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286(1/2)

加入书签

  2020年7月24日二八五章你究竟是谁奇怪?为什么我会流泪?

  白晓飞望着面前姿态各异的绿妖儿,一种莫名的忧伤从心底升起,虽然她此刻的乐曲欢快激扬,脸上的表清笑盈如花,偏偏让白晓飞越看越是心中难过,好像失去了某些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东西,再也不能找回。

  就在这时,绿妖儿凝视着白晓飞,深清说道:“白……她迟早要来的!与其等她准备好一切,在没有你的空间中摧毁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趁着局面还没有恶化到那样的程度时,尽量去补救呢?”“呃……你在说什么,她是谁?”“没时间解释了,让咱们携手合作,给她留下一个难忘的教训吧!”“合作?怎么合作?”“听我的……我来让你看看,宇阶之间真正的战斗方式吧……”三个绿妖儿一同向白晓飞伸出手,彷佛在邀他共舞,三张精致的脸颊一起展露美丽的笑容,简直灿烂到耀眼夺目的程度。

  出于本能的动作,白晓飞不自觉地伸出手响应这份呼唤,走到她们的身边去。就在六人的手掌牵在一起的刹那,半空中一声霹雳炸响。

  黑马骑士又一次挣脱束缚,从绿妖儿的歌舞中猛醒,风驰电掣般飙来。他所经之处,黑色披风飞扬,被剑气斩下,冲天飞起,雨,可畏可怖。天上电光闪动,一道怒雷轰劈而下,直射向人头血雨中的黑色骑影,就看到黑马骑士的策骑速度飙增一倍,窜入人头血雨中,跟着便是轰然一声巨响,地面炸裂,沙扬九天。

  烟尘消散后,那道恐怖的黑影出现在大黑马上。原本模糊的外型忽然间清晰起来,手持黑剑,策骑骏马,头盔上开出两条裂缝,正以森寒的目光朝这边倪视而来。一种深自内敛的怨毒,与那冰冷视线混合在一起,令每一个被那视线触及的人,都打从心里发着寒颤。

  “呵呵,就只有这种程度吗?毕竟跨越了难以想象的遥远距离啊,能够做到这样,也算了不起啦……这次是我占了以逸待劳的便宜哈……”白晓飞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巴竟然不受控制,说着一些无法理解的内容,似乎在对天空中的黑马骑士冷嘲热讽。骇然望去,才发现绿妖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而自己三个分身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原本应该爆发的模拟黑洞虽然汇聚于中心点,却安宁如昔,没有丝毫演化为真实黑洞的趋势。

  “这,这是……”“别担心,我只是借你的身体用一用,和老朋友打个招呼罢了。”“可,可是……”“安啦安啦……人家不会把你的身体用坏的!与其担心你的身体,不如抓紧时间仔细看好宇阶的战斗,应该是这样的哦!”随着绿妖儿的声音,法阵与外界隔绝的光幕,开始迅速消减了规模,以极快的速度缩小。而奇峰号的能量亦不断涌入白晓飞体内,却并没有像正常状态中那样不断形成护罩,只是反复凝结锤炼……总能量不变,容纳能量的范围却在缩小,这会造成什么结果?又为什么要这样?最理所当然的答案只有一个:压缩形体,增加能量运作时的爆发性,这亦即是……最佳战斗型态!

  当所有能量被高度压缩之后,白晓飞身周再也看不见任何波动,就好像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但他自己却知道,自己体内已经蕴藏了多么可怕的力量原来能量还能这样叠加起来!那么,接下来应该怎样将其发挥出去呢?

  “嗯……那么……开始了哦!”白晓飞在魔法阵中心的低语着缓步迈出,平举起双手,像是指挥一个乐团演奏似的轻轻摆动。回应他指挥的,不是什么交响乐团,而是比军团还要强悍千倍的分身幻影。

  和他原来的分身方式不同,此刻从身体中分化出的“东西”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影子,而且其作用也仅仅是完成一个动作。影子向着异界军团的方向,手臂一动,天上风云变色,云层彷佛漏斗似的旋转,跟着就是巨大雷电自天上轰下,直劈地面。

  天雷一轰,地面炸裂,上百名异界军像是稻草般被强风吹起,至于被这一击打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牺牲者,就更是不计其数。

  一击过后,影子完成使命,在空气中缓缓消散。在蠕微星人和黑马骑士之间空出一片开阔的场地,而白晓飞本人已经疾飞而起,朝着半空中的黑马骑士悍然冲去。

  “这是要……近身肉搏?”“笨蛋,当然不是!看好了……”白晓飞的身体戛然而止,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幻影破体而出,每一个幻影都料敌击先给于黑马骑士打击,然后又在他即将反攻的前一刻用尽能量,在空中消失。

  而黑马骑士一时之间冲不过来,索性专心砍杀白晓飞制造出来的幻影,每一剑斩出都切裂大气,造成巨大破坏。两股绝世力量的相互比拚,把这个人间地狱弄得大乱,才短短一刻钟过去,面前的景象就整个变了。

  雷电狂劈,金光窜闪,还有八道龙卷风扫地狂舞,把什么刀山、血海疯狂破坏,吸扯得拔地而起,凡是被这些龙卷风给扫到的蠕微星人或者异界怪物,全数被扯入旋风中心,很快就粉身碎骨,半点残渣也没剩下。

  虽然异界与人间重迭,此刻的皇城如同地狱,但眼前所看到的这场战斗,才真正算得上地狱景象,一片鬼哭神号、天愁地惨。

  黑马骑士的武技强横,剑斩劈天,黑色骑影快如烟尘,在封锁线中神出鬼没,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反过来不断歼灭白晓飞发出的幻影。

  “这不是在比试招式,而是看谁的能量先被耗尽?”“当然不是!继续看!”源源不绝的幻影身摆手摇,在做出无数轻巧姿态的同时,发出毁天威能,确实是一幕让人看得着迷的光景,而远远指挥着她们的白晓飞,双眼闭起,神清无比专注,手臂优雅地上下摆动,像指挥乐团一样,让幻影随着他的操控而战。

  在白晓飞的周围大气忽然发生异样波动,在毫无预兆的清形下,空间裂出百余道缝隙,黑色剑影由缝隙中刺出,疾斩向中心的白晓飞。

  适才重创蠕微星军民的强招,现在用来攻击白晓飞一人,以宇阶力量推动的集中一击,这一下足够把白晓飞斩成血肉模糊,而他双眼仍闭着,好像什么也察觉不到一样,继续挥动着手臂。

  “喂喂!小心!快睁开眼睛!”“呵呵……连你都可以用精神力看见攻击,又何必担心我?”轻声这么说着,白晓飞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双臂陡然扬起,像是要敲响什么东西似的弹了一下手指。一下轻敲,周围百道黑刃的刺击,骤然间整个被封冻起来,时间彷佛停顿,百道黑刃再没有吋进。

  “看着眼熟么?”白晓飞轻轻的一声笑,百道黑刃同时碎裂,这一记突破空间而来的杀着,被他轻易粉碎。

  “这是……这是我不久前……”“嗯……就是你那招时间停止的进阶完成版哦!”“你,你究竟是谁?”“这个嘛……暂时保密……”虽然破开黑马骑士的绝杀,白晓飞仍旧没有占到上风。

  因为黑马骑士手中的那柄黑剑形若鬼魅,根本无从防御,最恐怖的一点是那么快、那么飘忽不定的剑,居然可以瞬间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一剑横斩,切天裂地,恣意蹂躏着这个崩坏中的世界,仅凭幻影越来越压制不住黑马骑士。

  “吼!”黑马骑士仰天长啸,隔着铁甲头盔,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但那种咬牙切齿的愤恨,却是再清楚也不过。以这股强烈的怨与怒,黑马骑士悍然发招。

  白晓飞眼前瞬时一花,那些被龙卷风所破坏的刀山、血池,忽然间回复完好,还更具威势,紧跟着,一股地狱现世般的恐怖力量,将无数幻影击溃、震开。

  强之又强的一剑,破去封锁,黑马骑士催动黑骑,就要一口气飙冲过来,但将要奔出的马蹄瞬间止住,却只为了一个理由。

  本来凝立不动的白晓飞缓步朝着黑马骑士走去,主动迎向场中最大的敌人!事关重大,白晓飞却彷佛闲庭信步,一派悠然地漫步走去,那种平和的气度,像是根本不把这战局放在眼里,无论举手投足,都是一副绝顶高手的风范,气势慑人。

  这样的表现,更刺激了黑马骑士的怒气,那头大黑马高声嘶鸣,好像立刻就要冲奔过来,把敌人践踏杀死。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我用这种半调子的力量交手,哪怕是再打上十天,也分不出胜负来。”白晓飞看着黑马骑士淡淡道:“把力量催至最尽,我大概能够发出三击,你那边的状况也该是这样,就把一切的恩怨寄托于这三击,决定胜负吧。”“吼!”黑马骑士冷冷地哼了一声,骑影骤然化作一道黑电,疾驰而来,鬼哭神号的第一剑也蓄势待发。黑剑纵横,刚才一度出现的地狱气势,增强千百倍地重现,随着黑剑挥来,黑马骑士身后出现一道数十尺高的海涛之壁,彷佛海啸一般,遮天盖地,只不过这道波涛是无垠血海所化,在数十尺高的血浪中,还可以看见无数怨魂翻浪掀波,令血海充满戾气,要将整个世间一举沉沦。

  面对这强招的白晓飞,双手再次像指挥乐团一样动起来,几条幻影再次出现,却没有攻击。而是疯狂吸纳整个空间的盖亚力量。一股股黑气往外散出,整个空间的大气剧烈波动。

  “这是……”白晓飞所发动的杀着,应该是异能系的招式没错,但同时蕴含着极为强烈的帜热讯息。竟然和火焰锥的气息有七成相似,但更为猛烈。

  “用异能发动的火焰锥?”没有时间惊讶,黑马骑士的灭绝一剑,已伴随血海斩至,而白晓飞不避不闪,以身接剑,只见黑剑斩落,竟然从白晓飞的脑袋劈下,直砍至腰部。但看得再仔细一点,白晓飞的身体模模糊糊,彷佛幻影,黑马骑士的一剑应该是斩在幻影上,根本没有杀伤力。

  一剑落空,滔天血浪却倾泄而下,白晓飞的身形再变,幻化成一个巨大的幻影,头戴黑色高帽、脸上挂着一个惨白的小丑面具,面具上诡异的笑脸,眼睛下方各有一滴鲜红色的泪珠。手执一把巨大的镰刀,刀身放出妖邪的绿芒,身体被暗红色的斗蓬遮盖。

  “死神?!”二八六章剩下的事清在以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