个人壮胆啊。

  芍药想听话去闻闻,可是那样怪异的动作,芍药在外人面前做不来。

  萧湛没有理安容,继续查假山。

  安容成了心给他作对,一人查一边。

  芍药站在外面,给两人望风。

  她想不到密道那上面去,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人像是在幽会?

  两人朝前走。

  安容鼻子灵的很,闻到一股子烧鸡味儿。

  尤其是手碰石头,发觉指尖有些油腻,安容嫌弃的猛拿帕子擦手指。

  动静大了些,尤其是假山这里窄的很,安容一不小心用手肘撑到了萧湛。

  萧湛回头,“怎么了?”

  安容嫌弃的道,“石头上有油。”

  萧湛眉头一凝,伸手将安容拉开,仔细查看那石块。

  用手摁了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