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玩的就是三界,看什么看?!(1/2)

加入书签

  张百忍其实并不是省油的灯,然而面对元始天尊这样的人,实在是和他说不清道理;而至于玉鼎真人杀了几个天兵,他倒是想拿出来说事,结果只提了一次,广成子便拍案叫道:“我们阐教杀了就是杀了,不会否认;可你们也该承认是你们抢走了剑阵吧?!阐教截教师出一门,同气连枝,今天欺到我阐教头上,你就别想糊弄过关!”

  张百忍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剑阵不是他抢的,他要剑阵干嘛;随后广成子便问是谁抢的。张百忍哪里知道是谁抢的?广成子便极为笃定地下了结论:“你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张百忍彻底颓废了,立刻找了个借口结束了谈话,偷偷溜出去请杨戬。然而杨戬的反应果然和他想象的没什么两样。这下,张百忍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再加上不只是阐教,连截教也在苦苦相逼,莫名其妙就搞得两边不是人。他想了想,怕是只能吃了这个亏,在阐教和截教之间选择相对较为强大的阐教谈和,比起出兵打仗,损失点金银财宝反倒不是什么问题。

  于是就这样,短短几天,张百忍便与元始天尊谈了好几次,最后以数次大出血告终。

  至于阐教,仍然在截教与杨戬两头埋眼线,后来与天庭一谈完,便上了杨戬的门。原来元始天尊虽然派了赤精子和黄龙真人来杨府刺探,其实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这两个徒弟了,他很明白他们两个是根本查探不出什么消息的。所以他把他们送来,只是为了避免他们在身边帮倒忙。哪里知道杨戬竟然从他们嘴里探出了不少消息,包括怎么毁掉诛仙四剑——当李泽源把那四把断剑扔在地上的时候,他简直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可是他不过就是表情稍稍僵了僵,片刻后还是面带笑容:“杨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李泽源上前半步,也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报答天尊的一剑之恩。”

  元始天尊道:“那可不是我干的,所有人都看见了,那是通天教主,是青萍剑,与我何干?你们可别冤枉我了。”又摸着下巴看了看地上的断剑,惋惜道,“只是可怜了通天师弟,最强的法宝就这么毁了。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反正我是代替他来找东西,事已至此,也只好算了。”

  这般说完,元始天尊居然不是开玩笑,真的转身便走。杨戬看着他带着徒弟们离开,冷哼道:“跑得倒是挺快。”

  “混了这么多年,猴子都成精了,”李泽源将断剑踢到一边,道,“这件事就算这么结束了。你觉得还可以么?”

  杨戬疑惑道:“我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你毁剑的手法也实在太粗暴了些。现在我们要怎么跟通天教主交代?光是救活申公豹恐怕不够了。”

  “救活申公豹就足够了。按照你上次的说法,通天教主怕是已经生无可恋,再说他对法宝这东西向来没什么依赖。你把他唯一的弟子还给他,他便心满意足。”

  “……也好,那就花点心思救救申公豹吧,”这次杨戬倒是轻易被李泽源说服了,“我要去趟华山。你能否也与我同去?凭我一人之力,不知道能不能将申公豹的魂魄重聚回来。”说罢,让哮天犬带上聚魂鼎,一行三人赶往华山。

  ……

  元始天尊与几名弟子腾云往三清方向而去,一路上向来喜欢说笑的他居然沉默无言。到了三清山,他将弟子们全都撇下,独自进了三清观。天色暗了,昏沉的道观中唯有一缕袅袅的香还悄悄燃烧着。他在他们师兄弟三人的神像前静伫片刻,不安的目光最终还是在通天教主脸上停滞下来。

  诛仙四剑阵……已经毁了,毁了。李泽源甚至还把诛仙阵图放在他面前烧给他看,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灰烬。他为了这个阵法,这个鸿钧老祖偏心通天教主而赐予他的最强的阵法,付出了多少,李泽源,抑或是杨戬,他们知道么?

  他忽然又很想笑。他们一定知道,所以才做了这种事。这简直就比万箭穿心还要痛苦,比□之辱更让他崩溃!

  紧握的双拳咯咯作响,他抬起脚来,砰一声踢翻了供桌。正是此时,道观中亮起五彩祥光,正是女娲娘娘驾临此处。她慈眉善目,凝视元始天尊,道:“你又何必如此自我糟践?那诛仙四剑阵,你就算得不到,通天教主也已经抢不走你的地位了。”

  元始天尊微微愣了愣:“……师叔,你有所不知。师父向来宠爱小师弟,而大师兄又是早有成就。在我与小师弟一同修炼的时候……他天赋异禀,而我虽然也是天生神力,并不输他,在师父眼里,却总是稍逊一筹。诛仙四剑阵本就该是我的东西……”

  “可它现在已经毁了。你得不到,通天也得不到。你又何须再纠缠于此呢?”

  “却不是我纠缠于此,只是师叔,那李泽源擅改天地命数,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元始天尊的口气满是不敢置信,“以前师叔你可是连纣王题一首淫诗就要生气好几百年的,现在怎么……”

  女娲抢断了他的话:“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替你复原诛仙四剑。可惜该阵确实已经到了该毁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