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9(1/2)

加入书签

  盛易在连傲与尉迟轩结婚后又原形毕露,不但比过去放浪形骸,而且更加肆无忌惮,经常一个人留在夜总会夜不归宿,尉迟轩有心想说他,却被连傲阻止,只能默默为他担忧着。

  结婚后连傲与尉迟轩只与盛廷江、盛易同桌吃饭过一次,气氛怪异得让尉迟轩差点儿吃下去又吐出来,而这次因为过年而相聚,气氛明显好了不少。

  盛廷江特地命人将那张盛易最为痛恨的长桌换去,他们一家人本来人就少,盛廷江思来想去觉得隔着这么长一张桌子既不温馨也不好说话,便命人换来了一张圆桌,在满桌子的好菜好肉中等待着儿孙们的就座。

  “管家,给他们都倒酒。”盛廷江头一回带着苍老的笑颜命令道。

  “是,老爷。”管家也着实为盛廷江高兴,他跟在盛廷江身边的日子也不算短了,还是第一次见到盛廷江露出如此温暖的表情。

  连傲与尉迟轩换好了衣服后缓缓地下楼,尉迟轩因为被连傲过度地索取所以有些腿软,竟差点儿踩空了一层阶梯,被连傲手疾地扶住,也不顾堡内还有不少人眼睁睁地看着,将尉迟轩拦腰一抱,稳步地朝圆桌走去,拉好椅子,将尉迟轩轻放在椅子上。

  尉迟轩不爽地瞪了连傲一眼,见盛廷江盯着自己直瞅,喏喏唤道:“盛爷爷……”

  “诶!”盛廷江应了一声,又将视线转移到连傲的身上,连傲倒没注意,冷着一张脸视线都放在尉迟轩的身上,尉迟轩窘迫地垂下头,右手暗地里摸到连傲的大腿,用力地掐了一下,连傲一脸痛苦的表情却有口难开。

  “您近来身体可好?”连傲在尉迟轩的期望下终于问候了盛廷江一句,就这么一句话已经让盛廷江笑逐颜开,忙答道:“好!好!好,自然是好。”

  苍老的手夹过一把菜放到连傲的碗中,又觉得不能厚此薄彼,又夹了一把放到尉迟轩的碗中,连傲是个冷性子,从小缺乏亲情,也不懂与家人该如何相处,想必就这一句问候语也是尉迟轩费了不少时间教出来的结果。

  盛廷江猜得不错,为了哄得冷性子的连傲说点好话,尉迟轩昨晚可是“身体力行”被连傲折腾了个遍,不过,看到连傲也享受着亲情的环绕,尉迟轩便咬着筷子嗤嗤笑了,原本酸疼的腰肢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盛易呢?”盛廷江突然想起盛易上楼那么久还没有下来,还有黛丽丝也迟迟未到。

  正说着盛易就下楼了,他双颊有点苍白,接到盛廷江电话的时候他还在酒吧喝着酒,作息颠倒与宿醉让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看。

  “盛易,快坐吧。”尉迟轩朝盛易轻笑,盛易看了他一眼,点头入座,没过几分钟,黛丽丝也来了。

  窗外,璀璨夺目的烟花响彻于耳,盛廷江过了人生中最快活的一个年,儿女儿孙绕膝,盛廷江一个激动便喝多了,“好,好,就是可惜了轩儿不能为我盛家延续香火,可惜可惜,连傲,你何时换回家族本姓?”

  连傲的脸色因为盛廷江的话语顿时变得不好看了,尉迟轩举着酒杯的手顿在空中,眼神黯淡,连傲淡淡地回道:“我想保持原来的姓氏,香火问题我想盛易也可以解决。”

  第251章 轩,我爱你

  盛易瞥了连傲一眼,有心想

章节目录