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笑话两则(1/2)

加入书签

  “《灵魂冲浪人》因为可信的改编、有效的表演和极其成功的导演而成为一部令人全神贯注的、亲身经历般的电影,它比我们通常看到的好莱坞流行体育电影更合理、高级、动人。`”——35/4分,肯尼思-图兰,《洛杉矶时报》

  周五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莉莉从报纸读到了ss的好评,看得不由喜笑,gangbusters这个词更让她笑出声。

  gangbusters是gang(一帮罪犯)和busters(破坏者,克星)的组合词,坏人们的克星,意思是极其成功有效、雷厉风行、果敢有力那些。这里既赞了导演的成功,又喻意ss的正气,但!导演是个小流氓。

  那个小流氓又成功了!

  她给他了一条短信分享这个影评趣味,喜上心头。这种心情不是l是tet成功时的心情,不是多年前的《人猿泰山》,都不是,就像《婚期将至》那时的欢欣,确切实在的感觉“这是我的事情”。

  “嘟呜,嘟呜——ps:我在车子内……”他回了短信。

  是被抓进警车的吧,第几回了?哈哈。

  愉悦的清晨后,莉莉没有去着迷这件事,安心上学,倒有多想要送朵朵什么生日礼物,还有万圣夜要扮什么。惟预计’sb在3o号能杀青,31号他能回来的话,这将是他们在恋爱**度的第一个万圣节。

  这些日子眨眨眼就要到来,但她都还没有想好计划,周末得逛街买些新衣服为出席朵朵的生日派对做准备。

  中午时在学校食堂却突然得知ss的新情况。viy的影响力在校内当然还在,时不时就成风云人物,他的帮派分子一个没少,她和几个好友在取餐时就听到另一伙人愤愤不平的谈着ss的影评界评价。

  “你们说要有多么铁石心肠,才能说出‘它太多愁善感’的话?”

  “我觉得最可笑的是还有人嫌viy把台词写得太聪明,难道是想听些生活中的废话?”

  “我打赌惟哥那么写了,那家伙就会嫌台词写得太笨拙。”

  “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它是一部经典的事实。”

  莉莉有些疑惑的望向取了餐走开的那伙男生,“他们”?怎么说得好像有很多影评人打了差评?

  ……

  “不屈不挠地面对人生的挫折,这很好,但这部电影把故事讲得稍微有点零碎了。?`”——25/4,塞尔玛-亚当斯,《美国周刊》

  “像一部赚钱用的励志电影,真实信息基本上都被构建了,却感觉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蒙太奇。”——2/4,马特-佩斯,redeye

  “这部电影本该有一颗奋斗的心,结果依靠着一块奶酪。”——2/4,亚历山德拉-卡瓦洛,《波士顿凤凰报》

  奶酪?指的是什么?那些甜?

  午餐过后趁还在x时间,莉莉到了图书馆上网查看ss的影评情况,顿时懵了,在她心中ss是好电影毫无疑问,只是是不是对于评论界它有什么不足?不确定是因为惟自己也不满,他就是不满这些?

  但又感觉,没什么道理……

  “《灵魂冲浪人》关于那次灾难、基督徒的世界观描述得太少,叶惟在害怕什么?太胆怯了。”——2/5,马克-索韦罗,《奥斯汀编年史》

  “这部电影的宗教情绪大于真实情感,导演叶惟是如此忙碌地设置感人时刻,但忘了把故事原有的痛苦给观众。”——25/4,杰森-赫克,《堪萨斯城星报》

  “陈词滥调的流行体育电影,叶惟把大海和贝瑟尼与宗教的关系联系起来很虚假。”——1/4,小格兰-希思,《偏锋杂志》

  ……

  叶惟白天在片场中忙碌度过,为了不影响拍摄状态,他早已下令谁都不要在工作时间以任何方式向他说ss的成绩。当然大小姐不是everyone,是on1yone,她喜欢就随时说什么都行,早上《洛杉矶时报》的好评也让他高兴,gangbusters是个好词。

  他的运气真不错,虽然剧组明天周六还要开工,该玩的五美元星期五游戏还是要玩。游戏主持人吉娅从帽子的钱堆里抽中了他的那张,因为他今天新片上映,为了留住运气就不重新抽或者请客了。

  大家知道迷信的规矩,并没有微词。?`其实他不算迷信,体育也是个滋生各种迷信仪式的地方,他比赛前却从来没那么多事。但有中奖钱谁不要?这还不算是ss的收益,用来给朵朵买生日礼物吧,好几百块呢。

  叶惟乘坐剧组车回的酒店,与化妆组谈了很多。

  芮被暴揍的一场戏下周就拍了,这场戏在拍摄计划里是道分水岭。取景地总范围不大,演员的服装造型和精气神都有巨大不同,所以就算是同一个场景的戏,也分开芮被揍之前和被揍之后两阶段来拍。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化妆组对詹妮弗化鼻青脸肿的妆效果不怎么样,之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