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二哥最擅长的就是挑拨离间没有之一(1/2)

加入书签

  随后杨戬便去见了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哀痛于唯一徒儿的逝去,早已一病不起;而此时的战事已经只许进不许退,他只有支撑病体,再与元始天尊和张百忍一决雌雄。见到杨戬之后,杨戬问起战况,通天教主只说了一句话:“是我害了他们!”

  他说的“他们”,自然就不只是指申公豹一个人,还有以前那些死去的,或者是封了神,却因为无法原谅他而再没来看过他一眼的徒弟们。杨戬来时,本来还抱着一丝看好戏的心思,可现在站在这昏暗的充斥着药味的卧房里,听见通天教主这般骄傲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心却禁不住狠狠地抽了一下。

  苍白的日光被隔绝在窗外,杨戬眼看着通天教主这般孱弱单薄的轮廓,缓缓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们不来看你,是他们没有良心。你只顾着对他们好,教他们讲道义,却没告诉他们怎么尊师重道么?”

  这番话大概还是说得重了,通天教主面上的神色又凝重了些许。杨戬稍稍噤声,半晌又道:“我能理解你。但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如果我有办法让阐教与天庭反目成仇,你是否愿意回到碧游宫去?……你若可以帮我的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申公豹复活。”

  “复活?他已魂飞魄散,即便如此,你难道也能让他复活?”通天教主苦笑道,“你何必如此夸下海口,此事何其艰难,我比你清楚得多。”

  通天教主说得不错,杨戬虽然确有办法,可那办法……两人一时无言,直到太阳西下,通天教主方才说道:“此次是你来助我,我又怎可对你予取予求。如今这样你争我斗的日子,我也厌了。今后我只想保我碧游宫的人一生平安,无灾无痛……你想要什么,直说便是。”

  杨戬道:“我等虽是互利,但我却不能白拿你的东西。申公豹之事,我必定为之。今日我来,是想向你讨诛仙四剑与诛仙阵图两样东西。”

  ……

  这天夜中,户外剑阵红光忽然消失。这些天元始天尊带弟子日日闯阵,与通天教主正面交锋,如今都累得不行,唯有始终旁观的玉鼎真人最为敏感,第一个发现了剑阵的消失。随后元始天尊等人也追了出来,一看才发现诛仙四剑阵居然真的不见了,而玉鼎真人斩仙剑上已经染了血,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几名天兵。询问起来,玉鼎真人告诉他:“是张百忍派人来把诛仙四剑盗走了,还破坏了诛仙阵图。这几名天兵是我拦截不成,误杀的。”

  元始天尊摸着下巴将那些尸体的伤口端详了一阵,确认是斩仙剑所杀之后,突然叹了口气:“玉鼎啊,你犯了杀戒了。”

  玉鼎道:“徒儿知错。我这就回玉泉山面壁三百年。”

  面壁三百年,这对玉鼎真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是昆仑十二仙中闭关最勤快的一个,每一次闭关都在一千年以上。可是门规就是这么规定的,元始天尊耸耸肩,也就让他去了,转而叫上清虚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等人,找上了李靖的麻烦。然而李靖哪里有这么好欺负,面对广成子的咄咄逼人,他只反复强调:“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真的是陛下的旨意,我一个做臣子的又怎么能干预?再说了,你们杀人在先,那宝贝也不是你们阐教的,截教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广成子大概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遭遇如此强劲的对手,一时便吵了个难分难解没完没了。元始天尊招手让同样擅长吵架的太乙真人过去帮忙,自己却带着其他人回去了。

  回去就发现,截教还真不是不急,大门口早就围了一大堆妖精,气势汹汹来讨债了。元始天尊觉得头疼,这时往天上一看,发现通天教主已经衣袂翩翩驾云上天,大概是找张百忍算账去了。

  元始天尊笑道:“师兄啊,不只是我,连我们小师弟也快急死了,这次张百忍可真是渔翁得利,爽快得很啊。”

  太上老君气闷道:“你难道在怀疑我和张百忍通气偷你东西?!你也把我想得太卑鄙了!既然东西已经不见了,我就回去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竟是甩袖而去。

  赤精子道:“师父,我们是回昆仑么?”他老早就想回去了,打仗实在不太适合他。以前杨戬在的时候还好,他们可以一起玩玩,打打猎射射弹弓,好歹过得不无聊。而最近,自从杨戬受伤生死未卜以后,他可真是快要无聊死了。说到底,当时师父就不该请人在天上扔秤砣砸人,实在太缺德了。

  既然赤精子已经问了,另一个也想回家睡大觉的黄龙真人也立刻附和道:“对呀师……”

  “现在还不能回去,但你们却可以到别的地方去住几天,”元始天尊笑了,看着黄龙真人时笑得特别开心——虽然他还是连句话都不让他说完,“上一次师父做错了事,居然如此狼心狗肺地对待杨戬,致使他主动从阐教除名,不认我这个师祖了。我现在想想,确实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了点。你们要是有空,不如就替师父到灌江口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如何?”

  ……这可真是求之不得!比起打仗,杨戬要有趣太多了。赤精子猛地扯两下黄龙的衣服,提醒他不要喜形于色,又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应该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